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9章 是个傻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李泽透过猫眼看到居然是妻子站在外面时,李泽吓了一大跳。

    他被吓到不是因为妻子出现在这里,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和妻子说过刘雨鸥的住处。在这样的前提下,他妻子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尽管很纳闷,李泽还是打开了门。

    看到妻子后,李泽问道:“你怎么过来了?不是应该在家里等着吗?”

    “我不太喜欢等待,所以干脆就过来了,”面带微笑的丁洁道,“老公,我跟你说,我还真担心我们会错过。要是开门的是小欧,她又说你已经走了的话,那就郁闷了。”

    “你怎么知道她住这边?”

    “我问她姑姑的。”

    “看来你和她姑姑不是一般的熟。”

    “其实也不熟,只是有联系方式罢了,”丁洁问道,“老公,能让我进来吗?”

    在正常情况下,李泽本来就应该要让妻子进来。而因为妻子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所以李泽才会像审问犯人那样审问着妻子。所以当他妻子提出这要求时,他就直接让到了一旁。看着他那正在换鞋子的妻子,想着妻子以幕后主使的身份整于慧,而于慧现在的视频很可能已经在qq群或者微信群传播,李泽心里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坏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伪装成好人的坏人。

    当然,就针对于慧这件事而言,李泽并不觉得他妻子有做错。

    只是他担心某天他妻子要报复他或者他身边的谁,也会采取这种躲在幕后的方式。

    丁洁换好鞋子之际,因听到丁洁说话的刘雨鸥就走了出来。

    之前和李泽聊天的时候,刘雨鸥是真空上阵。

    而因听到丁洁的说话声,刘雨鸥就以最快的速度戴上了文胸。

    看到丁洁,眯起眼睛的刘雨鸥问道:“师母,你怎么过来了呀?”

    “在家里有些无聊,所以我就过来了,”朝刘雨鸥走去的丁洁问道,“我女儿呢?”

    “在呼呼大睡。”

    “看来她蛮喜欢跟你在一起的。”

    “主要是我很擅长逗小孩子,所以她就喜欢跟我玩咯!”

    刘雨鸥说完之际,丁洁已经和刘雨鸥擦身而过。

    走进次卧室,丁洁第一眼注意到的并非女儿,而是那架在床边的画架。见画纸上画的是她女儿,丁洁便加快了步伐。走到画架前,丁洁的目光在画纸和女儿之间转换着。以前她和丈夫刚认识的时候,她有让丈夫教她画画。可能是因为她没有这方面的才能,所以学习了一阵子就主动放弃。而看到刘雨鸥所画的画,丁洁就知道刘雨鸥挺擅长画画的。

    因这张画还没有完工,丁洁退出了次卧室。

    “小欧,”丁洁问道,“你是要继续画吧?”

    “嗯,应该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丁洁道,“那你继续画吧,我和我老公聊一会儿。”

    “谢谢师母,改天请你吃饭!”

    “你帮我带我女儿,我应该请你吃饭才对,怎么能让你请我吃饭呢?”笑出声的丁洁道,“既然我女儿喜欢跟着你,那以后要是我和我老公不方便带我女儿的话,那我就把我女儿丢到你这边来。”

    “没问题!”

    “去吧,要是我女儿换了个睡姿,你就要郁闷了。”

    “其实她当模特期间已经换了三次睡姿,每一次我都把她摆回来。”

    “听起来就跟搭积木似的。”

    “咦?好像有这种感觉呢!”

    聊完以后,刘雨鸥便走进了次卧室。

    见丈夫正坐在沙发上,丁洁忙走过去。

    坐在丈夫旁边,丁洁小声问道:“老公,你是不是不希望我过来啊?”

    “我只是不希望你在不声不响的前提下过来,”李泽道,“要不是雨鸥在素描,我刚刚已经把薇薇带走了。一旦我把薇薇带走,你不就见不到我们了吗?”

    “没事,就当是出来逛街。”

    “你和她姑姑怎么会认识的?”李泽道,“她姑姑是走秀主持人,佳丽那么的多,照理来说你和她不可能认识,更不可能会有她的联系方式的。”

    “其实是这样的,”丁洁道,“我一共去过会所三次,每次都是用慕儿这个名字。老公你也知道慕儿其实是小莲在会所里用的假名,所以当第二次我在化妆间里待着时,菲姐就主动和我交谈。她是认识小莲的,所以她就问我和小莲是什么关系。我说小莲因为被老公盯着,所以就由我来代替小莲走秀,她就直接要了我的微信号。我没有问她为什么要我的微信号,但我觉得就是为了核实身份吧。”

    “所以你是因为林慧莲没空,你才替她走秀的?”

    “也不是,”丁洁道,“我是要在最快的时间内赚到钱还高利贷,否则利滚利会特别恐怖的。前几天我看到一则新闻,一个女大学生因为裸贷也自杀了。在自杀之前,她积累的贷款一共五十万元,实际上她自己真正贷款的钱连十万元都没有,那多出的四十万元都是利滚利滚出来的。这样的例子真的很多,我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只能以这种会让你生气的方式赚到钱还高利贷了。反正第一次参加走秀的时候,慧姐就是让我顶替小莲,因为小莲的身价已经很高了。假如我是以新人的方式来参加走秀,我的身价可能连梅花5都没有,所以连着的三次我才都会用她的假名走秀。”

    “点了你的那个会员绝对是傻逼。”

    “怎么说?”

    “只有傻逼才会愿意给你三张梅花j,而且是在没有碰你的前提下。”

    “有些人的想法是我们捉摸不透的,”叹了一口气后,丁洁道,“其实我有和他说我借了高利贷的事,所以他估计是看我可怜,才会这样帮我吧。在我看来,那些会员选妃的目的虽然是包夜,但其中还是会有些好人的。加上我那三个晚上都没有在外面过夜,所以老公你应该会相信我所说的话。”

    李泽自然不信,可他搞不懂为什么他妻子没有在外面过夜。

    他甚至觉得,他妻子是有和会员做好约定,比如第二天找个时间再做嗳。

    这样的话,就可以避免在外面过夜了。

    在没有找到知情者之前,对于真相如何,李泽都不清楚。

    要是真的找不到真相,那或许只能直接提出离婚了。

    互相沉默了好一会儿后,丁洁问道:“老公,今晚你去忙什么事了?”

    “你过来,我跟你说一件事。”

    站起身后,李泽朝外阳台走去。

    见状,丁洁只好跟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