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8章 更胜一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这句话结束以后,孙晓斌像之前那样关闭了视频。

    再次将手机放在桌上后,孙晓斌问道:“我的筹码足以让你陪我唠嗑半小时不?”

    “就算视频里的女生是刘雨鸥,视频里的男人也不可能会是我老公,”丁洁道,“我老公这个人很老实本分,他绝对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我甚至觉得这是你和刘雨鸥一起设下的圈套,目的就是想让我和我老公离婚,这样刘雨鸥就可以上位了。”

    “你这个观点根本就不成立,”孙晓斌道,“如果这是我和刘雨鸥一起设下的局,那这个局岂不是要牺牲刘雨鸥了?假设视频里的男人不是你老公,而是另外一个男人,那在你老公知道刘雨鸥水性杨花以后,他又怎么可能会让刘雨鸥上位?当然啦,如果你老公是一个喜欢婊子的男人,那倒是有可能。”

    “让我看一下视频!”

    “五点半的时候我可以直接把视频发给你,现在还有半个小时。”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丁洁是本能地往门那边看去,孙晓斌则是道:“请进。”

    推开门后,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茶艺师走了进来。

    见状,孙晓斌道:“你泡好茶就可以走了,不需要表演茶艺。”

    “好的。”

    泡好茶,并说了句“两位慢用”以后,茶艺师便离开了包厢。

    见丁洁依旧站着,孙晓斌道:“嫂子,我只是希望你能陪我唠嗑半小时,这点面子你都不给吗?啧啧,在我的理解离,为了得到视频的你应该是非常配合才对,哪知道居然这样子。算了,算了,你还是走吧,我不喜欢看别人脸色。我跟你说啊,因为我这个人长得难看,又有狐臭,所以我非常不受师生们的欢迎。就拿最近休假的那个孙兰娜老师来说,虽然我和她都姓孙,但她特别讨厌我。她没有明里说,但每次看到我的时候,她都是一脸厌恶的神情,就好像我是乞丐似的。可能是因为受到了太多的冷嘲热讽,所以我特别讨厌这样的人。既然嫂子你也是这样的人,那你赶紧走吧。我跟你说,这个视频是假的,是我故意搞出来的。你老公和刘雨鸥之间的关系很正常,根本就没有过特别亲密的接触。”

    说到这里,孙晓斌端起了茶杯喝了口茶。

    因为有听到刘雨鸥的声音,所以丁洁是下了决心要看到视频的。

    所以在迟疑了下后,丁洁还是坐在了孙晓斌的对面。

    孙晓斌这个人确实长得难看,而且极为猥琐,算是那种看久了都会觉得恶心的类型。

    加上孙晓斌又说他有狐臭,所以丁洁是真的很希望接下来的半个小时能过得快一点。

    又喝了口茶后,孙晓斌问道:“嫂子,怎么还不走?”

    “半个小时后麻烦把视频发给我。”

    “当然可以,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

    “我有见过刘雨鸥,我真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女生。”

    “这不是很正常吗?”孙晓斌笑道,“就像那些做小姐的,你能一眼看出来啊?在她们自己不说的前提下,你看她们也只会认为她们是一般的女人。就说我吧,我虽然长得不好看,给人的第一印象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我其实是一个好人。要不然啊,我也不会想让嫂子你了解实情了。”

    “这就是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

    “对头,就是这个道理,”见丁洁没有喝茶,孙晓斌道,“嫂子,喝茶吧,这茶的味道不错。”

    迟疑了下后,丁洁还是端起了面前的茶杯。

    这茶水是茶艺师泡的,孙晓斌和她茶杯里的茶水都一样,所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正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丁洁便喝下了一杯茶。

    见状,孙晓斌拿起茶壶帮丁洁倒上了一杯。

    看着拥有天使般面容,魔鬼般身材的丁洁,孙晓斌问道:“最近你老公是不是对你挺冷漠的?”

    “还好吧。”

    “你这语气就说明我没有猜错了,”孙晓斌道,“其实在他有了新欢以后,他会对你冷漠也是正常的。在私粮和公粮之间二选一的话,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是会选择私粮。因为私粮的成色更新,口感也更好。公粮的话,因为吃了很多年的缘故,所以自然不太喜欢吃了。”

    “按照你这逻辑,你和你老婆之间的感情并不怎么样了。”

    “都结婚这么多年了,感情肯定不怎么样。”

    “你回答得这么利落,这就说明你其实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

    “我不反对嫂子你这说法,因为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这里面也包括你老公。”

    “请不要将你的思维套用在我老公身上,他和你这种人有着本质的区别。”

    “都在教室里把女生给干了,你还维护她?”

    “我依旧在怀疑视频里的男人不是我老公。”

    “你这是在使用激将法,但这一套对我不管用,”看了下手表后,孙晓斌继续道,“反正我跟你说,只要没有到五点半,我都不会让你看这个视频的。”

    见孙晓斌并不是笨蛋,丁洁的柳叶眉微微皱了下。

    端起茶杯后,丁洁将那只够一口的茶水喝进了肚子里。

    五分钟后,丁洁觉得头有些晕,还有种想呕吐的错觉。

    看着笑得连眼睛都眯起来的孙晓斌,丁洁的目光随即落在了面前的茶杯上。

    因头晕感变得更加强烈的缘故,丁洁急忙站起来。

    才刚站起来,她又坐了下去。

    不是她想坐下去,是因为她的双腿软绵绵的,就好像力气被人抽走了一样。

    看到这状况,表情变得有些狰狞的孙晓斌道:“嫂子,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古人教会我们的道理,而你也有记着。所以在知道我有可能在茶水里下药的前提下,你就一直说想早点离开。可看到我都在喝这茶了,你就觉得应该没问题,所以就放心地喝了。你现在是不是想知道我是在什么时候下的药?你放心,在我搞完你以后,我会和你说的。你也可以放心,我搞你的事不会被你老公知道的。待会儿我会用你的手机发短信给他,说你在公司加班,这样我们就可以操到天荒地老了。”

    听到孙晓斌这话,见孙晓斌已经站了起来,丁洁急得不行。

    可她真的使不上力气,所以在知道马上要被孙晓斌强奸后,丁洁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就算到了现在,她也搞不懂孙晓斌是在什么时候下的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