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5章 曾几何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以前是做建材生意的,和总部位于东莞市的金亚地产有工作上的往来,而他去东莞主要也是要和金亚地产那边谈一笔大生意。为了能谈成这笔生意,他就决定贿赂当时是金亚地产市场总监的王立学。

    一般来说,很多人谈生意都喜欢去音乐会所。

    去音乐会所当然不是为了喝酒,而是和妹子们的互动。

    只有把客户伺候好了爽了,那要让客户在合同上签字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根据这样的想法,到了东莞的当天,他便将王立学约到了一家妹子作风比较大胆的音乐会所。

    对于他来说,妻子儿子他一直是摆在第一位。

    但为了谈成生意,他还是必须经常出入这样的场合。

    只不过他有个习惯,他可以在包间里和妹子们表现得亲密,但绝对不会把妹子带回酒店过夜。

    要是不表现得亲密,甚至一直和妹子们保持距离,那反而会让客户感到反感。

    那个晚上王立学是有带走一个二十来岁的妹子去开房,他则是自己回了酒店。

    在第二天的早上,王立学就打电话给他,让他去金亚地产那边签合同。

    正常情况下,签了合同他就应该返回厦门。

    但因为王立学说晚上要带他去参加一场别开生面的聚会,所以他就决定再多逗留一天。

    在当天下午,王立学介绍了一个女人给他认识。

    当王立学说这个女人就是他的临时妻子时,他是吓了一大跳。在想起身在厦门家中带孩子的老婆后,他是断然拒绝。可当王立学说要是他拒绝,并且不和这个名叫吴子媚的女人乙夫妻名义参加聚会的话,那合同就直接作废。他那时候虽然拿到了合同,但因为还待在王立学的办公室。所以要是王立学真的要让合同作废,那也是完全能办到的。加上合同能带来约一百万的利润,所以他就只好答应了。他不清楚为什么要和吴子媚以夫妻的名义去参加聚会,但讲真的,那个叫吴子媚的女人看上去非常的有魅力。与其说是有魅力,还不如说是看上去非常骚吧。

    当天晚上,他是和王立学、吴子媚以及王立学老婆一块吃晚饭。

    吃过晚饭以后,王立学就开车载着他们往郊外驶去。

    在来到一栋周围比较偏僻的别墅前,他们三个人很有默契地戴上了只露出嘴巴的威尼斯面具,而那个叫吴子媚的女人也将一张款式一样的面具递给了他。他有问为什么要戴面具,王立学是说戴上面具就不会被人认出来。王立学还和他说,说这次聚会里有不少商界精英,所以可能可以让他将生意做得越来越大。那时候他的公司其实已经出现亏损,加上同行竞争太严重,还发生过老客户被同行以更低价格抢走的情况,所以为了让公司延续下去,他就毫不犹豫地戴上了面具。

    到了别墅里面以后,吴子媚一直挽着他的手臂,还时不时喊他老公。

    加上大厅里十来对都是夫妻,所以他都有些搞不懂这样的聚会到底是要干什么。

    可当他注意到有的男人居然交换老婆,并不介意让其他男人肆意摸他们老婆时,他这才意识到这聚会涉及到了夫妻交换。其实作为结婚多年的男人,陆远凡也知道一些和夫妻交换有关的事,他甚至还对这类的小电影比较感兴趣。所以当他意识到自己仿佛来到了小电影里的荒唐世界时,他其实是很兴奋的。

    当有对夫妻过来和他们聊天,并透露能不能到楼上房间去聊聊天时,陆远凡是直接答应了。

    到了房间里,另一个男人就和吴子媚聊天,他则是和另一个男人的老婆聊天。

    因另一个男人开始和吴子媚亲热,所以他也和另一个男人的老婆亲热。

    尽管吴子媚不是他老婆,但因为吴子媚还时不时喊他老公,所以他就兴奋得不行。

    后面两个女人是都跪趴在床上,他和那个男人则是从后面开始进攻。

    加上吴子媚还一直看着他,一直喊他老公,甚至还问他介不介意,所以陆远凡就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以前从未来过的世外桃源。而当他说不介意老婆被其他男人干,还说希望每天都看到老婆被其他男人干时,他更变得像雄狮般疯狂冲击着。

    结束以后,他就搂着那个男人的老婆,吴子媚则是被那个男人搂着,四个人像朋友一样聊着天。

    他还记得很清楚,那个男人说自己是某家上市公司的前五大股东。

    而当他问那个男人身价多少时,那个男人是笑而不语。

    聚会结束以后,他自然是和王立学、吴子媚以及王立学的老婆一块离开。

    当然,同行的那个女人其实并不是王立学的老婆,只不过是个类似于吴子媚这样的存在罢了。对于这事,陆远凡是回到厦门的时候才知道的。因为他有在网上看到王立学和妻子艾萱出场庆典活动的照片,所以才知道那个女人并非王立学老婆。

    在聚会结束的第二天,他有和王立学一块喝早茶。

    在喝早茶期间,王立学就透露昨晚的聚会是由某个俱乐部发起的,这个俱乐部的宗旨就是夫妻交换。而且这个俱乐部里的成员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所以可以互相帮忙,更可以让一些还不够富裕的人变得更加富裕。再后面王立学直接向他发出了邀请,希望他能说服他妻子一起加入俱乐部。

    可能是因为还没办法下定决心,所以他是婉拒了。

    尽管他婉拒了,但王立学并没有给他脸色看,反而说一周后还有一次聚会,希望他能和吴子媚一块参加。

    因为昨晚的经历让他记忆犹新,所以他就答应了。

    答应了王立学以后,他就和妻子联系,说生意没有这么快谈成,可能还要在东莞待一周。他妻子也没有抱怨,只是叫他一个人在外地要学会照顾自己,千万别生病之类的。他妻子这样嘱咐时,他心里其实是很有罪恶感。但罪恶感越强烈,他就越期待类似昨晚的聚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