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6章 不像不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教书?那是准备开美术培训班吗?”

    “对啊,”李泽道,“当老师的工资太低,所以我想自己当老板,这样或许能赚到更多的钱。其实人的心态真的很重要,一旦心态变了,就有可能会觉得自己赚得太少。当然了,有时候也有可能觉得自己赚得太多。”

    “没有谁会嫌自己赚太多钱的。”

    “也是。”

    看了片刻后,孙兰娜道:“李老师你的事业线由小线连接而成,这说明你一生的命运如波涛起伏,变幻不定,容易三心二意。工作不专心,生活无动力。且思考和动作都无法一致。属于说一套做一套之人,至于住居和职业也是一再地变换。总是找不到合适自己的工作。善变,不懂得把握时机。”

    听完孙兰娜说的,笑出声的李泽道:“很显然,你这样的判断是错的。就当居住地和职业来说,我这几年都没有变过。要不是想着赚更多的钱,我可能连老师这份工作都想干一辈子。孙老师,对于我的一些事,你应该是了解的,所以你应该根据我的实际情况进行分析才是。”

    “我主要是根据你的事业线进行分析的。”

    “不准。”

    “要是真的很准,我岂不是可以去当大师了?”

    听到孙兰娜这话,李泽只是笑了笑。

    临近十一点,李泽便用美团外卖订午餐。

    十一点半,午餐总算送到。

    吃完又休息到十二点半,李泽给业主发了个微信消息。确定业主会在五分钟内赶到后,等了两分钟的李泽便和孙兰娜一块下楼。这个业主要出租的套房刚好在李泽家的正下方,所以李泽还调侃似的说wifi都可以用他家的。

    约过五分钟,业主总算是到了。

    四十岁左右,一米七个头,戴着一副眼镜。长得虽瘦,但却有着比较明显的啤酒肚,而且是典型的地中海。

    他自称叫王大官。

    李泽还问这名字是真的还是假的,王大官则说是真的。

    还说是因为他爸妈希望他能当大官,所以就取了这样的名字。

    李泽有问他是不是当官的,他则说是在水利局那边上班。

    还说他和他的家人现在都是住在水利局附近,所以这边这套房子一直空着。基本上除了每两个星期会过来打扫一次以外,其他时间都不会过来。也说了现在既然房子出租出去了,以后也就不需要再过来打扫了。

    房子是两室一厅,面积在八十平方米左右。

    因为家具电器之类的都非常齐全,而且还是精装修,所以一千五的房租并不算贵。

    讲得直白了点,这样的房子一般出租价格是在两千元前后。

    检查了下热水器、煤气灶、空调、冰箱等设备,确定没问题的李泽才在王大官带来的租房合同上签字,并当着王大官的面将四千五的房租转账到了王大官的微信上。他们采取的是押二付一,所以才需要一次性支付三个月的房租。至于身份证复印件,李泽并没有提供,而是直接让王大官用手机拍下他的身份证的正反面。

    核实了电表读数以及煤气表读数,又告诉李泽物业费和水费直接去物业那边交就可以以后,将三把钥匙交到李泽手里的王大官这才离开。

    王大官离开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孙兰娜道:“李老师,这房租我就先欠着,等以后有钱了我再还给你。”

    “不用还,这是我该做的。”

    “什么?”

    “你现在处于最困难的时期,所以我当然有义务帮你了。”

    “你就不怕我赖上你?”

    “你看我像是那种可以随便让人赖上的笨蛋吗?”

    “不像,不像。”

    说罢,孙兰娜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感觉到整个人都被弹起来后,孙兰娜道:“这沙发的质量真好,比我以前用的那个沙发好多了。李老师,我跟你说哦,王大官这个人虽然穿得很普通,态度也很谦逊,但他肯定很有钱。先不说他有两套房子,就拿这房子的装修和家具电器来说,都是非常好的。刚刚你们在聊天的时候,我特意查了下这沙发的售价,接近一万三。所以我觉得既然他不经常过来,但李老师你干脆把他家里的东西都搬到你上面去,把你家里的那些搬下来。等哪天我准备退房了,我们再换回来。”

    坐在孙兰娜旁边后,李泽道:“我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其实不高,而且这样的做法会让我很不安。”

    “我跟你开玩笑的。”

    “我知道的,”将钥匙递给孙兰娜后,李泽道,“大门钥匙,两个卧室的钥匙。等有空的时候你去配一副给我,这样稳妥些。对了,只要配大门钥匙就好,卧室的钥匙就不用了。”

    “为什么不用?”

    “反正就是不用。”

    “但我觉得有必要,”孙兰娜笑眯眯道,“我睡觉的时候有将门反锁的习惯,而要是我在房间里出了什么事,你又进不来的话,那岂不是糟糕透顶了?下午我抽个时间去配钥匙,然后再找个时间把钥匙交给李老师你。对了,既然李老师你晚上要出去和别人吃饭,那我是不是可以去帮忙接薇薇了?”

    “可以啊,到时候你们三个人一块吃晚饭吧。”

    “三个人?”

    “还有我老婆。”

    “哦,好,”拿出手机后,孙兰娜道,“那麻烦你把你老婆的微信号发给我。”

    听到孙兰娜这话,李泽也拿出了手机。

    不过他不是发微信号给孙兰娜,而是直接将他妻子的微信名片发送给了孙兰娜。

    孙兰娜向他妻子发出添加好友的请求后,李泽道:“我有说过我老婆有在蔷薇会所里走过秀,但我希望孙老师你当做完全不知道。”

    “那李老师你的态度呢?”

    “我的态度?”

    “是啊,”孙兰娜道,“我就是想知道李老师你是准备继续和你老婆过日子,还是说选择离婚。在我的印象里,李老师你属于那种比较正直的男人。要不然像当初我当着你的面用自蔚器自蔚时,李老师你不可能把持得住的。正因为你比较正直,不愿意做出背叛你老婆的事来,所以你应该是极度痛恨你老婆背叛你的。”

    “我不确定她有没有背叛我。”

    在说出这句话后,李泽都想扇自己一巴掌。

    先不说他妻子在会所里做了什么,单单就那被剃光的耻毛,还有那张是在那个下午得到的梅花j,难道还不足以推断出他妻子已经出轨,已经被其他男人搞过吗?

    李泽知道可以推断出来,但他却想着去寻找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比如耻毛真的是他妻子自己剃的,梅花j真的是林慧莲交给他妻子的。

    这样的可能性很搞笑,所以李泽都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不管怎么说,不论真相是什么,他都必须和妻子离婚。

    对于这种假面娇妻,真的不能去留恋。

    想到此,李泽长长叹了一口气。

    坐了片刻后,站起身的李泽道:“你先午休吧,我上楼了。”

    “对了,”孙兰娜道,“李老师,我想问你一件事。要是你方便的话,你就告诉我。要是你不方便的话,你就当我没有问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