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7章 局势紧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啊,”电话那头的刘雨鸥道,“我就是在勾引你老公,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丁洁,我告诉你,我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喊你一声师母,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是直呼你的名字。对于你做的一些事,就算我不说出来,你自己也应该心知肚明。假如你是一个好妻子好妈妈,我又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呢?”

    “在不清楚我所做的事之前,我希望你别妄下定论。”

    “呵呵,你这话真搞笑。”

    “我老公不适合你,而且你也不适合我老公,所以我希望你能适可而止。”

    “假如我不呢?”

    “算了,”长长叹了一口气后,丁洁道,“我没心情和你吵架,就这样吧。”

    “老师他到底怎么样了?”

    “他把孙晓斌的一只手臂给砍了下来,现在还被关着。我刚刚想去看望他,但警方那边说我不能看望他,还说什么只有代理律师才可以。我现在要去律师事务所那边找律师,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影响我的心情了。还有就是,你真的太年轻了,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家庭责任。要是哪天我老公真的选择了你,那你们势必是会经常吵架。雨鸥,我告诉你,你的心智不够成熟,所以你根本就不是他的理想对象。”

    “师母,谢谢你的教导,但我觉得我比你想象中的成熟。”

    “放手吧,找个和你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子谈恋爱。”

    “但我就喜欢年纪大我好多岁的大叔。”

    “他是我老公,你就不能找个没有结婚的吗?”

    “反正你们迟早是会离婚的。”

    “不说了,不说了,拜拜。”

    “师母,代理律师的事我负责搞定。”

    “你有认识的代理律师?”

    “我爸有,”电话那头的刘雨鸥道,“我爸他有私人律师,所以要通过这个私人律师找到一个能力很强的代理律师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尽管我们两个人算是情敌,但我们的目标都是把老师给救出来,所以我觉得就这次的事而言,我们是可以合作的。”

    “我没兴趣和你合作。”

    “那你能保证你能请到有实力的律师吗?”刘雨鸥道,“老师确确实实把孙晓斌的手给砍了下来,所以要让老师脱身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那你觉得你爸那边的律师可以?”

    “至少比你去律师事务所找的强。”

    “好吧,”丁洁道,“那律师的事就由你负责,不过在找到律师以后,麻烦你让律师直接联系我。我是李泽的老婆,而你只是他手底下的学生罢了。”

    “到目前为止确实是如此。”

    “那就这样吧,我等你的消息。”

    “行。”

    挂机以后,发丝被风吹得有些乱的丁洁都不知道何去何从。她是想直接回家,但又怕待会儿律师会打电话过来,说要在哪里见面之类的。她其实不想让刘雨鸥负责找律师,但因为她没有相关的人脉资源,所以在要让丈夫早点出来的前提下,让刘雨鸥负责是最佳选择。

    此时此刻,刘雨鸥正打电话给她老爸。

    将大致情况说了一遍以后,刘雨鸥道:“我想要张叔叔帮忙。”

    “什么意思?”

    “给李老师请金牌律师啊!”

    “张律师他出差了。”

    “啧啧,居然连亲女儿都骗啊?”刘雨鸥道,“我告诉你哦,我有张叔叔的微信,我昨晚还看到他发了在厦门这边的照片呢。其实我也知道你的意思,你不就是不想管这事吗?”

    “不是不想管,是因为请律师这种事应该是由李泽家人负责的,你就别凑热闹了。你和他的绯闻已经足够多的了,要是现在律师居然是由我们家出面请的,那不是更容易被人指指点点的吗?小欧,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想和你说,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那只狐狸精怀孕了?”

    “当然不是,”电话那头的刘刚道,“对于沉默的人,我最最担心的就是爆发起来会非常可怕。李泽这个人交集很窄,而且也不够活跃。讲得直白了点,他就像是一只沉默的羔羊。这样的人平日里看上去很温和,就像羔羊一样,你想对他怎么样都可以。但一旦爆发起来,那就是随随便便会闹出人命的。今天只是那个谁的手臂被砍断了,下次很有可能就是把谁给杀死了。作为你的爸爸,我不想帮这样的人。”

    “你不帮也没事,大不了我自己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些年你给了我不少钱,我都存着,好像也就几十万吧。我觉得要是我乐意,我完全可以利用这笔钱,找到一名非常牛逼的律师。当然咯,我很有可能会被坑,估计价格也就比市场价翻个十倍左右吧。”

    “有时候真拿你没办法。”

    “我是你女儿,我的性子你非常清楚,所以你也应该知道该怎么做的。”

    “好吧,那我问下张律师,让他找个律师。”

    “张律师他不行吗?”

    “他擅长的不是这个领域,所以如果你希望让李泽早点出来,或者是判刑的时候稍微轻一点的话,那就必须找那种更擅长这个领域的律师了。小欧,其实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和李泽分开,他真的不适合你。但就像你说的,你是我女儿,我知道你的性子,所以我是不会强迫你离开她的。对于你妈妈,我这辈子都活在愧疚里,所以我只希望你能尽量少走一些弯路。”

    “要是确定了是哪个律师,麻烦将这个律师的手机号码发到我微信上。”

    “行吧,那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张律师。”

    “谢谢。”

    说出这两个字后,刘雨鸥便挂机。

    刘雨鸥焦急地等待之际,丁洁已经坐上了的士。

    在变得越来越彷徨的前提下,回家陪着女儿会让丁洁稍微安心些。

    同一时间,孙苗生家中。

    对于早上所发生的事,孙苗生已经通过在公安局那边的朋友了解得非常清楚。

    除了很想将李泽撕成碎片以外,孙苗生更担心的是自己的侄子孙晓斌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现在他侄子正在医院里,而且还有两名警察守着,所以他根本就不敢去医院看望。他在警方那边类似于黑户口,加上现在警方已经对他侄子进行立案调查,所以他出现的话,只会让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

    其实如果没有证据,那他是完全有信心把侄子救出来的。

    可惜的是,情况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甚至是处于最恶劣的状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