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0章 我好爱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于慧本能地侧过头,但皮鞋还是打到了她的后脑勺。

    因为陈乐建很用力的缘故,原本跪着的于慧都直接扑倒在了床上。她的文胸早已被身为她老公的陈乐建撕破,所以那两颗都不知被多少个男人玩弄过的雪峰摇晃得格外厉害,上面还留着好几道徐良用力抓握过后的红痕。

    见丈夫又要打过来,于慧急忙往床的左侧挪去。

    而,徐良已经急匆匆离开了客房。

    直接从左侧下了床后,身上只有一条内裤的于慧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你还好意思问我?”陈乐建道,“我哥们说看到你跟一个男的走进半岛酒店,我就立马赶过来了。要不是我威胁前台,前台很可能连房号都不肯告诉我。于慧,上次你已经被我抓住了一次,没想到你还死性不改。我告诉你,我要和你离婚!”

    “离就离!我怕个屁!”

    “我要儿子的抚养权,我还要你净身出户。”

    “凭什么?”

    “就凭你出轨!”

    “我出轨又如何?”两手交叉在胸前后,于慧笑道,“陈乐建啊陈乐建,你到底是不是傻子啊?难道法律有规定,说出轨就不能得到孩子的抚养权?就不能分家产?我告诉你,就算马蓉和王宝强的经纪人乱搞,马蓉还是可以分王宝强赚来的钱。再说了,你除了有一套房子以外,你还有其他家产吗?”

    “还不是被你给挥霍了!”

    “我那叫合理开支,才不是什么挥霍。”

    “你要跟我抢儿子的抚养权以及家产,对不对?”

    “是!”于慧冷冷道,“儿子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所以他本来就应该是我的!而我抚养他当然需要住的地方!所以房子必须给我!”

    听到妻子这极度无耻的言论,陈乐建气得脸上青筋都凸起,更是目露凶光。

    穿上皮鞋,握紧拳头的陈乐建立马朝妻子走去。

    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后,于慧忙道:“老公,我觉得我们这样谈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还是直接让法官来裁决吧。要是法官将儿子和房子都判给你,那我也无话可说。”

    “我要的是协议离婚,不是强制离婚。”

    “可以,”于慧笑眯眯道,“等明天我们再商量这事,我得回去陪儿子了。”

    “你见不到他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已经把他接走了。”

    “怎么可能?!”

    “你有个习惯,这个习惯你一直没有变过,”陈乐建道,“每次你要出去玩,你就很喜欢让住在四楼的刘婶帮忙照顾咱们儿子,所以傍晚的时候我直接去刘婶那边把咱们儿子给接走了。我不知道你到底是爱他还是想独占他,反正他跟着你这种婊子肯定会变坏学坏,我是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的。”

    “他是我的!你听到了没有!”

    “像你这样的出轨女人根本就没有资格抚养他。”

    “至少我可以在物质上保证他过得好!”

    “然后变得和你一样下贱吗?”

    “陈乐建,”冷着脸的于慧道,“房子我可以给你,但我希望你把儿子还给我。”

    “我说了,我两样都要。”

    “我是不可能会答应你的。”

    “你不得不答应。”

    “放屁!”

    看着无比嚣张的妻子,陈乐建迅速跑了过去。

    没等于慧反应过来,于慧的脖子已经被她丈夫给掐住,整个人还被按在了墙壁上。要知道她丈夫一米八身高,人又长得魁梧,所以她根本拽不开她丈夫的手。在她准备一脚踢向她丈夫的裆部时,她丈夫的另一只手却捂住了她那还很湿的地带。

    因为刺激,于慧的娇躯微微哆嗦了下。

    下一秒,陈乐建一巴掌拍在了那儿。

    要知道那儿可是女人最脆弱的地方,所以当陈乐建用力拍上一巴掌时,于慧是疼得不行。而因脖子被掐着的缘故,于慧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她拼了命合拢双腿,想夹住她丈夫的那只手,可因脖子上的力道又加重,她根本就没办法夹住。而当她丈夫再次狠狠拍打她那儿时,疼痛感让她都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因为疼痛,她的眼泪立马流了下来。

    连续拍打了十几下后,陈乐建这才松开手。

    如同一滩烂泥般倒在地上后,止不住眼泪的于慧整个人都蜷缩在了一块,她更是用两只手死死捂住那儿,娇躯还随着每次呼吸而哆嗦着。

    看到如同流浪狗般的妻子,陈乐建拿出了手机,并打开之前录的视频。

    “阿良……再……再用力点……我好爱你……”

    听到声音,于慧眼睛瞪得非常大。

    而因为疼痛,她连话都说不出来。

    播放几秒后,陈乐建就关掉了视频。

    将手机放进口袋里以后,陈乐建道:“这是我刚刚趁那个男人不注意的时候录下的,也算是你出轨的确切性证据。假如你不和我抢儿子,不跟我争夺家产,我可以不公开这份视频。但要是你要跟我抢儿子和家产,我就直接把这份视频公开。人要脸树要皮,就算你再不要脸,我估计你也不希望这份视频被公开。一旦公开了,你觉得你还能在厦门待下去吗?这种视频只要被公开,不管过多少年都可以在网络上找到。到时候儿子上了小学或初中,他同学就给他看这个视频,你说咱们的儿子会不会恨你恨到想把你杀死的地步?婊子一样的妈妈,还真的是有够讽刺的啊!”

    听到陈乐建这话,于慧想说话却说不出。

    轻轻揉着那依旧疼痛的部位,又深呼吸数下后,于慧道:“你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的。”

    “假如我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你确实可以吃定我,但现在我已经不同了,”再次拿出手机后,陈乐建道,“我就问你答不答应我提出的要求,如果不,我就先把这段视频发到有着咱们双方家人和亲戚的微信群去,让他们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啧啧,要是你爸妈还有两个弟弟知道你这么的下贱,你可能连老家都不敢回去了?反正我知道法律缺失没有规定出轨女人必须净身出户,还不能得到子女的抚养权,但我更知道如果你不答应我提出来的要求,你失去的将会更多!”

    说到这里,一脚踩在妻子左边的胸脯上后,陈乐建问道:“你到底答不答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