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2章 遗憾终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拿到协议后,看都没看的李泽直接将协议撕成两半。

    将协议放在一旁后,李泽道:“在你中午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有动心过一瞬间,但之后我就打消了和你作交换的念头。菲姐,这么和你说吧。哪怕我永远不知道我老婆在会所里做了什么,我也不会出卖雨鸥的。不是因为我爱她,是因为我不想伤害到她。她对我很好,让我有种受宠若惊的错觉,所以我不会用如此冰冷的方式回应她对我的好的。她以前没有谈过恋爱,所以我勉强算是她的初恋,所以如果我在这份协议上签字了,那无疑会对她造成巨大的伤害。作为她的姑姑,你应该明白这种伤害是有可能一辈子也没办法愈合的。”

    听到李泽这番话,主卧室里的刘雨鸥的眼泪立马流了下来。

    怕哭出声,刘雨鸥只好捂着嘴巴,而她那娇小的身躯正随着流泪而微微抖动着。

    至于刘菲菲,她是直接被气到了。

    她原以为李泽会在协议上签字,怎知李泽居然毫不犹豫地撕毁了协议!

    当然更让她生气的是,李泽这样的方式简直就像是在对她侄女表白!

    轻轻叹了一口气后,刘菲菲道:“李泽,她还只是个高中生,心智根本就不成熟,所以她根本就不爱你。因为她妈妈的死,她和她爸爸一直有矛盾,所以是在我的关怀下长大的。可能是因为缺失父爱,当性格温和的你出现在她的身边时,她才会觉得她爱上了你。这根本就不是爱,只是一种依赖罢了。以后她去上大学,遇到一个类似的男人,她就会移情别恋的。”

    “菲姐,可能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李泽道,“我不管雨鸥对我是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我都会想办法引导雨鸥,让她尽量不走歪路。”

    “但我问你,你到底爱不爱我侄女?”

    “我喜欢她,但还没有上升到爱的地步。再说了,我现在都还没有离婚,如果就贸然爱上另一个女人,那我是不是很没有责任心。所以哪怕我会爱上她,那也是等我离婚以后的事。菲姐,我可以向你保证。在我没有离婚之前,我只会像长辈一样关心着雨鸥。”

    “我真不希望某天你变成我的侄女婿。”

    “这个话题只会让你焦躁不安,所以我是建议换个话题,顺便继续品尝这一桌子的好菜。”

    听到李泽这话,刘菲菲只好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端起高脚杯,刘菲菲便咕噜咕噜喝着。

    一口气将一大杯的葡萄酒都喝完后,刘菲菲又给自己倒满。

    见状,李泽道:“菲姐,你这样喝酒是很容易醉的。”

    “你别做梦了,我的酒量比你见过的任何人都来得好。”

    “一般说自己酒量好的人都不怎么样。”

    “我现在心情非常的差,所以请不要限制我。”

    “我没有限制你,我只是担心待会儿你会像一条死鱼似的。”

    “那样你不就有机会了?”

    “不好意思,我对菲姐你不感兴趣。”

    “扯淡,”刘菲菲道,“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所有会员都想上我。他们都偏爱成熟型女人,尤其是我这种身材匀称的。上次坐在你的腿上的时候,我明显能感觉到你的腿部肌肉一直紧绷着,这说明你的身体是很兴奋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担心被我侄女看到,你很可能已经抱着我,更有可能直接用你的裤裆紧紧贴着我的屁股了。要是我说你可以当着那些会员的面操我,而且还不会被我侄女知道,你很可能已经拉开拉链,将你那肮脏的东西掏出来了。”

    听到刘菲菲这话,笑了笑的李泽道:“菲姐,你是将我和其他会员等同起来了。如果是其他会员,指不定真的像你说的这样,但我不会。这么和你说吧,如果我是那种很随便的男人,那我早就可以得到雨鸥了。总而言之,不论你成熟到什么地步,那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至于那时候我的腿部肌肉为什么会紧绷,这其实是因为我有些紧张。假如我完全没有感觉,那只能说明我对这样的事已经习以为常,所以我百分百是个花花公子。”

    李泽的解释让刘菲菲不知道怎么回答,所以喝了一口酒后,刘菲菲道:“我很讨厌老师,因为嘴巴就跟机关枪似的,嗒嗒嗒个不停。”

    “菲姐,多吃点菜,别浪费了。”

    刘菲菲没有理会李泽,但她有夹起一块糖醋排骨送到嘴里。

    过了片刻后,刘菲菲道:“李泽,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肯离开我侄女,我就告诉你你老婆在会所里所做的一切。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和你说,在这个世界上,唯有我知道她在会所里所做的一切,其他人统统都不知道,就连我老公也不知道。我老公偶尔会以会员的身份坐在会员区当观众,但对于你老婆,他是没什么印象。因为你老婆一直都戴着面具,和其他第三批次的佳丽没什么两样,所以我老公当然就没有印象了。反正你肯和我说这个交易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至于协议,我也不需要你签。反正我要的很简单,就是要一个没有法律效应的口头协议罢了。”

    “菲姐,这个话题不需要再讨论了。”

    “你难道真的愿意一辈子都不知道真相吗?”

    “不管能不能知道,反正我不会和你做这样的交易。雨鸥是我的学生,不是我的筹码,希望你能明白这点。”

    “如果你这辈子都不知道真相,那你会遗憾终身的。”

    “在每个人的一生中,他们或多或少都会留有遗憾,所以再多个遗憾对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如果这么豁达的话,你早就和你老婆离婚了。”

    “其实我很想知道一点,”李泽道,“你和我老婆认识,我老婆还跟你要过雨鸥的家庭地址,这是不是说明你早就将我和雨鸥的事告诉我老婆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