手机上阅读

第313章 不可磨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新闻我有听过,但记不得细节了。”

    “你可以不把这个当做新闻,就当做是一个微型侦探故事。”

    “那可能性就多了,”李佳雪道,“加上你是在使用了这款app之后才想起来的,那肯定是和类似的事有关了。这么推断的话,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这女生的手机被人做了手脚,所以犯人经常利用远程拍照拍到了和她有关的一些照片。可能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成果,犯人就时不时将这些照片发给女生。”

    “假设作为微型侦探故事的话,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李泽道,“不过这是一件真实案件,所以我还是将情况和你说一下吧。在怪事发生之前,女生的笔记本出了问题,有叫一个玩得比较好的男生帮忙修理。这个男生暗恋女生,所以就在女生的笔记本里植入了木马。所以只要女生的笔记本开着并联网,那男生都能透过笔记本的摄像头看到女生那边的情况。后面女生是直接报警,警方顺藤摸瓜才找到了这个男生。那个男生的回答也好玩,他说他喜欢这个女生,就想用这样的办法吓唬女生。他觉得女生越是害怕,他就越有机会成为女生的男朋友。”

    见李泽没有继续往下说,李佳雪问道:“那后面呢?”

    “后面男生被治安拘留,之后他和女生就再也没有往来了。”

    “真的很讽刺。”

    “有时候爱会让人失去理智。”

    “那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年少轻狂。”

    “年少轻狂?”打量了下李泽后,已经扔掉烟头的李佳雪道,“说真的,你是那种沉默寡言的人,所以我真的很难想象你年少轻狂到底是什么样子。你跟我说一说,然后我也跟你说一说。”

    “你不急着回去吗?”

    “不急,我老公都没有打电话给我。”

    “那你出门之前,他也没有问你去哪里吗?”

    “有啊,我说和你谈正事。”

    “奇怪了,这么晚了他居然不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所以我才说他变冷淡了。”

    “可能是你的错觉吧。”

    “我虽然是个女汉子,但我也很敏感的,”和李泽四目相对后,李佳雪继续道,“对于他近期的变化,我能明显感觉到,所以我现在搞不懂到底是因为什么。假如是因为我和林宇南之间的合作没有告诉他,那他实在是太小题大做了。可能是因为七年之痒吧,毕竟很多夫妻都逃不过七年之痒。对于现在这浮躁的社会啊,别说七年之痒,有时候一年之痒都逃不过。所以我觉得我真的不能留着肚子里的孩子,万一我和我老公离婚了,生出来的孩子又是畸形,那我这辈子岂不是就完蛋了?”

    “别这么悲观。”

    “不是我悲观,是因为最近他真的变了,”用两只手撑着台阶后,仰望星空的李佳雪道,“阿泽,请说一说你年少轻狂的故事。”

    听到李佳雪这话,李泽长长叹了一口气。

    学着李佳雪那样仰望星空后,李泽道:“步入社会以后,年少轻狂基本上就和我没有关联,所以所谓的年少轻狂也就是读书期间了。我大学有谈过一个女朋友,她是漳州那边的,而且性格特别温柔。和她谈恋爱期间,我做什么都特别有干劲,所以她就是我的动力。”

    说到这里,李泽就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十多秒后,侧过头看着李泽的李佳雪问道:“然后就没了?”

    “有些黄,不知道该不该说。”

    “有些黄?”噗嗤笑出声后,李佳雪道,“我跟你说,我都敢跟你一起看嗯嗯啊啊的视频,那就算你说的内容再黄,我也敢听的。而且你身为男人,你有必要这么害羞吗?赶紧讲,我待会儿也讲一讲我跟我前男友的事,而且绝对比你讲的黄得多。”

    “我这个人思想比较保守,而且因为不会去主动追女生,所以我和我前女友算是自然而然在一起。反正从在一起到分手,我都没有向她表白过。我和她都是学绘画的,所以我们经常会当彼此的模特。有一次我们两个人在校园里散步,她突然问我断臂的维纳斯好不好看,我说很好看。她问我哪里好看,我说线条美。她又问我她好不好看,我说好看。然后她就说她生日快到了,她想要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所以希望我帮她画一幅粿体素描。我有些惊讶,但因为我一直有这样的冲动,所以我就答应了。我和她都是住集体宿舍,在宿舍里不可能画得了,所以她就跟老师借了画室的钥匙,并在周日下午跟我一块去了画室。我在调整画架,她就在角落脱衣服。当我看到她捂着上面和下面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时,我真觉得我像是看到了女神。之后她学着《泰坦尼克号》里的萝丝那样斜躺着,而我则是血脉喷张地帮她画着素描。”

    说到这里,李泽掏出了香烟。

    给自己点上后,抽了一口的李泽道:“画得差不多以后,我发觉她睡着了,而且大腿还很自然地打开。那时候我还是处男,所以当我看到那样的风景时,我真的很想直接把她压在身下。为了看得更清楚,我就直接走了过去。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我看到了晶莹的雨露。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样的场景,反正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顶部沾着一颗雨露。”

    “她湿了?”

    “对。”

    “然后你把她给上了?”

    “然后我坐在椅子上等她醒来。”

    “你也太胆小了吧?”

    “不是胆小的问题,是因为那时候太单纯了,”李泽道,“那时候因为还在读书,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养得起她,所以才不想得到她。假如我混蛋一点或者渣一点的话,她肯定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其实大部分男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所以那个曾经可以得到,但却没有去得到的女人会在脑海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看来你是准备跟你前女友复合咯?”

    “没。”

    “别骗我了。”

    “真的没,她已经变了,所以我爱的只是曾经的那个她,而不是现在的那个她。”

    李泽说出口以后,李佳雪突然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见状,李泽问道:“有什么好笑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