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7章 开始布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等李泽开口,李佳雪另一只手已经捂着腹部,整个人还微微蜷缩在了一块。

    李泽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所以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因感觉到李佳雪非常用力地握着他的手,所以他知道李佳雪的腹部肯定是非常疼痛。准确来说,应该是李佳雪的子宫。毕竟在半个或一个小时前,李佳雪肚子里的胎儿已经被医生取了出来。

    想到那样的画面,李泽是浑身不舒服。

    这时,另一张床上的女人道:“赶紧给你老婆倒点红糖水。”

    在李佳雪松开手后,李泽才去倒红糖水。

    因为很烫的缘故,李泽是先将红糖水摆在了床头柜上,之后继续坐在床边看着依旧在轻声伸吟的李佳雪。在过了约十分钟,李佳雪渐渐恢复了平静,人也再次睡着。

    又过了半个小时,李佳雪才再次醒来。

    而,其他做完人流手术的女人早已离开。

    看着依旧坐在床边的李泽,李佳雪问道:“等急了吧?”

    “不急,反正下午又不用上班。”

    说着,李泽端起了那杯已经凉了的红糖水。

    他是想让李佳雪喝,但因为已经凉了的缘故,所以他是倒了一些在纸篓里,之后又倒了一些热的红糖水进去。在将李佳雪扶起来靠着床头而坐的前提下,李泽这才将红糖水递给李佳雪。

    咕噜咕噜喝完以后,舔了舔嘴唇的李佳雪道:“谢谢。”

    “还要不要来一杯?”

    “不用了,”捂着腹部后,李佳雪道,“虽然我有些恨我肚子里的孩子,但当这个连性别都不知道的孩子离开我的身体以后,我倒是有些惆怅。”

    “为什么恨?就因为孩子有可能畸形?”

    “我不知道,”干干一笑后,李佳雪道,“抱歉啊,浪费了你这么多的时间。时候都差不多了,我们也该离开医院了。”

    “要不要再休息一下?”

    “回去再休息吧。”

    “你现在是住在哪边?”

    “我在事务所旁边租了个单身公寓。”

    “那有没有人照顾你?”

    “没。”

    “我记得上次你是说你妈会过来照顾你?”

    “假如我让你负责照顾我,你愿意吗?”没等李泽开口,李佳雪继续道,“其实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已经找好了照顾我的人。她是事务所的员工,人很仔细,而且有生过两个孩子,所以会知道该怎么照顾我的。好啦,走吧,我其实蛮讨厌医院的。”

    说完,李佳雪掀开了被子。

    在穿高跟鞋的时候,李佳雪显得有些痛苦。

    因为她是弯着腰,而这动作会压迫到她的子宫。

    穿好以后,李佳雪原本是想自己走,但因为身体虚弱到好像要崩溃的地步的缘故,李佳雪只得让李泽搀扶着。

    离开医院,扶着李佳雪上车后,李泽便往事务所那边开去。

    而此时,丁洁已经见到了于慧的老公陈乐建。

    一米八身高,有着非常明显的啤酒肚,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因为身高优势,陈乐建看上去并不会显得胖,但因为穿着有些紧身的短袖的缘故,那啤酒肚是真的特别明显。至于长相,算是中等,只是那张脸显得特别憔悴,就好像几天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似的。

    看着陈乐建,丁洁笑着问道:“我们是直接站在路边聊,还是说找个地方坐一坐?”

    “你说要和我聊我老婆的事,到底是什么事?”

    “去对面那家冷饮店坐一会儿吧,外面太热了。”

    “你直接说就好,我还要去开出租车。”

    “你是开出租车的?我记得于慧说你是做生意的。”

    “所以做亏了,就没有再做了。”

    “没事,反正迟早还是能东山再起的,”往边上一挪后,丁洁道,“既然你不想去冷饮店坐一坐,那我就长话短说,这样也不至于浪费你的时间。我和于慧是同事,也经常一块吃饭,这事你应该是知道的。对于你们分居的事,她也有和我说过。对于你们分居的原因,她当然也有和我说过。她说是她出轨被你发现了,之后你打了她一顿,所以你们就分居了。其实你们两个人一直想离婚,但因为抚养权和财产分割这两方面没有谈拢,所以就一直维持着这样的状态。于慧这个人有些贪婪,她是想让你净身出户。而你觉得她出轨在先,所以真正应该净身出户的人是她。建哥,你现在对她应该是完全没有感情了吧?”

    “除非我眼瞎了,脑子被门挤了。”

    “那就好,”丁洁道,“对于出轨女人,我向来也很痛恨。所以当于慧在我面前宣扬出轨无罪,只是婚姻中的一个小插曲时,我是真的很看不起于慧。正因为这样,所以哪怕我们两个人之前不认识,我还是站在你这边的。刚好今天早上我偷看了她的手机,看到她和一个男人的聊天内容,所以我就赶紧联系你了。”

    “什么?”

    “大致是她准备和那个男人一块吃晚饭,吃过晚饭以后再去开房。”

    “真的?”

    “真假不知,但我看到的聊天记录确实如此。”

    “操!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她!”

    见陈乐建拿出了手机,丁洁忙道:“建哥,看来你是一个非常鲁莽的人,要不然你不会真的想做这样的事。”

    “什么意思?”

    “你打电话给她的话,那就等于打草惊蛇了,”丁洁道,“对于你们夫妻俩现在的关系而言,说是敌人也不为过。而我知道你是很想得到你儿子的抚养权,也希望于慧能净身出户,所以这次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如果捉奸在床,顺便拍下她出轨的过程,你觉得她还有脸跟你要孩子的抚养权,跟你争夺家产吗?”

    “你知道他们在哪家酒店开房间?”

    “其实我有加那个男的为微信好友,早上也有和那个男的聊过。那个男的说于慧自称是单身女性,还说想跟他交往。在我说于慧不仅结婚,孩子都已经四岁半时,他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他说于慧简直就是个骗子,还说这样的骗子就应该受到惩罚,所以他愿意协助我们完成这次的捉奸在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