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9章 别装蒜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冷冷一笑,付卫东当即砍了下去。

    高子的双腿已经被废了,所以哪怕看到付卫东要砍下他的左手臂,他能做的也就是急忙将左手臂往后面移去。他确实把左手臂移到了后面,但付卫东却是一刀砍在了他的肩膀上。这一刀用足了力道,剧痛让高子惨叫连连,鲜血更是溅在了付卫东的脸上以及衣服上。付卫东没有放过高子的打算,所以他直接用膝盖压住了高子的脖子,迫使高子没办法挪开。

    在高子准备用右手推开付卫东时,付卫东一枪打在了高子右肩膀处。

    这一枪直接让高子控制不了右手,所以他的右手就直接搭在了地板上。

    哼着柯受良的《大哥》,显得有些兴奋的付卫东就用菜刀一下又一下砍着高子的左手肩膀。

    砍了十几刀,高子的整条左手就被付卫东给砍了下来。

    抓起高子的左手站起身后,付卫东道:“这是你的左手,接下来是你的右手。然后是左腿和右腿,这样你就连爬都爬不了了。其实我蛮喜欢你选的这个房子的,周围都没有人住,所以只要不是有人走近了,那谁也不知道这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要不然的话,我刚刚就会先把你的嘴巴给堵住了。高子,我知道你有个四岁大的儿子在乡下,好像是你爸妈带着的吧?”

    “你如果敢动我……”

    没等高子说完,付卫东一脚踢在了断口处。

    “啊!!!”

    听到高子那有些凄厉的惨叫,啧了一声的付卫东道:“你现在就跟一头待宰的死狗没什么两样,所以请不要威胁我,更不要和我谈条件。你已经跟了我一年,你应该了解我的脾气。所以你应该是要尽量讨好我,而不是在刺激我。我跟你说,如果不是你把那批毒品私吞了,还说不跟我混,我是不可能会做到这样的地步的。我顺便再告诉你一句,我不会杀掉你,我要让你在痛苦和绝望中活下去。哦,对了,待会儿警察会来找你,他们会问你一些和我有关的事。你记得和警察好好配合,这样他们或许会早点抓到我。我再透露给你一个信息,我短期内不会去找李泽一家人的麻烦,因为我不会傻到自投罗网。我会暂时找个很偏僻的地方住上一阵子,等风头过了再回厦门。所以如果他们要抓我,麻烦等我回厦门的时候。”

    说完,付卫东就像刚刚那样将高子的右手也给砍了下来。

    从高子口袋里掏出手机后,付卫东便打110。

    打通以后,付卫东将手机压在了高子耳朵上。

    高子向警方求救之际,付卫东已经走出了厨房。

    拿起茶几上的纸巾盒,抽了六张纸巾后,付卫东便用这纸巾擦去了脸上的血迹。

    将纸巾扔在地上,付卫东便快步离开,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几乎同时,李泽已经走到了家门口。

    敲了敲门,等了半分钟,见没有人开门,有些担心的李泽只好用钥匙打开了门。

    听到主卧室传来伸吟,连鞋子都不想换的李泽当即加快了步伐。

    他看到孙兰娜正蜷缩在床上,他妻子则是坐在一旁。

    知道孙兰娜毒瘾发作后,没有说话的李泽是直接退出了主卧室。

    因为痛苦,孙兰娜除了时不时伸吟以外,她的娇躯还不停地打着哆嗦。她紧紧咬着下嘴唇,脸上尽是香汗。其实不只是她的脸,就连她身体的其他地方都在冒汗,所以她穿的连衣裙都因为汗渍而和肌肤黏在了一起。

    “再熬一熬,”丁洁道,“痛苦很快就会过去了。”

    孙兰娜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态,因为她现在难受得都想寻死。

    现在的难受程度没有刚开始戒毒的时候来得夸张,但也足以让孙兰娜痛不欲生,所以她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看到这情况,丁洁忙用纸巾帮孙兰娜擦拭。

    坐了片刻,丁洁走出了主卧室。

    丁洁正想和丈夫说话,她丈夫的手机突然响了。

    见是刘刚打来的电话,犹豫了下的李泽还是接通。

    接通的同时,李泽已经忘外阳台走去。

    “喂,您好。”

    “你跟我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雨鸥她姑姑和你说的吗?”

    “你简直就不配当老师!居然连学生也不放过!”

    “刘先生,你可能误会了,”李泽忙解释道,“我并没有对雨鸥怎么样,我一直都是将她当成我的学生来看待。”

    “看待个几把!”刘刚破口骂道,“既然你们两个人敢当着我妹妹的面接吻!那就说明你绝对搞过了我女儿!当初我就不应该让你们两个人单独相处!更不应该让你当她的监护人!否则情况也不会发展到这地步!”

    “是她自己主动的,我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我不管是谁主动的!反正你们两个人就是接吻了!从现在开始!我不允许你再接近我女儿!否则我就搞死你!”

    刘刚气在头上,李泽也不想和刘刚辩解,所以他道:“行,我知道了。”

    嘟……嘟……

    刘刚挂机后,李泽长长叹了一口气。

    “老公,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妻子这话,没有转过身的李泽皱紧了眉头。

    数秒后,转过身的李泽问道:“对于我和雨鸥之间的事,你是不是都听菲姐说了?”

    “哪方面?”

    “别装蒜了,她肯定有和你说过。”

    “老公你是指她喜欢你的方面吗?”

    “是。”

    “菲姐确实有说过,不过我没有放在心上,”笑了笑的丁洁道,“小欧她还小,所以她并不知道什么才是爱,所以我一直觉得她对你的好感只能算是恋父情结。加上我对老公你很有信心,知道你是一个很有分寸的男人,所以我是不会问你和小欧之间的事的。”

    “我今晚和她接吻了。”

    丁洁之前还面带微笑,可听到丈夫这话后,丁洁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柳眉一皱后,丁洁问道:“老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反正就算我不和你说,菲姐也会和你说的,所以我干脆和你说得了,”李泽道,“今晚请我吃饭的是菲姐,她让我和她签一份协议。只要我在协议上签字,保证不再和雨鸥私底下见面,她就会将你在会所里所做的事全部说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