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7章 北京烤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出头,李泽驾车离开了所住小区。

    今天是周六,他需要辅导参加省级美术比赛的三名学生,所以他才要赶到学校那边去。

    而此时,几乎一夜未睡的陆远凡被闹钟给吵醒。

    醒来以后,陆远凡做的第一件事是打开手机。

    他期待妻子发消息过来,结果根本就没有。

    想着妻子可能还和那个男人睡在一块,甚至还在亲热后,陆远凡还是打了电话过去。

    陆远凡原以为妻子不会接,哪知道妻子还是接了。

    “老公,怎么啦?”

    “你醒了?”

    “抱歉哦,”电话那头的林慧莲道,“昨晚我被人灌酒了,后面我本来是想回家睡觉的,可因为我和小洁有约好,所以我就去小洁那边过夜了。老公,我刚刚才醒来,有看到你发给我的消息,也就看到你打给我的电话。我本来是想洗漱之后打电话给你的,没想到你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老公,你有没有生我的气呢?”

    听到妻子这解释,想着妻子昨晚所做的事,陆远凡咽下了口水。

    看着那搭起帐篷的地方,陆远凡道:“你是在小洁那边,我当然不会生气了。而且你最近也比较辛苦,所以偶尔喝点酒也没什么事。老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啊?”

    “再过半个小时吧,”顿了顿后,林慧莲问道,“老公,需要帮你带早餐不?”

    “带吧。”

    “晚上我们一块去看电影吧,我听说《咸鱼传奇》挺好看的,”林慧莲道,“刚好咱们儿子在我妈那边带,所以我们这周末要过得像热恋的时候才行。”

    “听你的,”再次咽下口水后,陆远凡道,“赶紧回来,我想你了。”

    “好啊,你等我,我现在就出去。”

    “嗯,我在家里等你。”

    “嗯呐!”

    因妻子没有再说话,所以陆远凡便挂机。

    将手机放在一边,眼睛酸疼的陆远凡便闭上了眼。

    闭上眼以后,陆远凡又想起来了昨晚的事。尽管他没有看到里面发生的场景,但他知道大概情况。其实有时候看不到反而更容易刺激想象力,所以在陆远凡的想象世界里,他妻子真的变得比小姐还来得放浪以及下贱。

    十分钟后,李泽将车驶进了学校。

    在驶进去的时候,门卫还笑着和他打招呼,问他为什么周六了还来学校。当李泽说是要辅导学生时,门卫还说李泽很敬业。

    来到刘雨鸥所在的班级前,见门虚掩着,李泽顺手推开。

    看着正趴在课桌上的刘雨鸥,李泽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走到刘雨鸥面前,见刘雨鸥一点反应都没有,李泽便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刘雨鸥是左侧脸蛋压在胳膊上,所以李泽基本上可以看清楚刘雨鸥的脸。

    看着刘雨鸥那唇线分明的薄唇,那能让刘雨鸥显得更有灵气的长睫毛,以及标志的五官,李泽都有些动心。再加上刘雨鸥的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了不少白皙的风景,所以李泽都很想去吻刘雨鸥。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和妻子的关系越来越恶化,他就越觉得自己离刘雨鸥很进。

    而,他是很想保护刘雨鸥。

    要是刘雨鸥惨遭孙晓斌毒手,那李泽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报警?

    使用暴力拷问孙晓斌?

    不管是第一种办法还是第二种,李泽最怕的都是会遭到孙苗生的报复。

    在这个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年代里,连警察都奈何不了孙苗生,要不然许队就不会显得那么着急了。其实也不是说警察奈何不了孙苗生,只不过没有直接性的证据罢了。如果查到的是间接性的证据,那孙苗生很可能会花钱让其他人来当替罪羔羊。

    正因为担心身边的人受到伤害,李泽才不敢贸然报警,更不敢贸然绑架孙晓斌。

    和付卫东比起来,孙晓斌更是个混蛋!

    操!

    这时,刘雨鸥突然笑了下。

    见刘雨鸥没有睁开眼,嘴角还保持着微笑,李泽就知道刘雨鸥肯定是在做美梦。

    看着刘雨鸥那泛着些许光泽,显得极为诱人的嘴唇,想着上次和刘雨鸥接吻,并去揉刘雨鸥的胸的场景,李泽喉咙都变得有些干燥。

    就在这时,教室的门被敲响。

    见另外两名学生站在门口,笑得很温和的李泽便道:“快进来吧。”

    两名学生走进来之际,像触电了般的刘雨鸥猛地立起了身体。

    见李泽就坐在旁边,刘雨鸥吓得眼睛瞪得格外大,就好像看到了怪物似的。

    三秒后,刘雨鸥还急忙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看到刘雨鸥这副模样,李泽笑着问道:“雨鸥同学,请问你是做什么梦了?”

    “额,”显得有些尴尬的刘雨鸥道,“我梦到我去北京,但航班延误了。刚好我有个朋友她是在南方航空里做空姐,所以她就叫我上机后可以多要点好吃的。后面上了飞机,我就要北京烤鸭了。结果飞机上的乘客都变成了北京烤鸭,还是现烤的那种,害我怎么吃都吃不完。”

    听到刘雨鸥这话,李泽和另外两名学生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抓了抓显得有些乱的头发后,刘雨鸥问道:“老师,我们都到了,现在该干嘛啊?”

    “你们三个先画你们比赛需要的风格,之后我会根据你们的表现进行辅导。”

    “哦,好。”

    他们三个开始准备画画后,怕他们紧张的李泽是直接离开了教室。

    他是站在走廊上,用那种不带感情的眼光望着蔚蓝高空。

    这时,李泽的手机响了。

    见是李佳雪打来的,李泽急忙接通。

    因为在李泽看来,既然李佳雪会打电话给他,那肯定是想到了什么能在不被报复的前提下搞定孙晓斌的办法来。

    所以在接通后,李泽忙问道:“佳雪,怎么了?”

    “我有个想法,但不知道你会不会接受。”

    “你说下。”

    “要不然我还是不说吧,我总觉得你肯定没办法接受,”电话那头的李佳雪道,“但从大局来说,我是觉得这个办法可行的。反正就看你能不能放下自尊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