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4章 何等悲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许队这显得有些焦急的话,李泽还真想将郭佳佳的经历以及今天下午所发生的事都说出来。反正每每想到孙晓斌那狂妄得不行的样子,李泽就恨不得弄死孙晓斌。

    到底,要不要直接告诉许队?

    要是告诉了许队,许队肯定是会将孙晓斌逮捕。

    逮捕不是重点,重点是能不能判孙晓斌有罪。

    更重要的是,孙晓斌会不会被孙苗生给救出来。

    以前李泽一直相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经历了一些事以后,李泽早已不相信这点。他甚至觉得,有些人就因为相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所以就敢于和一些贪官作对,甚至是去举报这些贪官。可结果呢,经常是这些所谓的正义人士倒霉。

    要是李泽没有记错的话,曾经还发生过有人去上访,结果半路被拦了下来,之后直接关进了精神病院去。

    “小李,你有在听吗?”

    “有的,许队,”李泽道,“我就是听人说孙苗生这个人是道上混的,所以我就随口问问。我不认识他,和他也没有瓜葛。至于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事啊,我也就是看到相关的新闻,所以才问的。”

    “真的?”

    “真的。”

    “要是你想跟我说实话了,你就再打电话给我。”

    “我说的就是实话。”

    “是真是假我能分辨,当了三十年刑警的我可不是吃素的。”

    “那行,那我想通了就打电话给你。”

    “被下迷药的人是你老婆?”

    “许队,我在开车,先不聊了。”

    “假如这件事和孙苗生有关,那你就必须和我说清楚,”许队道,“小李,我告诉你,我做梦都想把孙苗生给抓捕归案,更希望他这辈子都别再出去祸害人。”

    “那为什么上次他被放出来了?”

    “证据不足,而且真凶归案。”

    “那个到底是真凶,还是替罪羔羊?”

    “体制内的事很复杂很复杂,你是不会明白的。”

    “所以法律面前并非人人平等。”

    “基本上是平等的。”

    “许队你说这话的时候不心虚吗?”

    被李泽这么一反问后,电话那头的许队只是呵呵笑了两声。

    虽然和许队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李泽能感觉得出许队是那种正义感十足的刑警。但因为生活在体制内,所以许队还是必须遵循体制里的一些原则。要不然的话,许队很可能就会被直接踢出体制以外。这是一种无法言表的悲哀,所以李泽能感觉得出许队这笑声中的无奈。但李泽也清楚,要是有足以将孙苗生定罪的铁证,许队还是会义无反顾去做的。

    “许队,就先这样吧,有空再聊。”

    “行吧,有事你就打电话给我,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

    “好的。”

    说出这两个字后,李泽便挂机。

    随后,李泽往家的方向开去。

    李泽坐在这里和许队打电话的时候,李佳雪一直趴在窗户上看着。

    目送着李泽驾驶着私家车离开后,李佳雪依旧是趴在窗户上。

    对于今晚和李泽的对话,用“压抑”两个字来形容再适合不过。

    上次回家看到丈夫和林美胡来时,李佳雪的心都快要碎了,那一幕真的是让她压抑得都有点儿想自杀。她原以为这种压抑感这辈子只会经历一次,没想到今晚又经历了一次。在明知孙晓斌掌握着一些和丁洁出轨有关的线索,但却不敢对孙晓斌下手,这样的感觉真的特别的压抑。刚刚和李泽静默的近半个小时里,李佳雪一直在想办法。结果直至李泽离开,李佳雪也没有想出办法来。她是主张拿郭佳佳当诱饵,但李泽又不同意这方案。先是说怕这计划被警方识破,之后又说不想让郭佳佳再次经历噩梦般的过去。但在李佳雪看来,既然郭佳佳现在已经是蔷薇会所的佳丽,乐意用身体赚钱,那应该就不会太在乎再次和孙晓斌发生关系才对。

    至少,李佳雪是这样想的。

    又趴了一会儿,李佳雪才拉上窗帘。

    看着这个狭窄且有些乱的单身公寓,李佳雪不免叹了一口气。

    脱掉短袖以及牛仔短裤后,李佳雪将文胸也脱了下来。

    失去文胸的束缚,她那两颗浑圆的雪峰便展现了出来。

    想着在卫生间里被前男友玩弄的场景,李佳雪眉头皱得非常紧。

    穿上睡衣睡裤,李佳雪直接躺在了床上。

    拿起一旁的手机,李佳雪打开了和石嘉杰的聊天窗口。

    她没有发消息过去,而是去看石嘉杰的朋友圈,看今天是否有更新图片。

    可惜没有。

    又看了下石嘉杰的qq,见也没有更新说说后,李佳雪顺手将手机放在了一旁。

    先是平躺,接着是往左侧侧躺,之后是往右侧侧躺。

    不知怎么回事,李佳雪总觉得怎么躺都不舒服,所以她干脆撑起身体,并靠着床头发呆。

    李佳雪依旧在想着该如何帮李泽,却依旧想不出办法来。

    同一时间,香克斯酒店711。

    此时的郑桥已经躺在了床上,林慧莲则是用手和嘴巴服务着郑桥。

    就这样进行了十来分钟后,林慧莲主动拿起了床头柜上的避孕套帮郑桥戴上。

    妩媚一笑后,林慧莲便骑在了郑桥身上。

    随后,林慧莲那厚重的喘息便在房间内回荡着。

    和丈夫做的时候,林慧莲会假装保守,也就是伸吟的时候会尽量压抑着,还会显得很为难地摆出一些她丈夫要求的姿势。而和其他男人做呢,林慧莲的作风会显得格外大胆,所以此时林慧莲的伸吟是随着时间的延续而变得越来越高亢,高亢到让她老公都能知道里面正在进行什么。

    听着妻子的叫浪声,门口的陆远凡依旧没有踢开门的打算。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妻子竟然有如此放浪的一面。

    而奇怪的是,他下面那物一直维持着最佳状态。

    咽下口水后,陆远凡就继续倾听着。

    他恨不得一脚踢开门,以便近距离观看妻子和其他男人欢爱的一幕。

    他都在想着,他是不是心理变态了。

    瞬间,陆远凡的思绪被带回了三年前。

    三年前的五月份,他因为做生意的缘故,有去东莞那边出差半个月。

    在这半个月里,他经历过一件让他想起来就非常有罪恶感的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