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4章 凭空捏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实之后所发生的事,你应该能想象得到的,”初瑶道,“作为极品女人,当你老婆近乎全裸地坐在一个男人腿上,而且两条腿还打得非常开时,这个男人当然是兴奋到想把你老婆上了的地步。不过这个男人也挺有忍耐力的,他是先边看表演边摸着你老婆的身体。一只手在上面游走,一只手在下面游走。而且你老婆的伸吟特别好听,让我这个女人都有些春心荡漾了。”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初瑶道,“后面那个男人实在是受不了,就直接把你老婆穿的c字裤给拿了,之后你老婆就在他身上上下晃动着。你老婆太骚了,这个男人根本就忍受不了,所以不到两分钟就直接结束了。他们没有变换过姿势,所以是直接弄在了里面。再后面啊,他们两个人就一块去三楼了。”

    听完初瑶的描述,想象着那样的场景,李泽肺都快要气炸了。

    但因为于慧一直想坑他妻子,而初瑶又是于慧那边的人。所以李泽总觉得初瑶说的八成不是真的,只是纯粹的火上浇油罢了。

    为此,李泽问道:“你有什么证据?”

    “我也希望我有证据,比如将那个过程拍下来,”初瑶道,“但你要知道,我们工作人员在会所里是不允许携带手机等通讯工具。一旦被发现,那后果是很严重的。所以对于我在会所里看到的一切,我只能用我的脑子记下来,并没办法拍下来。”

    “既然你没有证据,那我可以认为你说的都是凭空捏造的。”

    “我随便你啊,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我只是陈述事实罢了。”

    “关于我老婆的事,你还知道哪些?”

    “我只见过她一次,所以其他方面我当然不知道了。”

    “那你怎么知道她是我老婆?”李泽道,“假如我没有记错,她是有戴着面具的。”

    “直至慧姐联系我之前,我都不知道她是你老婆,”初瑶解释道,“慧姐打电话给我是问我有没有见过慕儿走秀,我说我有见过两次。她又问我是在几月几号,我说第一次是一月一号,第二次是三月十六号。然后她就让我把三月十六号看到的情况说一遍。因为我是把慧姐当成姐姐来看待的,所以我当然就说给她听了。我说完以后,她才说慕儿其实是两个人,而三月十六号晚上以慕儿身份走秀的人就是你老婆。她起初让我联系你的时候,我是百般不愿意。后面她说想让你了解到你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才答应的。”

    “可惜你没有证据证明你所说的是真的。”

    “是啊,所以信不信由你。”

    “那我选择不信,因为慧姐本来就讨厌我老婆。”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啊,”初瑶道,“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对另一半迟早都会厌倦。厌倦之后要么选择忍受枯燥的夫妻生活,要么选择和另一个异性快活。虽然会和另一个异性快活,但他们本质上还是不希望家庭破碎,所以会在暗地里进行,也会尽量不去伤害另一半。所以只要你选择不相信我所说的话,依旧全心全意爱着你老婆,这样真的完全没问题。只是当你跟你老婆做嗳的时候,她心里很有可能是想着那个带着她身心刺激的男人。身为女人,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只有那个让她觉得身心刺激的男人才能霸占她的心,循规蹈矩的老公的角色只不过是替代品罢了。”

    “看来你和慧姐是一路货色。”

    “别这样评价我哦!我还没有交男朋友呢!”

    “但曾经玩过你的男人肯定很多。”

    “不多不多,也就三个而已,”初瑶道,“高中的时候一个,打工期间一个,在会所这边上班还有一个。其实我这个人也挺挑剔的,所以不是什么样的男人都可以碰到我的。要不然啊,玩过我的男人真的很有可能有几十个了。”

    “先这样吧,不聊了。”

    “听过一个笑话吗?”初瑶笑道,“一个小女孩看到一个小男孩在尿尿的时候用的是鸡鸡,而她自己却没有,结果她很伤心。她哭着将这件事告诉给了她妈妈,她妈妈边擦掉她的眼泪边安慰她,宝贝啊,他只有一根,但等你长大以后,你要多少根就有多少根。所以李哥,你最好记住,当一个女人选择堕落之后,她真的是要多少根就有多少根。”

    “假如某天你有证据了,你再联系我吧。”

    “不会有证据的,因为慧姐说你老婆已经不再走秀了。”

    “指不定还会回去走秀。”

    “哦?”

    “毕竟当一回婊子就有十万元左右。”

    “那要是她有回来走秀,我刚好又遇到她,我会和你说的。”

    “嗯。”

    聊到这里,李泽也没什么想说想问的,所以他是直接中断了语音聊天。

    因坐在床边,所以李泽顺势倒在了床上,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灯泡。

    对于初瑶所说的话,李泽是完全不信,他总觉得初瑶是于慧用来刺激他,或者说是离间他们夫妻的棋子但就算不信,在听到初瑶所说的那些话以后,李泽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而在他的想象世界里,他妻子正骑在某位戴着面具的会员身上,极为下贱地扭动着成熟娇躯。因乳贴连着铃铛,所以两个铃铛还发出当啷当啷声响,和他妻子那悦耳的伸吟融为一体。

    到底怎么样才能确定初瑶所说的是真的?

    得先确定初瑶到底是不是蔷薇会所里的工作人员才行!

    假如是,就算初瑶这次说的是假话,他或许也能从初瑶口中问出一些和他妻子有关的事来。

    看了下手表,见现在是下午一点,李泽便打电话给刘雨鸥。

    “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没有在午休?”

    “没,”刘雨鸥道,“我不想让老师你失望,所以我现在在画画。谢谢老师你把孙老师这边的钥匙给了我,这样我中午就可以不用回家了。话说老师,假如你一个早上或者一个下午没课的话,你都是在干嘛啊?”

    “一般是待在家里,”停顿之后,李泽道,“雨鸥,你帮我一个忙。”

    “老师,你说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