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1章 怎么找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刘菲菲明知侄女是在开玩笑,但她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侄女,刘菲菲道:“小欧,我和你说一个现象吧。男人其实就像是一条狗,你把它喂得饱饱的,它就会趴在地上呼呼大睡,你怎么叫它,它都不会理你的。但要是你不喂它,它就会像你献殷勤,还一直摇尾巴。所以如果你真的尽全力去满足李泽,李泽是绝对不会珍惜你。记住,只有自己爱惜自己了,那李泽才会爱惜你。”

    “你居然把男人比喻成是一条狗。”

    “但你不觉得很形象吗?”

    “那在姑姑你心里,姑丈是否也是一条狗呢?”

    “当然是,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点。”

    听到姑姑这直截了当的回答,刘雨鸥噗嗤笑出了声。

    笑了好一会儿后,平静下来的刘雨鸥道:“姑姑,我真觉得姑丈很神秘啊,所以我好想和他见上一面。”

    “他是蔷薇会所的老板,不希望在任何人面前露脸的。”

    “我又不是外人。”

    “你确实不是外人,但小心一点总是好的,你也知道蔷薇会所的性质的,”刘菲菲道,“小欧,我准备做鲫鱼。你看你是要吃红烧鲫鱼,还是糖醋鲫鱼,或者是鲫鱼汤。”

    “今天是什么汤?”

    “莲子猪肚汤。”

    “那肯定就不要弄鲫鱼汤了。”

    “那是红烧还是糖醋?”

    “我想下呀,”盯着天花板看了片刻后,刘雨鸥道,“糖醋的吧,我好久没有吃糖醋鱼了。不过糖你得少放一点,我怕会蛀牙。”

    “只要你好好刷牙,又怎么可能会蛀牙?”朝厨房走去后,刘菲菲问道,“上次我给你买的那个电动牙刷好用吗?”

    “好用,就是充电太频繁了,让我都不太喜欢用。”

    “充电不是很简单的事吗?”刘菲菲道,“你的手机基本上每天要充一次电,但电动牙刷一般四五天才充一次电,所以你不要觉得充电麻烦。我跟你说,和普通牙刷比起来,电动牙刷贵了差不多十倍二十倍的。既然这么的贵,那为什么还是有很多人在买呢?这说明……”

    “这说明他们钱多了没地方花。”

    被侄女这么一抢话后,笑出声的刘菲菲道:“不是钱多了没地方花,是因为他们知道电动牙刷会刷得更加干净,牙齿缝里不会有太多的残留物,所以你得保持用电动牙刷的习惯。我跟你说,我以前刷牙都太过温柔,所以我都有牙结石的情况。要是你不好好使用电动牙刷,那你以后也会牙结石的。”

    “牙结石可怕吗?”

    “很很怕,你吃着吃着就感觉牙齿好像突然掉下来了一块。”

    “好恶心的样子。”

    “所以你必须使用电动牙刷。”

    “嗯,明白了。”

    “我去弄鱼,弄好了就可以吃饭了。”

    “姑姑,你把你手机给我玩,我想玩消灭星星。”

    “在房间里充电,你自己去拿。”

    “谢谢姑姑。”

    说完后,刘雨鸥朝主卧室走去。

    其实经过她姑姑勾引李泽一事后,刘雨鸥也在想一个问题,他姑姑到底结婚了没有。李泽有分析过,说他姑姑有可能是蔷薇会所的老板的小三。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他姑丈的真容,就连他姑姑这边也没有结婚照之类的,所以刘雨鸥真担心李泽的推断是对的。

    假如她姑姑是小三,那对她来说也是不小的打击。

    拿起放在床头柜上充电的手机,刘雨鸥顺势坐在了床边。

    输入解锁密码后,刘雨鸥是直接打开了她姑姑的微信。

    随后,刘雨鸥开始看着聊天列表。

    看了三分钟,确定聊天列表里面没有所谓的姑丈后,刘雨鸥就开始查看好友列表。

    她姑丈绝对有在好友列表里,只是不知道是哪个。

    而因她姑姑的微信好友居然有三百多个,所以刘雨鸥头都有些大了。

    试着输入“蔷薇、老板、老公、情夫”等关键字后,刘雨鸥都没有找到相关的好友来。

    不得已,刘雨鸥只好一个一个去查看男性好友的资料。

    花了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刘雨鸥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她姑丈。

    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啊!

    现在的商务人士都有用微信的习惯,所以她姑丈绝对有在她姑姑的微信好友列表里。

    可惜的是,因为男性好友占了近两百个,所以在没有更多信息的前提下,刘雨鸥还真没办法断定哪个才是她姑丈。

    就在这时,她姑姑走到了门前。

    看着正在玩手机的侄女,刘菲菲道:“吃饭了。”

    “哦,好。”

    将手机放在一旁后,刘雨鸥就走了出去。

    刘雨鸥和刘菲菲一块吃晚饭之际,李泽正坐在床边看着他妻子。

    他将他妻子带回家已经差不多有半个小时,而在这半个小时里,他妻子一直没有醒来。要不是呼吸和心跳都很正常,李泽还真的有可能会将他妻子送到医院去了。至于孙兰娜和薇薇,她们两个人是依旧在楼下。李泽有叫美团外卖,所以他是让孙兰娜薇薇两个人先吃。至于他什么时候下楼去吃,他是没有给出准确时间。

    对于下午所发生的事,李泽不确定要不要和孙兰娜提及。

    但就算要提及,也要等到他妻子醒来以后。

    因口渴的缘故,李泽便走出了主卧室。

    李泽倒水之际,他妻子缓缓睁开了眼。

    意识由混沌转为清醒之际,仿佛被针刺到的丁洁猛地坐了起来。

    瞬间,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尽管发觉自己是在家里,她还是没能止住眼泪。

    摸了摸胸口后,丁洁急忙将手伸进包臀裙里。

    将裤袜连同内裤一起拉下后,她便去触碰自己那最为敏感的地带。

    双腿微微哆嗦了下的同时,丁洁已经收回了手。

    闻了闻手指,丁洁只闻到来源于她身体的气味,并没有来源于男人那种液体的腥味。

    这时,李泽走进了主卧室。

    见妻子的裤袜内裤都退至膝盖,李泽忙问道:“怎么了?”

    “老公,我……”

    因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所以丁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甚至觉得,自己应该是有被孙晓斌那个了。

    毕竟在她昏迷的时候,孙晓斌已经朝她走来。

    想到此,丁洁的眉头皱得非常紧,头也随之低下。

    看到这一幕后,想要试探一下妻子的李泽问道:“你下午去哪了?为什么会昏倒在路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