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4章 如此纯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很显然,李泽现在已经没办法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因为他妻子绝对能找出那个隐藏起来的app。

    想到此,脸色好不到哪里去的李泽只好走上楼。

    李泽没有敲门,他是直接拿出钥匙打开了防盗门。

    看到丈夫走进来,丁洁已经知道孙晓斌说的都是真的。

    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看着丈夫后,丁洁问道:“你真的这样做?”

    “如果你不是很多事都瞒着我,我有必要这么做吗?”李泽道,“我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我对你的手机做了手脚,如果不是因为我醒来之后利用app看到了你和孙晓斌有通话记录,我根本就不会特意赶到汇豪大厦那边去。如果我没有赶过去,你已经被孙晓斌给强奸了!”

    “所以对于我最近所做的事,所说的话,你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是。”

    听到丈夫这极为肯定的回答后,捂着脸的丁洁笑出了声。

    她笑得很无奈很无奈,就好像自己被人出卖了似的。

    慢慢拿开手后,丁洁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监听我的?”

    “这周一。”

    “所以你已经知道是我间接害死了于慧?”

    “我知道的不只是这个,”站在客厅中央的李泽道,“我还知道那个在网上传播的视频是你拍的,而在拍摄的时候,你还亲眼看着徐良在搞于慧。我就问你,当你看到除了我以外的男人的几把时,你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在我看来,如果你是一个恪守妇道的女人,你根本就不会亲自去拍摄。正常情况下,你应该是直接叫徐良负责拍摄才对。反正一想到你看着徐良的几把进进出出的,我心里就特别不舒服。”

    “我那时候没有想这么多,我只是想给于慧一个教训,”低着头的丁洁道,“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所以我现在还在懊悔。于慧确实很可恶,因为她威胁我,要求我去陪另一个男人睡。还说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她就去找你。我不怕她找你,但我很讨厌她这样的行为。狗急了会咬人,被她刺激到的我就想着报复她。没想到,陈乐建居然直接把于慧给扔下了楼。”

    “所以我都在想着,你怎么会安然无恙。”

    听到这里,丁洁就知道丈夫并不清楚林慧莲今晚要陪那个副局长过夜一事,所以她道:“因为警方为了尽快结案,所以就把所有责任都推到陈乐建身上。在不想节外生枝的前提下,他们随便问了一些事就放过我了。”

    “所以我应该说是有幸运女神在眷顾你吗?”

    “我不知道是不是幸运女神在眷顾我,但我知道你很爱我。”

    “早就不爱了。”

    “你爱着我的,”看着丈夫后,丁洁道,“如果你不爱我,你今天就不会特意赶过去救我了。”

    “就算我不爱你,我也会这么做的。”

    听到这话,丁洁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所以她的柳叶眉皱得非常紧。

    看着妻子,李泽道:“我一直想知道你会如何离间我和刘雨鸥。”

    “其实我是随口说说的,并没有打算这么做。”

    “那你不怕菲姐倒戈吗?”

    “我没有考虑这点。”

    “现在你总可以告诉我你在会所的事了吧?”

    “其实大部分我都说了,只是一些细节没有说,”丁洁道,“我去会所走秀过三次,每次点我的都是同一个会员。他喜欢和我聊天,了解一些和我有关的事。但因为不喜欢被旁边的会员听到,而且走秀的地方音乐声又太大,所以连着三次他都是带我去三楼的。其实第一次去三楼和后面两次的情况有所不同,第一次我是被他强行带到三楼的。我和他说了我不是小莲,但他说既然我来走秀了,那我就是佳丽,就应该跟他那个。他还说了,如果我不照做的话,第二天我的照片就会在厦门小鱼论坛出现,这样你肯定也会看到的。他说的照片其实不是床照,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我的床照,他说的照片就是我在会所里的照片。因为他的威胁,我只好跟他上了三楼。我那时候就在想着,如果他真的敢碰我的话,我就直接跟他打架。要是打不过他,大不了我就直接从三楼跳下去。不管怎么说,我是你的女人,我绝对不会让其他男人碰我的。”

    听到妻子这好像贞洁烈妇般的话语,李泽只觉得很可笑。

    没等他开口,他妻子又道:“到了三楼以后,我浑身不自在,因为我听到了不少佳丽在叫。加上走廊上还有不少兔女郎在,所以我真觉得蔷薇会所是个道德沦丧的地方。在被会员带进房间后,我就看着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当武器的。结果他突然笑出了声,说之前都是在和我开玩笑,还说只是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和我聊一聊。他的态度转变得特别的快,让我一下子都适应不过来。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满感激他的。要是我遇到的是那种真的想碰我的会员,那我就完蛋了。后面他就是问我为什么要顶替小莲来会所之类的,反正聊了非常多。在三楼差不多待了半个小时吧,他就把梅花j给了我,让我拿去还高利贷。我不好意思收,因为我什么事也没有做,但他说他会去找小莲要补偿的。实际上,他也没有去找小莲。他还说了,既然我还缺十几万的资金缺口,那干脆再来会所走秀两次得了。他说后面连着两次他都会在,所以会负责点我的。他还说了,我必须穿地保守一点,要不然很有可能会因为竞价而导致他点不了我。因为他这些话,我才敢再去走秀两次的。我有问他难道不介意把钱往外丢吗?他说对于他来说,几十万根本不算什么。他还说他打牌的时候,一把都是输赢几十万的。”

    听完妻子所说的,李泽道:“他是蔷薇会所的会员,他去观看选妃活动的目的是玩女人,所以我真不敢相信他居然会如此的纯洁。”

    “他好像之后还有去让其他佳丽陪他过夜吧,反正我不是很清楚。这个你可以问菲姐,他应该比较清楚的。”

    “所以连着的三次他都是在三楼边听你讲故事,边听其他房间传出的伸吟了?”

    “不是讲故事,是和我有关的事。”

    “那他还真的是一个非常无聊的人。”

    “难道你真的希望我被他玩弄吗?”有些生气的丁洁道,“你是我老公,你脑子里不应该有这么肮脏的想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