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9章 脸色难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转过身面向于慧后,丁洁道:“你想把聊天记录发给我老公就发,我已经向他坦白过了。”

    “真的?”于慧笑眯眯道,“小洁啊,我知道你很擅长打肿脸充胖子,但你是骗不了我的。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是不可能和你老公说你有去当佳丽的事。换做绝大多数的男人,都绝对接受不了自己老婆被其他男人干。所以啊,你还是乖乖听从我的建议。要不然不止十万元要打水漂,就连你的家庭可能都保不住了。”

    “慧姐,你真的是有些过分,”丁洁冷冷道,“当初要不是你骗我,我也不可能会去走秀的。”

    “我有骗你吗?”笑了笑的于慧道,“我只记得某天某人在办公室里哭,而身为大姐,我就进去安慰她。她说她现在很需要钱,可能是十几万,也可能是几十万。身为大姐,我自然是要帮助她的了,所以我就建议她去参加走秀。我还说了,这是私人性质的商业走秀,观看对象都是富得流油的人,所以出场费是很高的。我都和你提到出场费三个字了,你还不明白?”

    “关键我以为出场费是走秀的费用!”

    “那只能说明你很傻很天真了,”两手交叉在胸前后,于慧道,“其实你应该感激我才是,要不是有我,你怎么可能赚得到那么多的钱?在我看来,除了抢劫以及买彩票中奖,当高级小姐是来钱最快的方式了。其实我真觉得你和小莲两个人特别过分,都是过河拆桥的类型。我带你们走上了致富之道,你们却想在赚得盆满钵满后就一脚踹开我,这还算是姐妹吗?”

    “如果我们要一脚踹开你,那我们就不会给你抽成了。”

    “呵呵,”很是得意地笑了下后,于慧道,“你们会给我抽成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怕我将你们的事告诉你们的老公,所以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的。”

    “我已经将梅花j给了你,你还想怎么样?”

    “我只要求你再陪客人一次,”竖起食指后,表情严肃的于慧道,“你得到十万,我得到两万,之后两不相欠。”

    “不行,”丁洁道,“我们之间的合作在你拿走梅花j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看来你是真的不怕啊?”

    “我是不怕啊,我怕什么?反正我老公已经知道了。”

    “那行,那有空的时候我就跟他好好聊一聊。”

    “你为什么不叫小莲,为什么要叫我?”

    “只能说你比她来得完美,来得物有所值了。”

    “反正你爱告诉我老公就告诉我老公,他是真的知道我曾经是蔷薇会所的佳丽,而且他也表示自己一点儿都不在乎。”

    “看来你老公有天生的绿帽倾向,那要是你当着他的面被其他男人干,他是不是会兴奋得直接掏出老二插你的嘴巴?”

    “傻逼!”

    骂出声后,丁洁迅速朝门口那边走去。

    “六点之前给我答案,谢谢。”

    丁洁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拉门而出。

    丁洁走向人力资源部之际,有些得意的于慧是翘起了嘴角。

    在于慧看来,既然丁洁有去参加过选妃活动,那丁洁身上就永远有污迹。这样的污迹是怎么洗都洗不掉的,所以这也成了于慧威胁丁洁的资本。这就好比那些因为某些原因出轨了一次的良家,在奸夫的威胁下,哪怕不想继续出轨,还是不得不出轨。所以对于丁洁的强硬态度,于慧只觉得是纸老虎般的行为,所以她是认定丁洁会向她妥协的。

    但于慧并不知道,丁洁确实向丈夫坦白了一部分的事实。

    走进人力资源部,并坐在旋转椅上后,丁洁气得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见柳咪没有在,丁洁忙问道:“小咪呢?”

    “刚刚出去了。”

    “我出去之后,她立马跟出去的?”

    “额,”迟疑了下后,李玉梅道,“差不多吧。”

    听到李玉梅这话,丁洁便没有再说什么。

    事实上,对于丁洁和于慧所说的那些话,柳咪基本上都偷听到了。而在丁洁准备走出休息室时,柳咪就直接朝和人力资源部相反的方向走去,并躲在了拐角处。在丁洁走进人力资源部后,柳咪这才往公司大门那边走去。

    在要将事情和李泽说清楚的前提下,打电话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而因听到丁洁于慧两个人的对话,所以柳咪是认定丁洁和很多男人上过床!

    加上她听到了“蔷薇会所”这四个字,所以她真觉得丁洁就是一只鸡!

    走出公司,又走到走廊尽头后,柳咪便打电话给李泽。

    打通以后,柳咪将自己听到的事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说完以后,柳咪反问道:“你应该不知道自己老婆是小姐吧?”

    “知道。”

    “你知道?”眼睛瞪得有些大后,柳咪道,“既然你知道她是小姐,那你为什么还不和她离婚?”

    “事情有些复杂,”电话那头的李泽问道,“她亲口承认自己有和男人上过床吗?”

    “这倒是没有,”看着公司门口的柳咪道,“但因为于慧这样表态,你老婆却没有反驳,所以就相当于是默认了。就拿我来说,假如谁说我是做鸡的,那我肯定是会把对方骂得狗血淋头的。而你老婆呢,除了一直说不去走秀,就没有反驳了。对了,蔷薇会所到底是什么?”

    “提供姓交易的私人会所。”

    “而你老婆是里面的小姐?”

    “还不确定。”

    “肯定是啊,她都承认了,怎么可能不确定?”柳咪道,“阿泽,其实你有一个非常大的毛病,就是一直在欺骗你自己。我承认你老婆很漂亮,算是那种尤物中的尤物,可她真的是那种只适合当情人,并不适合当老婆的人。假如你要找老婆,至少也要找那种不会招蜂引蝶的女人。哦,对了,早上我闺蜜已经帮我查过了。她说那天没有林宇南的出行记录,所以林宇南肯定没有去上海。”

    “那高铁呢?”

    “既然没有出行记录,那肯定是包括坐飞机啊?”柳咪道,“而且他的酒店入住记录一直都是厦门瑞颐大酒店,所以绝对不可能有去上海的。”

    “谢谢。”

    “阿泽,作为朋友,我还是必须告诫你一下,”柳咪道,“请不要自欺欺人,不论她是个多么漂亮的女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