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5章 让人胆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尽管一脸冷漠,但李泽还是轻轻抚摸着妻子的背部,以让他妻子感觉到所谓的温暖。

    在纸包不住火的前提下,他妻子才和他说了这些事。

    李泽不知道哪些是真是假,但他知道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他妻子确确实实参加了三次走秀。加上那些会员都是为了干美艳人妻,所以在他妻子被选中的前提下,他妻子绝对有被干过。至于为什么他妻子那三次都能在晚上十点之前回来,那只能说明他妻子有可能向会员撒娇过,说十点之前必须回家,要不然老公会怀疑。所以在会所里操了他老婆以后,会员就直接带他妻子离开蔷薇会所。

    但在李泽看来,很多会员是为了包夜,所以照理来说不可能让他妻子走的。

    毕竟对于会员而言,他们出钱就是为了将家里当成母狗来使唤,怎么可能放他妻子走?

    对于这点,李泽还真的是有些想不通。

    就这样拥抱了一会儿,李泽问道:“为什么缺钱?难道是为了提早把房贷给还了?”

    “不是,”丁洁道,“我被骗了。”

    “什么意思?”

    “对不起,老公,”闭着眼眸的丁洁道,“你应该听过那种民间集资诈骗吧?就是把钱借给对方,对方会给出远远高于银行利率的利息。去年八月份,我听信了一个同事的话,投入了一万元,结果连续两个月对方都打款两千元给我。你要知道,一万元放在银行的话,一个月可能就几块钱的利息,所以有些激动的我就傻乎乎地借了二十万投了进去。结果这是我那同事设的陷阱,她和她的朋友骗到这笔钱以后,就直接去了国外,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因为那二十万是我通过高利贷借的,所以要是不还上的话,放高利贷的人肯定会找上门来的。我不希望老公你知道这事,更不想让老公你陪我一块还这二十万,所以我就听信了于慧的话,结果越陷越深。要是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会因为这些事变得如此脆弱,我一开始就应该和老公你说的。”

    对于妻子的解释,李泽自然不信。

    但透过他妻子的谎言,他了解到他妻子的资金缺口应该是三十万元左右。

    在这三十万元里,自然包括林宇南借给他妻子的那十万元。

    因他妻子以为他不知道这事,所以才特意隐瞒了这十万元。

    只是李泽真的很想知道,他妻子到底是如何使用这笔钱的。

    难不成,真的是还高利贷?

    想着,李泽问道:“你是向谁借的高利贷?”

    “大家都叫他九哥。”

    “厦门的?”

    “不是厦门,是石狮那边的,”丁洁道,“反正我把这笔钱还了以后,我就直接把他的联系方式都给删除了。因为要是留着他的联系方式的话,我就会想起自己曾经为了高利息而去借高利贷。而且九哥这个人有些心术不正,在我不知道该怎么还钱之前,他居然让我去卖,还说可以帮我介绍客人。他还说要是我不把钱还上,他还会来骚扰你们。反正因为和走秀比起来,我更害怕九哥这个人,所以我就去走秀,而且是连着三次。”

    听到他妻子这解释,李泽发觉他妻子真的是聪明到了让人胆寒的地步。

    他妻子肯定知道他有可能会找这个九哥核实,所以才特意说九哥是在石狮市,并且说联系方式都已经删除了。

    这样的话,就和死无对证没什么区别。

    这更意味着,所谓的还高利贷绝对是借口!

    正因为这点,李泽倒是期待和于慧见面了。

    他妻子是在4月15号那天拿到梅花j,而4月15号并没有在他妻子说的三天里。

    这就意味着,4月15号他妻子之所以能拿到梅花j,那绝对是和私人订制有关。

    而,他妻子的耻毛就是在那次的私人订制中被剃掉的。

    因为他妻子说过梅花j是林慧莲给的,所以他妻子在这次的所谓坦白中才不敢提到4月15号所发生的事。加上他妻子说于慧会胡说八道,让他不要轻信,所以于慧绝对是会说出那张梅花j的由来!

    李泽一直想知道妻子的耻毛是被谁剃掉的!

    现在看来于慧能给出答案了!

    想到即将揭开真相,李泽的嘴角立马翘了起来。

    而当他妻子脱离他的怀抱时,他的表情又变得有些犹豫,还在和妻子注视的前提下长长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老公,我真的是个笨蛋。”

    “人难免会犯错,所以不要责怪自己。”

    “但我还是很故意不去,”眼泪再次落下后,丁洁哽咽道,“如果我放聪明一点,我就不可能会相信那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更不会被于慧给利用了。老公,我对不起你,我真的就是天底下最最愚蠢的笨蛋。”

    “好了,”帮妻子擦掉眼泪的李泽笑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提了。其实要是你一开始和我说去走秀是为了还高利贷,我肯定不会问这问那,更不会对你发火。反正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就对了,别理会那些纷纷扰扰。”

    “老公,谢谢你,我还以为你会不要我。”

    说完,丁洁靠在了丈夫肩上。

    李泽其实早就想离婚了,但因为想给爸妈以及自己一个交代,他才会假装依旧爱着妻子。

    就这样温存了一会儿后,丁洁突然吻住了李泽的嘴巴,还将香舌往里探去。

    在听到妻子那有些急促的呼吸,李泽身体有了反应。

    他是很想和身材完美的妻子做嗳,但一想到眼前这个装得楚楚可怜的女人是个十足的骗子,李泽就没了心情。而且要是真的做嗳了,他妻子肯定会要求将子孙留在里面。要是他妻子怀孕了,那离婚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所以抓着妻子肩膀并往后退了一步后,李泽道:“你先去床上等着,我想想商标应该怎么设计。我是希望能在明天傍晚之前把商标交给敏姐,所以你想要的话,就等我忙完了再说。”

    “那需要我像上次那样给你灵感吗?”

    没等李泽开口,丁洁已经蹲了下去。

    拉开丈夫的拉链,并解放那物后,看了眼略微皱着眉头的丈夫的丁洁便献上了嘴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