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1章 头疼不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答不答应?」

    看到于慧再次发来的微信消息,丁洁那搁在键盘上的两只手显得极为僵硬。

    她自然不想再受于慧的控制,但她也不想让丈夫知道她又撒谎了。

    现在她的婚姻已经处于崩溃边缘,要是于慧这婆娘再来个雪上加霜的话,她还真担心丈夫会提出离婚。可她更加清楚,假如为了不让于慧告诉她丈夫一些事而选择妥协的话,那她只会越陷越深。

    想到此,下定决心的丁洁迅速打字。

    「慧姐,我已经和我老公说过了,所以你是威胁不了我的。反正我跟你说,要是你真的打算鱼死网破的话,倒霉的只会是你。」

    「你是直接把你老公的手机号码发给我,还是让我亲自去找他呢?」

    「你真的太贱了。」

    「你这块布已经染黑了,还想着染白,这不是在白日做梦吗?」

    「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那还是我自己亲自去找你老公吧,我知道他在哪里教书,我也知道你们家在哪里。我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他的联系方式。不过我觉得面对面会更好聊,毕竟我很想看下你老公得知真相后是不是会暴躁得跟一头狮子似的。小洁啊,我知道我没有你漂亮,但我还是在一般女人之上的。所以要是你老公打算以出轨的方式报复你,那我是不介意把我的身体给他用一用的。」

    「你真够贱的!」

    「谢谢夸奖,彼此彼此。」

    「信不信我让小莲以后都不和你分成?」

    「信啊,因为你早就说过小莲也准备退役了。你们两个极品女人退役以后,我就少了一份固定收入,这还真的是让我有些难过。我就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居然放弃了如此好赚钱的机会。我是比不过你们,要不然我也会当佳丽的。」

    「不聊了,你爱去找我老公就去找我老公吧。」

    丁洁发出这句话后,于慧有回消息,但只有一个微笑的表情。

    看到这个表情,丁洁都有些不寒而栗,所以她在想着是不是该打个电话给她老公。

    最终,丁洁还是决定回家以后再和老公谈一谈。

    要是她的推断没错,于慧下午是不会去找她老公,所以应该是明天早上再去。

    丁洁头疼不已之际,李泽正坐在沙发上抽烟。

    对于于慧的逼迫,李泽有些生气,但他更觉得这是他妻子自作自受。要是当初没有去蔷薇会所当佳丽,又怎么可能会被于慧威胁?这就是所谓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身为丁洁丈夫,李泽却冒出这样的想法,这是不是很奇怪?

    事实上,李泽早就没有将丁洁当成是自己的妻子。

    抽完一根烟,李泽顺手将手机扔在了一旁。

    李泽正准备去尿尿,手机却响了。

    李泽以为是妻子打来的,没想到是李佳雪,所以他急忙接通。

    “阿泽,我离婚了。”

    听到这句话,李泽吓了一大跳。

    反应过来后,李泽忙问道:“好端端的怎么离婚了?”

    “他出轨了,”声音有些沙哑的李佳雪道,“昨晚我本来是打算去酒店过夜,但我又觉得我自己太强势,把他逼得都不想再跟我讲道理,所以我才直接回家。结果当我回到家里时,我却看到他和事务所的林美正在做嗳。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那晚我们在酒店过夜时,他是在林美那边睡,林美那贱人还喂他吃那种能变得更持久的药。反正我是瞬间对他失望透顶,所以今天下午我就和他离了婚。”

    “那你有没有和他说你怀孕的事?”

    “当然没说,反正本来就打算打掉的。”

    “我真没想到他居然会出轨。”

    “男人会出轨不是很正常的吗?”李佳雪道,“其实这么和你说,真正有意志力的男人少之又少。要么是太胆小,要么是那方面不行。反正当一个女人主动去勾引一个男人时,假如这个男人坐怀不乱的话,那只有这两个可能性了。”

    听到李佳雪这话,李泽都很想反驳。

    就拿他来说,他虽然有好几次能得到刘雨鸥的机会,但他都没有动手。

    不是因为胆小,更不是说那方面不行,而是因为李泽还不确定自己能够给予刘雨鸥未来。

    在不能给予的前提下,李泽会一直保持着师生关系。

    这也是为什么刘雨鸥表现得再暧昧,李泽都是坐怀不乱的原因所在。

    但因此时李佳雪心情很不好,所以李泽自然不会以自己当例子来反驳李佳雪。

    “哎!”叹了一口气后,李泽道,“只能说这个社会的诱惑实在是太多了。”

    “是啊,呵呵。”

    “那你们的家产是怎么分的?”

    “我只要了事务所,别的都归他。”

    “事务所很值钱?”

    “不值钱,”李佳雪道,“现在这个行业本来就不怎么好做,因为政策方面是打压的,所以事务所应该算是一个包袱吧。怎么说呢,可能是因为我对事务所有感情,所以我才选择只要事务所。阿泽啊,你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被李佳雪这么一问,李泽便将自己利用app知道的事说给李佳雪听。

    当然,李泽也说出了刘雨鸥所说的那句话。

    听完以后,李佳雪道:“那已经可以确定你老婆多次卖身,而且对象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嗯,只是不知道是谁,但绝对家财万贯。”

    “离婚吧,没有必要再纠缠下去了,”李佳雪道,“离婚以后你试着和柳咪谈一谈,看能不能在一起。刘雨鸥的话,年纪太小,不适合你这种已经有心理创伤的男人。”

    “暂时不离,”李泽道,“我已经忍受了这么久,那再忍受几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现在贸然提出离婚,双方亲戚都会觉得是我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我和刘雨鸥走得很近,而且学校里现在盛传着我和刘雨鸥的流言蜚语。一旦她反过来指责我出轨,亲戚朋友又去学校核实的话,那我肯定就会被打上出轨男的烙印。至于她,因为在双方亲戚朋友面前都表现良好,称得上是那种绝对不会出轨的女人,所以只要她装得楚楚可怜的,大家肯定是相信她的话。”

    “那你觉得于慧能提供有用的信息吗?”

    “假如不能提供,我老婆为什么会怕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