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3章 做选择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李泽这么一反问后,刘雨鸥问道:“你不觉得很有特色吗?”

    看着眼前的爱心午餐,李泽真的是一脸纠结。

    在饭盒里,刘雨鸥用米饭、萝卜、肉粒、青椒等东西制作出了一份形状酷似女人下面的爱心午餐。最夸张的是,刘雨鸥将性表现得极为夸张。就拿最私密的地方来说,刘雨鸥是用一小片胡萝卜雕刻成了鲍鱼的形状,还在稍上方淋上了不少的黑胡椒汁。

    尽管这形状真的是非常奇葩,但问起来倒是挺香的。

    合上饭盒,李泽顺手放在了野餐布上。

    见状,刘雨鸥忙问道:“老师,你不吃吗?”

    “我想知道你这份午餐是不是口味和我这个一样重。”

    “那你猜一下,”按住饭盒后,刘雨鸥道,“我给你三个选项,看你能不能猜对。如果你猜对了,那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关于师母在蔷薇会所里的小秘密。如果你猜错了,那你就必须在揉着我的胸的前提下跟我舌吻一分钟。反正对于老师你而言,不管猜对还是猜错,你都是有好处的。”

    “什么小秘密?”

    “哎!”故意叹了一口气后,刘雨鸥道,“看来在老师你心里,最最重要的依旧是师母。那要是以后我们结婚了,你是不是背着我去找师母呢?”

    “我和她没能离婚,所以我当然是更想知道和她有关的小秘密了。”

    “为什么还不能离婚啊?”

    “有些复杂。”

    “再复杂我也要听,而且是仔仔细细的,”刘雨鸥道,“昨天伯伯婶婶是有在老师你家里吃饭,那他们走了以后,你肯定是有和师母商量离婚的事的。老师你明明说会和师母离婚,为什么又离不了了?”

    “真的是有些复杂,”看着依旧跪坐在野餐布上的刘雨鸥,李泽道,“薇薇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同时也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但这并不是我和她暂时不能离婚的原因。当初她确实怀上了我的孩子,但因为我妈妈一直以为她肚子里的是女儿,所以就在她在医院待产的时候让她喝下了足以致胎儿死亡的草药。可能是不想让我看到死婴,我妈就在当晚把我给骗了回去。当我得知我妈并没有出事时,我就赶回了医院。在我回到医院后,我老婆已经生下了一个健健康康的女儿来。但事实上这个女儿是弃婴,是某个大学生生下之后直接丢在医院里。而我的儿子呢,已经在出生不到十五分钟内夭折了。要不是我妈骗我老婆喝下了草药,我儿子现在已经四岁多了。”

    说到这里,重重叹了口气的李泽道:“因为我爸妈对我老婆有愧疚,所以不允许我跟我老婆离婚。但只要找到了我老婆的出轨证据,那我爸妈肯定是支持我跟我老婆离婚的。”

    瞪大眼睛后,刘雨鸥道:“婶婶也太恶心了吧?!”

    “不是恶心,是歹毒。”

    “是啊!”握紧两只手并压在胸前后,一脸惊恐的刘雨鸥道,“一想到她是我未来婆婆,我就毛骨悚然。老师,如果以后我们结婚了,我们绝对要住在外面,绝对不能跟公公婆婆一起住,那样太危险了。要是她觉得我怀的也是女儿,那肯定会下毒手的。老师,我真的是想不通啊,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歹毒的人啊?”

    “我妈是泉州的。”

    “然后呢?”

    “那边重男轻女夸张到你不敢想象的地步,”李泽道,“比如女方嫁到泉州,要是生的是女儿,那夫家有可能都不管,甚至连老公都不管。要是生的是儿子,那夫家就会将女方当成菩萨来供奉。讲得直白了一点,嫁入泉州的女人是否能受到善待,基本上都是由第一胎孩子的性别决定的。现在泉州、漳州还有厦门这些闽南地区相对来说已经开明了不少,但重男轻女这种事还是一直在持续着。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很难一下就拔除的。”

    听完以后,刘雨鸥的眉头皱得更加紧。

    “我也不想和你提这个,但我知道你还是想搞清楚我为什么暂时不能和她离婚。”

    “就生孩子这事而言,她真的挺可怜的。”

    “确实如此,但这不能成为她出轨的免死金牌。”

    “我明白的,”叹了口气后,刘雨鸥道,“我讨厌重男轻女,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思想。老师你说吧,要是没有我们女人生孩子,那早就种族绝灭了啊。”

    “因为女儿是要嫁到别人家里去的,这样血脉就会断掉。”

    “五百年前是一家。”

    “你还年轻,所以你是理解不了他们为什么会重男轻女的。”

    “或许吧。”

    “好了,告诉我那个小秘密是什么。”

    “跟男会员有关的,”挑了挑眉头后,刘雨鸥道,“我现在要出题了,看老师你能不能答对。奖励惩罚机制我已经和老师你说了,所以老师你得认真思考一下再回答哦!”

    “行,你出吧。”

    “我吃的这份爱心午餐里是什么样的?”故意沉吟了下后,刘雨鸥道,“a,老师下面那根棒棒的样子;b,和老师你吃的那份一样;c,没什么特殊的。好了,三选一,三分之一的概率,看老师你能不能猜中。猜中的话,我告诉你小秘密,猜错的话,那就麻烦老师你在揉着我的胸的前提下和我舌吻一分钟。”

    “你真的很不自爱。”

    “老师,我知道自爱的定义是什么哦,”眯着眼的刘雨鸥道,“在爱人面前,就算再放荡,那也是爱的表现,和自爱不自爱扯不上半点关系。”

    听到刘雨鸥这话,沉默的李泽是在想着答案到底是哪个。

    在李泽看来,最大的可能性是a,可这种理所当然的答案又会让李泽觉得像是一个陷阱。

    至于b,李泽觉得刘雨鸥应该没有那样的爱好。

    他这份爱心午餐是做成了女人下面的形状,所以要是刘雨鸥那份也是,那刘雨鸥在吃的时候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所以答案肯定是在a和c之间。

    见李泽迟迟没有说出答案,摸了摸肚子的刘雨鸥道:“老师,我饿了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