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2章 娇妻倾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姑姑那有些刺耳的声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的刘雨鸥道:“姑姑,我不是小孩子,所以选择和谁在一起是我的权利。再说了,李泽和丁洁迟早是要离婚,所以我迟早是会和李泽在一起的。对于丁洁在蔷薇会所里所做的事,我是不清楚,但你肯定清楚。当然,我知道姑姑你是绝对不可能和我说的,所以我也懒得问。”

    “你怎么就是不明白!李泽那种男人靠不住!”

    “难道一定要很有钱的男人才靠得住?”翘起二郎腿后,哼出声的刘雨鸥道,“姑姑,我告诉你,男人越是有钱越靠不住,越是爱耍嘴皮子的也靠不住,越是爱在外面喝酒泡吧的也靠不住。综上所述,李泽比你认识的男人都来得靠谱。”

    “小欧,你才十七岁,你……”

    “我就快十八岁了。”

    “我不管你是不是快十八岁,反正你现在一点儿也不成熟,”电话那头的刘菲菲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答应让你们两个人在一起的。再说了,你这样的想法是不是有问题?人家是夫妻,你却想着他们离婚。”

    “丁洁又不是好女人,所以他们离婚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她是不是好女人不是由你说了算。”

    “但她参加过三次走秀,这个就足以断定她并非好女人。”

    “按照你的逻辑,我负责主持选妃活动,那我也不是好女人了?”

    “至少你没有跟其他男人过夜。”

    “这样吧,假如你想和他在一起,那也必须读完大学。”

    “不要,我暑假的时候就要和他在一起。”

    “你真的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我喜欢他,这就是我不听话的理由。”

    “等再过个几年,你就会发觉自己现在的想法极度幼稚。”

    “或许我会发觉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就这样吧,我不想多说什么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嘟……嘟……

    姑姑挂机后,刘雨鸥顺手将手机放在了沙发上。

    看着这个空荡荡的客厅,刘雨鸥心情变得非常压抑。

    刘雨鸥以前有自残的习惯,很喜欢体验那种皮肤被刀片割开的疼痛感。只有感觉到疼痛感,她才能觉得自己确确实实活着。而在和李泽熟悉了以后,刘雨鸥便抛弃了这样的习惯。可不知为什么,在和姑姑聊完以后,心情变得压抑的刘雨鸥又想自残。

    长长叹了一口气后,刘雨鸥直接躺在了沙发上。

    望着那挂在墙上的油画,翻身背对着沙发里侧的刘雨鸥闭上了眼。

    临近十一点,李泽和妻子女儿才回到家中。

    将依旧睡得很香的女儿放在次卧室的床上后,李泽这才走出次卧室。

    “老公,我们是不是该去洗澡了?”

    看着正站在主卧室里脱衣服的妻子,李泽眉头皱了下。

    他确实需要洗澡,因为他早已出了一身的汗。可要是和妻子洗鸳鸯浴,李泽还真怕自己会把持不住。对于像他妻子这样的女人,他是真的不想再上。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他妻子非常虚伪,虚伪到狡诈的地步。而看到妻子脱下文胸,让那两颗充满分量的肉弹完全展现出来时,李泽却觉得他好像突然被电流击中。

    终究,他依旧对他妻子的身体有所迷恋。

    忍着喉咙干燥的感觉后,李泽道:“你先去洗吧,我待会儿再洗。”

    “都十一点了,一块洗呗!”

    “哦,好。”

    因找不出合理的理由来,李泽也只好同意。

    “我先去卫生间里等你,老公你记得快点。”

    看着只穿着内裤朝卫生间走去的妻子,李泽轻轻咽下了口水。

    在主卧室里脱得一件都不剩后,李泽朝卫生间走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好多天没有做过爱的缘故,当李泽知道自己即将看到妻子的胴体时,他那玩意就渐渐觉醒。在快要走进卫生间时,已经处于最佳状态。他是想让这玩意再次沉睡,可惜真的是无能为力。

    听到动静,正在放水的丁洁往门口看去。

    看到丈夫如此强烈的反应后,有些吃惊的丁洁问道:“老公,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

    “归家心切吗?”笑出声的丁洁道,“好多天没有回家,看来它真的是很想回家了。老公,你过来,我先帮你擦背。”

    说话的同时,丁洁已经拿下了喷头。

    李泽没有说话,而是走过去并背对着妻子。

    试了试水温,确定没有问题后,丁洁便将温水淋在了丈夫背上,纤细的手指还在丈夫背上游走着。将背部都淋湿以后,丁洁便让丈夫转过来,让温水将丈夫前面也弄湿。而之后,丁洁才往自己身上淋浴。在自己身体也湿哒哒之后,丁洁倒了些沐浴露在浴球上,以极为温柔的方式帮丈夫擦背。

    擦完后,丁洁将浴球递给丈夫,并道:“老公,轮你帮我擦了。”

    李泽不想帮忙,但还是本能地接过来。

    背对着丈夫后,丁洁道:“记得要擦干净一点,这样晚上会睡得更安稳。”

    看了眼妻子那翘挺的蜜臀,李泽喉咙变得更加干燥。

    因为温水的滋润,他妻子的肌肤那种白皙的程度简直就跟牛奶似的。加上他妻子又是背对着他,那翘挺的臀瓣就好像是在召唤他的进攻,所以他的理性正被欲火不断啃食着。

    就在李泽犹豫之际,他妻子往后退了两步。

    这一退,直接让他那玩意碰到了他妻子那最为柔软的地带。

    随手将浴球扔在洗手池里以后,李泽直接抓住了他妻子的腰部。

    “老公?”有些欣喜,却又假装惊讶的丁洁问道,“你想干嘛啊?”

    李泽没有说话,他是在调整姿势后选择长驱直入。

    丁洁怎么也没想到丈夫会如此野蛮,但她却是极为受用。

    因怕吵醒女儿,丁洁是紧紧咬着牙关。

    同一时间,半岛酒店707。

    因为晚上被丈夫捉奸,儿子又被丈夫带走,徐良还和她断了联系,所以于慧郁闷得不行。加上她下面还有些疼,所以她是准备在客房里睡一个晚上,等明天再离开。

    就在她准备关机睡觉时,她妈妈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