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7章 我是粗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在甘泉茶艺这边,你过来找我吧。”

    听到孙晓斌这话,拿上包包往外走去的丁洁问道:“不是说在汇豪大厦这边等我的吗?”

    “想在甘泉茶艺这边喝口茶,”电话那头的孙晓斌道,“反正甘泉茶艺就在汇豪大厦旁边,你肯定知道位置的。我先找个地方坐着,你进来之后直接告诉服务员我的名字,她们就会带你来找我了。”

    “我说了,”已经朝公司大门口走去的丁洁道,“我今天公司这边很忙,没办法陪你喝茶喝咖啡什么的。反正你就在茶楼门口等我,我过去以后你把视频交给我,我就回公司。”

    “嫂子,现在是你有求于我,不是我有求于你,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

    听到孙晓斌这话,丁洁沉默了。

    数秒后,孙晓斌道:“我等你过来。”

    嘟……嘟……

    见孙晓斌已经挂机,丁洁就有些郁闷。

    要不是想知道那张截图的真实情况,丁洁绝对不可能会去找孙晓斌。对于孙晓斌的人品,丁洁自然不放心,所以她担心此行会有危险。但甘泉茶艺经营了这么多年,在当地也算是有口碑的,所以在甘泉茶艺里面和孙晓斌见面的话,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吧?

    反正只要不吃不喝孙晓斌递来的东西,那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因为这样的想法,丁洁才稍微安心了些。

    现在是下午四点四十分,所以丁洁是打算拿到视频以后就直接打车回家。

    十分钟后,丁洁出现在了甘泉茶艺的门口。

    走进去后,一穿着白色旗袍的服务员便弯腰道:“下午好。”

    对着服务员笑了笑后,丁洁走了进去。

    因没有在大厅里看到孙晓斌,丁洁便问道:“请问孙晓斌有在这边吗?”

    “他在书香阁,请随我来。”

    见孙晓斌居然开了个包厢,丁洁心里有些不安。

    假如是在时不时有人出入的大厅,那倒是不会有什么危险。可因为孙晓斌特意开了个包厢,丁洁心里顿时没了底。孙晓斌突然给她打电话,又执意要在这里见面,这怎么看都像是个陷阱。

    但已经到了这里,丁洁也不想退缩。

    不管怎么说,她必须确认一下截图里的男人到底是不是她老公!

    她甚至希望截图里的男人不是她老公,但截图里的女生是刘雨鸥。

    这样的话,就能轻易斩断她老公和刘雨鸥之间的联系了。

    在刘菲菲已经履行承诺的前提下,她也必须尽快履行承诺。

    否则的话,刘菲菲肯定会将关于她的所见所闻都说给她老公听,这是她所不希望的。

    因多个因素掺和在一起,哪怕知道可能有风险,丁洁还是决定冒一次险。

    将丁洁带到书香阁前,服务员便在敲门的前提下开口道:“孙先生您好,您朋友已经到了。”

    “进来吧。”

    听到孙晓斌这话,服务员便推开了门。

    看到身材高大,但显得很是猥琐的孙晓斌,丁洁眉头皱了下。

    讲得直白了点,要是丁洁孙晓斌两个人坐在一块的话,那简直就是美女与野兽。

    待丁洁走进去后,全程面带微笑的服务员轻轻带上了门。

    甘泉茶艺这边主打的是古典,所以整个包厢的布局都非常古典。

    实木圈椅,实木方桌,实木地板、纸糊窗户等等。

    看着因为穿连体包臀裙而让完美身材展现无遗,而表情还颇为冷漠,就仿佛是冷美人般的丁洁,孙晓斌喉咙都变得有些干燥。对于喜欢玩年轻女孩的孙晓斌而言,像丁洁这样的少妇的魅力也是非常大的。也正因为如此,当他看到蜂腰翘臀的丁洁就站在自己面前时,他的心情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

    他最大的感慨其实是,像李泽这样普通的男人怎么会娶到这种国色天香级别的女人呢?

    “你总算是来了,”孙晓斌道,“快坐吧,我等你好久了。”

    “我就不坐了,我还得回去,现在已经差不多五点了。”

    “你这样的态度真的让我很不乐意将视频交给你。”

    “我一直在怀疑那张截图是假的,是你让其他人摆拍的,”依旧站着的丁洁道,“你是我老公的同事,你要找一个身材和我老公非常接近的人是很简单的事,更别说是同样款式的衣服了。加上截图很不清晰,看不了细节,所以这就更让我觉得这只是摆拍。”

    听到丁洁这番话,孙晓斌哈哈笑出了声。

    笑完以后,孙晓斌道:“嫂子啊,我是体育老师,是纯粹的粗人,像这种事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跟你说啊,要不是不希望你一直被他蒙骗,我也不可能会主动联系你的。毕竟我和他是同事,平日里关系也不错。可惜啊可惜,自从他最近和刘雨鸥这个女生搭上关系后,他就完全变了。可以这么说,除了上课以外,他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是和刘雨鸥在一起。所以我都在想着,等再过个几年,比如刘雨鸥大学毕业了,我真觉得你老公会直接和你离婚。过个四年的话,嫂子你也超过三十岁了,各方面肯定都没办法和二十二岁的刘雨鸥相提并论。加上她是校花,身材又属于那种顶级的,所以四年后你和刘雨鸥站在一起的话,我真觉得你会黯然失色。”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的提醒?”

    “不用,不用,”孙晓斌笑道,“毕竟我这个人正义感很强,所以这是我应该做的事。”

    “视频呢?”

    丁洁说完后,孙晓斌拿起了一直放在桌上的手机。

    过了十多秒后,女人那颇为压抑的伸吟就在包厢里回荡着,还伴随着身体撞击的声响。

    只是在持续了数秒后,孙晓斌便关闭了视频。

    再次将手机放在桌上后,孙晓斌道:“你要的视频就在我的手机里,只要你肯陪我聊个半小时,那我就将视频奉上。”

    “我说了,我现在要马上回家,我老公和女儿正在家里等着我做饭。”

    “我也说了,是你有求于我,不是我有求于你。”

    “行,”丁洁道,“如果你让我看一眼视频,那我就陪你聊天。”

    “不是已经让你听声音了吗?”

    “这声音听了有什么意义?”丁洁道,“我压根就没有听到我老公或者刘雨鸥说话,所以我完全可以理解为这是你在糊弄我。”

    听到丁洁这话,孙晓斌再次拿起了手机。

    十多秒后,手机传出了刘雨鸥的伸吟。

    “李老师……用力……再用力一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