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1章 宁缺毋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薇薇原本是沉浸在画一家三口的童话世界里,而在听到爸爸这话后,薇薇这才歪过脖子。

    看到是以前带过她的孙兰娜后,薇薇立马扔下蜡笔。

    爬起来后,连小拖鞋都没有穿的薇薇立马朝孙兰娜跑去。

    见状,孙兰娜急忙迎过去。

    在抱起薇薇的那一刹那,孙兰娜的眼泪又再次流出。

    她真的不想在薇薇面前流泪,但她真的控制不住。

    “咦?”眼睛睁得有些大的薇薇问道,“孙阿姨,你干嘛哭啊?”

    “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你了,”吻了下薇薇的脸蛋后,孙兰娜道,“薇薇,你真的是长得越来越漂亮了,阿姨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要是可以的话,阿姨真想一直给你待在一块。”

    “可以啊,晚上孙阿姨你就跟我一块睡呗!”

    “这是你说的。”

    “嗯!”

    “阿姨真的是很想陪你一块睡觉,更想多陪你几天,但阿姨还有工作要做,”抱着薇薇在客厅里走动的孙兰娜道,“等过一阵子我工作上的事忙完了,我就带你出去玩,带你吃你最喜欢吃的东西。薇薇,告诉阿姨,你最想去哪里玩呢?”

    “我要吃冰淇淋!”

    “这个没问题啊,那你想去哪里玩啊?”

    “去能吃到冰淇淋的地方玩。”

    “好像小区门口就有冰淇淋哦!”

    “那孙阿姨你现在可以带我去吗?”

    孙兰娜没有吭声,而是将视线转移到了李泽身上。

    李泽点头后,孙兰娜才道:“走走走,我们去买冰淇淋吃!”

    “好耶!”

    孙兰娜带着薇薇离开以后,看着柳珊珊的李泽问道:“要不要喝茶?”

    “倒是有些渴了,”顿了顿后,柳珊珊又补充道,“不要热水,冷的就好,我现在还热得不行。”

    听到柳珊珊这话,李泽便倒了一杯没有加热过的饮用水给柳珊珊。

    一口气喝了一半后,柳珊珊便将一次性水杯放在茶几上。

    环顾一圈,柳珊珊笑着问道:“你把身为你前女友的我带回家,不怕你老婆吃醋啊?”

    “她不知道你是我前女友,也可能不会知道你有来我家里过。”

    “所以我相当于不存在,对吗?”

    “只是她没有问起,所以我当然不会说出来。”

    “这倒是。”

    “让孙老师带我女儿去买冰淇淋,应该没什么事吧?”

    “白天的时候她都比较正常,所以你不用担心。”

    “那她什么时候可以把毒瘾给戒掉?”

    “顺利的话,再过一个月。但要是不顺利,我就不清楚了。我表妹这个人看上去很软弱,实际上挺坚强的,所以我对她还是有信心的。而且在知道薇薇是她亲生女儿后,她变得更加坚强,所以薇薇也算是她的动力了。在知道薇薇是她亲生女儿后,我又翻过你的朋友圈,有看到你老婆怀孕时的照片。阿泽,我想知道她生下的孩子哪去了?”

    “夭折了,有先天性疾病,所以就领养了个孩子,没想到恰好是孙老师的女儿。”

    “抱歉,我不应该提起你的伤心往事。”

    “没什么,反正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

    坐在沙发上后,柳珊珊道:“你能拿得起放得下,我却很难做到。当初我真的应该勇敢一点,将我爸妈的话抛到脑后,这样或许我们两个人就能在一起,而这里也许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家了。”

    “珊珊,我们的事都已经成为过去,所以你就不要再提了。”

    “我放不下。”

    “就算放不下你也必须放下。”

    听到李泽这话,柳眉紧皱的柳珊珊没有再说话。

    将头歪向一侧后,柳珊珊两只手便交叠在了胸前。

    看着这般模样的柳珊珊,李泽道:“你的条件挺好的,所以完全可以找个你爱的男人嫁了。”

    “我离过婚。”

    “那又怎样?难道离过婚的女人就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了?”

    “离过婚的女人不值钱。”

    “别这样想。”

    “真的就是这样啊,”柳珊珊道,“离过婚以后,女人就是所谓的二手货,根本不能像未婚的时候那般挑剔。加上我已经三十岁,就更没有挑剔的权利了。讲得直白一点,我现在也就只能找离过婚的男人,而且还有可能带着孩子。假设是要找没有离过婚的男人,估计得找那种四十岁左右,而且经济状况很一般的。对于这样的结果,我是真的难以接受,所以我是宁缺毋滥。阿泽,其实我是依旧喜欢着你,但我知道你已经不喜欢我了。”

    犹豫了下后,李泽道:“对的。”

    “你就不能骗骗我吗?”

    “不能,”李泽道,“我们的事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所以我们现在最多只能当普通朋友。珊珊,不要再沉浸在回忆的世界里了,你应该往前看。我跟你说,现在离婚男女特别的多,所以离异这个概念只会越来越被淡化。再就是离异的男人里,其实也有不少是好男人。他们遇到了坏女人,所以才离的婚,所以你和这样的男人结婚的话,肯定可以很幸福的。”

    李泽说这话的时候,柳珊珊的眉头是皱得越来越紧。

    在听到幸福两个字时,情绪崩溃的柳珊珊眼眶直接红了,眼泪也随之溢出。

    看到这一幕,李泽都有些心疼。

    但他知道他和柳珊珊绝对不可能在一起,所以他只是像雕塑般站着。

    换做是其他女人,李泽肯定已经将纸巾递了过去。

    视线模糊以后,柳珊珊便咬着下嘴唇。

    就这样静默了足足五分钟,柳珊珊才哽咽道:“阿泽,你是我刻骨铭心的初恋,所以当初决定要嫁给那个男人时,我都很想打电话给你,问你还要不要我。假如你说要,我肯定会直接来厦门找你。但可惜的是,我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后面结婚了,我就觉得自己像是被打入了死牢,那种每天煎熬的滋味特别难受。尤其是被他打的时候,我真的希望你能出现,像当初那样保护着我。我记得当初你和我表白的时候,你曾经说过,不管以后怎么样,你都会保护着我。在厦门这边再次见到你以后,我发觉……我发觉……”

    说到这里,柳珊珊已经没办法再继续往下说。

    看着依旧站着不动的李泽,柳珊珊便站了起来。

    走到李泽面前,柳珊珊抓起李泽的手压在了她那胀鼓鼓的胸脯上,并道:“阿泽,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是想做完我们之间想做却没有做的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