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6章 超级红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刘菲菲这回答后,丁洁问道:“那你什么时候打电话给我老公?”

    “在你确保他们两个人不再见面之后。”

    “菲姐,其实你可以相信我,所以你今天就可以找个时间打电话给我老公了。”

    “我都想不出办法来,所以我觉得你可能是在骗我。”

    “假如我一周内没办法让他们两个人分开,那你就告诉我老公实情,如何?”

    “也行吧,那我今天抽空打电话给他。”

    “谢谢菲姐。”

    “你到底是准备怎么做?”

    “这个就不用菲姐你操心了,”笑了笑的丁洁道,“他是我老公,我自然也不希望他和你侄女之间不清不楚的。反正我们有着共同目标,所以只要做好各自分内的事就行了。”

    “小洁,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吧。”

    “你是不是有在类似的会所待过?”

    “菲姐,我听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老公第一次来蔷薇会所找你时,我有和老板说过这事,”电话那头的刘菲菲道,“老板先是问我你老公找的是不是林慧莲,我说是你,结果老板就笑出了声。他还说没想到超级红人的老公会是个老师,可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称呼你为超级红人。你在蔷薇会所只走秀过三次,每次都是戴着面具,而且还是顶替林慧莲的身份,所以超级红人这样的词汇应该和你没有半点关系才对。我有问过老板这事,他是叫我别多问,所以这个疑问老是会在我脑海里冒出来。到底,超级红人是什么含义?”

    刘菲菲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丁洁的眉头皱得非常紧。

    待刘菲菲说完后,丁洁道:“可能只是他随口说的,根本就没有任何含义。”

    “不可能是随口说的,所以我总觉得你们两个人很早就认识了。”

    “蔷薇会所的老板叫什么?”

    “你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丁洁道,“如果我知道了,我也就不会问你了。”

    “我不能透露他的身份,”刘菲菲道,“一旦我透露了他的身份,又不小心被警察盯上的话,那会给他惹来不小的麻烦。当初禁色俱乐部发展得如日中天的时候,我和老板有去考察过禁色俱乐部,想将他们那颇为森严的制度引用到蔷薇会所。也就是建立一套完整的管理体系,并保存着足以让会员心惊胆战的资料。可在准备实施的时候,禁色俱乐部就被捣毁,身为国王的肖勇到现在还在坐牢。这说明我们觉得保留的资料越是多,对管理层反而越不利。所以我们保留的资料非常少,这样可以确保自身的安全。加上每位会员进入蔷薇会所都要进行身份证核查,所以蔷薇会所的安全系数其实比禁色俱乐部来得高。”

    “算了,”丁洁道,“反正我不会再去蔷薇会所走秀,所以老板是谁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告诉你,超级红人这个词汇显然是你老板随口说的,根本就没有半点依据。类似的会所我只去过蔷薇会所,没有去过其他会所。”

    “我还以为你有去过类似的会所,而且是那边的头牌。”

    “绝对没有。”

    “随便吧,反正这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我跟你说,我也不希望你再和蔷薇会所扯上关系,因为我担心你老公会为了你而报警之类的。”

    “放心吧,我和蔷薇会所已经再无瓜葛。”

    “先这样,我打个电话给你老公。”

    “谢谢菲姐。”

    “不客气,各取所需罢了。”

    没等丁洁说话,刘菲菲已经断了语音聊天。

    随后,丁洁走进了公司。

    对于她们两个人的谈话,身在办公室的李泽是听得一清二楚。

    她们的谈话让李泽有三个发现。

    第一,他妻子被会员选中的三次都去了专门用来做嗳的三楼。

    第二,他妻子准备让刘雨鸥和他分开。

    第三,会所老板和他妻子以前可能认识,还因为某个原因称呼他妻子为超级红人。

    因为妻子的耻毛有被刮掉的缘故,所以哪怕他妻子三次都有在三楼和会员做嗳,李泽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可想到那样的画面,李泽心里还是极度烦躁。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他妻子那三个晚上都没有在外面过夜,原来是已经在会所里和客人做了爱,所以才不用在外面过夜。

    这样的事实让李泽难以接受,他真的很想直接离婚。

    可如果现在提出离婚,他又有些不爽。

    以前他寻找证据是为了证明妻子是清白的,后面寻找证据是为了顺利离婚,现在寻找证据却是为了揭穿他妻子那极度虚伪的一面,让他妻子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并在懊悔中度过一辈子。

    对于他妻子要如何让他和刘雨鸥分开,李泽还真的是很感兴趣。

    他妻子刚刚有说离不离开的决定权在刘雨鸥那边,这点确实没错。

    所以李泽就在想着,他妻子估计是要制造足以让刘雨鸥对他产生绝望念头的误会。

    假如真是这样,那他必须提前和刘雨鸥打个招呼,要不然刘雨鸥就很有可能中了他妻子的圈套。

    其实李泽最想知道的还是关于超级红人这点。

    透过她们两个人的对话,李泽已经能确定他妻子只在会所走秀三次,并且三次都戴着面具,这确实和超级红人完全不搭边。假如他妻子是超级红人,那绝对有露脸,而且会有不少会员为了上他妻子而竞价。在连竞价都没有的前提下,根本就配不上超级红人这四个字。

    这就意味着,他妻子绝对不是在蔷薇会所得到这称谓的。

    既然不是在蔷薇会所,那又会是在哪里?

    难道真的是在其他会所?

    因为刘菲菲问了相同的问题,所以李泽的思路也受到了刘菲菲的牵引。

    反正不管怎么说,要配得上超级红人这四个字的话,那绝对是要被很多很多男人上过,而且上了之后还愿意花高价去上。在他妻子没有当过演员和模特的前提下,和超级红人沾边的真的只有高级小姐了。

    想得越多,李泽越觉得妻子肮脏,肮脏到让他都有些想吐的地步。

    一想到妻子上下两张嘴接纳过各种各样的男人的几把,而且还极有可能接纳过那些男人的精夜,李泽就浑身不自在。

    要是以后我再和这个婊子做嗳!

    那我李泽就是傻逼!

    就在这时,刘菲菲的电话打了进来。

    看着手机屏幕,想着刘菲菲和他妻子之间的交易,李泽先是冷冷一笑,之后就拿起手机往外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