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6章 已被拘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泽这一刀直接把孙晓斌的右手前手臂都砍了下来。

    所以在鲜血飞溅的同时,孙晓斌的前手臂直接掉在了地上,而且还紧紧握着烟灰缸。

    随着烟灰缸撞击地面所发出的哐啷声响,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处的孙晓斌也是连连惨叫。加上李泽又用极为冷漠的眼神盯着孙晓斌,而且手里依旧握着菜刀,所以孙晓斌只得连连往后退,根本就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嚣张。

    李泽的眼神是很冷漠,但实际上他心里也是怕得要死。

    毕竟,刚刚砍下孙晓斌前手臂的一幕实在是太过血腥了。

    再者,李泽仿佛已经看到自己被批捕的一幕。

    所以此时李泽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选择报警还是直接逃走?

    数秒后,李泽用那颤巍巍的手掏出了手机,并打电话给许队。

    打通后,李泽道:“许队,我要报警。”

    “怎么了?”

    “我老婆昨天被人下药,今天我找到了这个人,但在协商途中,他用菜刀攻击我,之后我把他的菜刀给抢了过来。然后他拿烟灰缸砸我,我不小心把他的手臂给砍了下来。”

    “给我地址!”

    “我要不要坐牢?”

    “快给我地址!”

    李泽也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坐牢,反正他就是直接将地址告诉给了许队。在挂机的时候,许队还让李泽千万不要离开,并让李泽想办法给孙晓斌进行简单包扎。李泽不想这么做,但因为这是许队的命令,所以挂机之后的他只好往卧室走去。可因为孙晓斌锁着房门,李泽也没办法走进去。

    除了不断响起的哀嚎以外,孙晓斌就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所以李泽都在想着,会不会在警察还没有赶到之前,孙晓斌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毙命。

    过了十五分钟左右,防盗门被人用力敲响。

    李泽开门以后,包括许队在内的五名警察就迅速走了进来,李泽还被拷上了手铐。

    随后,李泽和孙晓斌都被带走。

    李泽上的是警车,孙晓斌上的则是救护车。

    到了公安局以后,李泽就被许队审问。

    对于事情经过,李泽有说得非常清楚,只不过他换掉了他去找孙晓斌的原因。真正原因是想搞清楚孙晓斌知道哪些和他妻子有关的事,说出来的原因却变成了去找孙晓斌讨个说法,也就是关于昨天下午孙晓斌对他妻子下迷药一事。

    除了说出这个以外,李泽还说出了孙晓斌曾经强奸郭佳佳一事。

    既然已经被抓来了,那自然是要将孙晓斌所做过的坏事都说出来。

    但李泽知道,孙晓斌做过的坏事肯定不止这两个。

    在被带离审讯室的时候,李泽有问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许队说如果李泽没有撒谎,并且行为被定义为正当防卫的话,情况或许不至于太糟糕。但同时许队也有告诫李泽,在法律面前千万不能撒谎,否则会受到更加严重的处罚。

    之后,李泽就被关进了拘留室。

    这是李泽出生以来第一次被抓捕,所以他真的是非常害怕。

    作为完全没有特权的公民,李泽真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绑住了手脚,现在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他更是在想着,要是孙晓斌的叔叔利用特殊关系要搞死他的话,那也是分分钟的事。只是对于砍下孙晓斌手臂一事,李泽依旧不后悔。要是这次得坐几年牢,那李泽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直接把孙晓斌的小命给取了!

    而此时,丁洁正在赶往公安局的路上。

    之前警方有打电话给她,所以她才立马打车赶往公安局。

    对于丈夫砍下孙晓斌手臂一事,丁洁是完全搞不清状况。她只知道她丈夫是要去学校教包络刘雨鸥在内的三名学生画画,以应付六月底举办的省级美术比赛。尽管搞不清状况,但因为她丈夫确实是犯事了,所以一路上她都非常害怕,就好像害怕会失去丈夫似的。

    到了公安局以后,丁洁是想和丈夫见面,结果说因为正处于刑事侦查阶段,只有代理律师才能见到她丈夫。对于请律师一事,丁洁是完全没有经验。加上她不认识律师,所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是想去找律师事务所,结果在快要离开公安局的时候,她就被一上了年纪的警察给叫住了。这个警察自称叫许施平,是负责她丈夫这个案子的,还询问了她昨天下午是否差点被孙晓斌迷奸。

    不得已,丁洁只好将昨天下午所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

    在让丁洁确保随时都能联系上的前提下,许队便让丁洁先回去等消息。

    在丁洁离开公安局的同时,郭佳佳在父母的陪同下走进了公安局。

    丁洁并不认识郭佳佳,所以和郭佳佳擦身而过的时候,丁洁心里想着的是这个明显哭过的女孩是不是犯了什么事。要是她知道郭佳佳的遭遇,或许她就会进行询问,问清楚她丈夫和郭佳佳之间的事。

    就在丁洁不知道该去哪个律师事务所之际,她的手机响了。

    见是陌生号码,犹豫了下的丁洁还是接通。

    “师母,我是雨鸥,我想知道李老师他怎么样了。”

    对于可能会从自己手里抢走丈夫的女生,丁洁自然是讨厌的。

    但因为早上丈夫有和刘雨鸥接触过,所以丁洁便冷冷问道:“你和他被抓的事是不是有关联?”

    “当然没有啊,”电话那头的刘雨鸥道,“我是后面听学校里的同学讲,我才知道这件事的。”

    “你骗我吧?”丁洁道,“我老公明明说过,说早上是要去学校教你画画的。而且他是在学校里把孙晓斌的手给砍了下来,你还敢说你和这件事没有关联?再加上我知道孙晓斌对你有意思,所以我都怀疑他们两个人是因为你才大动干戈的。”

    “你放屁!”刘雨鸥叫道,“如果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就不会打电话给你了!”

    “再见,我现在没有心思和你吵架。作为学生,我建议你将时间花在学习上,别花在如果勾引其他女人的老公上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