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9章 特别煎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女儿这话,丁洁的心都快要碎了,所以她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丁洁不想在女儿面前流泪,所以她便放下了女儿。

    她知道自己的手机没有调为静音或震动,但她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看了下。她是希望刘雨鸥或者律师能早点打电话给她,但什么消息都没有。

    这时,孙兰娜走出了卫生间。

    看着眼眶有些红的丁洁,孙兰娜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摇了摇头后,丁洁道:“我没有见到我老公,警方那边说只有代理律师才能和我老公见面,所以我现在在等代理律师打电话给我。”

    “他是真的把孙晓斌的手臂给砍了下来?”

    “是啊,好像是和昨天的事有关。”

    “昨天的事?”

    丁洁本不想将自己差点被孙晓斌迷奸一事说出来,但她知道孙兰娜迟早也是会知道的。所以在沉默了十多秒后,丁洁还是将昨天下午所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

    听完以后,孙兰娜脱口道:“那他这样做很正常啊!”

    “哪里正常了?”

    “你是他老婆,如果他直接当缩头乌龟,那不是不爱你吗?”

    “我不需要他替我出头,”丁洁道,“我要的很简单,就是希望他平平安安的。他是家里的顶梁柱,要是他因为这次的事要在监狱里待好几年,那我和薇薇该怎么办?所以我是宁愿他当胆小鬼,也不希望他去找孙晓斌的麻烦。哎!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懊恼也没什么意义,现在我只希望他不用坐牢。”

    听到丁洁这话,孙兰娜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先去下卫生间。”

    说完,丁洁朝卫生间走去。

    在快要走进卫生间时,丁洁才发觉自己还没有换鞋子,所以她又走到房门那边,将高跟鞋换成了拖鞋。换完以后,她才走进卫生间。才刚将卫生间的门关上,丁洁的眼泪就立马流了下来。怕被女儿听到,丁洁只好捂紧嘴巴。因为在强忍着哭声,所以她的身体哆嗦得特别厉害,就像风中枯叶一般。尽管她不想发出一丁点声响,但轻微的抽噎声还是传出了卫生间。

    只不过,正在看《爱探险的朵拉》的薇薇没有听到,孙兰娜倒是听到了。

    走到卫生间前,孙兰娜就听得更加清楚。

    提起手,孙兰娜很想敲门,但最终她还是选择放下了手。

    李泽是丁洁老公,在老公有可能要面临牢狱之灾的前提下,丁洁要是还很淡定,那就说明丁洁并不爱李泽。所以对于孙兰娜而言,她觉得丁洁躲起来偷偷哭泣是很正常的。只是丁洁这样的行为让孙兰娜有些困惑,因为她想起了丁洁之前去蔷薇会所走秀一事。假如丁洁真的深爱着老公,那就不应该去走秀,不应该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可奇怪的是,丁洁就是有去走过秀,就是有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

    难不成,在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的前提下依旧可以爱着老公?

    在孙兰娜看来,这样的事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所以孙兰娜是真的希望丁洁能对她敞开心扉,让她了解一下真正的丁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数分钟后,捂着肚子的薇薇道:“孙阿姨,妈妈,我肚子饿了哦!”

    现在已经快十二点,薇薇肚子会饿也是正常的。

    加上早上没有买菜,现在时间又太晚,所以孙兰娜是决定叫外卖。

    “薇薇,你等下啊,我现在就叫吃的,”顿了顿后,孙兰娜问道,“你想吃什么呢?”

    “饺子!”

    “好啊,那我看下美团外卖里面有没有饺子啊。”

    “我要很大很大的饺子!”

    “行行行,我找下世界上最大的饺子给你吃。”

    “嗯嗯!”

    孙兰娜下单以后,丁洁就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尽管她已经没有在哭,但她的两只眼睛特别红,还有不少血丝。

    就在丁洁想坐在女儿旁边之际,她的手机响了。

    见是陌生号码,丁洁急忙接通。

    “请问是丁洁丁女士吗?”

    “对,我正是。”

    “我们这边有一款理财产品……”

    没等对方说完,丁洁直接挂机。

    平时要是有人推销理财产品,丁洁还会耐着性子和对方讲,说自己从来不买理财或者是股票。可今天,丁洁哪里有心思。对于丁洁而言,她现在最想接到的就是刘雨鸥或者是律师的电话,因为她希望她丈夫能早点出来。

    就在丁洁想将手机放在茶几上之际,她的手机又响了。

    犹豫了下,丁洁还是接通。

    “请问是丁洁丁女士吗?”

    “对,正是我。”

    “我是日出律师事务所这边的,我叫金盛开。我朋友说你需要找律师,请问是吗?”

    “对,”顿了顿后,丁洁问道,“费用是怎么算的?”

    “不收钱。”

    就算对方没有讲得很直白,丁洁也知道肯定是刘雨鸥那边负责出钱。她是不希望欠刘雨鸥人情,但因为律师是刘雨鸥负责找的,所以在这上面她就已经欠了刘雨鸥人情,所以就算再欠一个人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此,丁洁问道:“我是在电话里和你说明案情,还是?”

    “我们需要签一份委托协议,所以麻烦你来我这边,”顿了顿后,电话那头的金盛开道,“当然要是丁女士你不方便过来的话,我们可以约在别的地方碰头。除了签下委托协议以外,我还要和您详细地了解一下整个案子,这样才能制定出相应的方案来。”

    “那你发定位给我,我现在就过去。”

    “行,待会儿见。”

    说完以后,金盛开便挂机。

    吻了下女儿的额头后,看向孙兰娜的丁洁道:“娜娜,我先出门,麻烦你照顾我女儿。”

    “路上小心点。”

    “嗯。”

    露出有些牵强的笑容后,丁洁迅速往外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