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1章 火药味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于刘雨鸥的出现,李泽丁洁夫妻俩都很惊讶。

    当然,两个人的心情又有所不同。

    李泽是惊讶中带着欣喜,丁洁是惊讶中带着厌恶。

    丁洁自认为自己是一个肚量很大的女人,但因为对象是想要抢走她老公的刘雨鸥,所以她不可能还高兴得起来。

    刘雨鸥此行是想和金盛开了解情况,顺便看下能不能见到李泽。所以当刘雨鸥看到李泽就在眼前时,她同样也很惊讶。只是因为丁洁依偎在李泽身上,刘雨鸥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纵然她知道丁洁这么做无可厚非,但毕竟她是将李泽当成了结婚对象,所以当然不希望看到李泽丁洁两个人如此亲密。

    抿嘴而笑后,走上前的刘雨鸥道:“李老师,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来了。”

    “你这语气听起来好奇怪,”同样面带微笑的丁洁问道,“怎么就像是希望我老公被多关几天甚至几年呢?”

    “师母,你想多了哦!”

    “是吗?”

    尽管她们两个人都是笑眯眯的,但李泽仿佛闻到了火药味,所以他道:“走吧,我不喜欢待在这里。”

    李泽丁洁两个人是走在前面,刘雨鸥则是去和金盛开了解情况。

    在得知李泽是在没有走正常程序的前提下被释放的,刘雨鸥就有些惊讶。

    和金盛开聊了数分钟后,向金盛开连续说了好几声谢谢的刘雨鸥才往李泽那边跑去。

    丁洁是站在李泽的右边,所以刘雨鸥直接绕到了李泽的左边。

    “老师,谁帮的你?”

    “什么意思?”

    “我刚刚和金律师了解过情况,他说你被释放并没有走正常途径,所以应该是某位很有权利的人帮的你。”

    “是吗?”皱了下眉头后,李泽道,“我是完全不知道是谁。”

    “师母,难道是你请的人帮的忙吗?”

    “当然不是,”丁洁道,“如果我有认识什么大人物的话,你觉得我还要让你帮忙请律师吗?”

    “那就奇怪了,”刘雨鸥嘀咕道,“真不知道是谁帮的忙。”

    “别管了,反正我平安出来就可以了,”李泽道,“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孙晓斌的情况,真不知道他这次能不能被判刑。要是他能被判刑,那就太好了。你们两个知道现在孙晓斌是什么情况吗?”

    丁洁是摇了摇头,刘雨鸥则是说不知道。

    这时,丁洁的肚子突然咕咕叫了下。

    听到后,李泽问道:“你还没有吃午饭吗?”

    “没,”丁洁喃喃道,“你被抓起来,我哪里还有心思吃午饭啊。老公,你吃了吗?要是你也还没有吃的话,我们就在附近找个地方吃午饭吧。”

    “我吃过了。”

    李泽说完后,刘雨鸥道:“既然只有师母你一个人还没有吃午饭,那干脆你自己找个地方吃午饭,老师就由我来陪着吧。”

    听到刘雨鸥这话,皱了下眉头的丁洁道:“下个月你就得高考了,所以我觉得你真的应该将心思放在高考上。要是你高考考得不怎么样,那你是不是会怪我老公呢?”

    “师母你是不了解我啊,要不然你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师母,我告诉你哦,我每次考试基本上都是满分,所以高考那种小事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六月底我要去参加省级美术比赛,那才是我最近最最重视的事。师母,我记得上次你说你和老师相识就是因为画画,你还学过画画。所以我想知道的是,师母你画得有没有我好呢?”

    “抱歉,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画了,肯定比不过你。”

    “这么谦虚啊?”

    “我这几年心思都放在相夫教子上,你觉得我有多余的时间去做别的事吗?”

    “相夫教子?”噗嗤笑出声后,刘雨鸥道,“师母啊,我总觉得你用错成语了哦!”

    要是再让她们两个人这样吵下去,李泽都担心她们会对骂甚至是对打。这种可能性虽然很低,但李泽真不喜欢她们两个人这样子。在没办法让她们两个人新平去和的前提下,最好的方案就是分开她们两个人。所以听着她们斗嘴的同时,李泽想着的就是自己到底是和刘雨鸥一块离开,还是和妻子一块回家。

    在获得自由的前提下,李泽最想干的事就是去海霞酒店一趟。

    想到此,李泽道:“小洁,你先回去吧。”

    皱紧眉头后,丁洁问道:“你要去哪里?”

    “我就随便走走。”

    听到丈夫这话,丁洁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至于刘雨鸥,她倒是显得有些得意。

    刘雨鸥以为李泽是要跟她在一起,事实上并非如此。

    “我先走了,你们两个人也赶紧回去吧。”

    说完,走到马路旁边的李泽便叫了辆的士。

    李泽坐上的士离开后,两个人才反应过来。

    只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有一辆黑色奥迪跟上了那辆的士。

    “你能不能别这样?”丁洁道,“他是我老公,你只是他的学生而已,你有必要这样呛我吗?”

    “我只是在说实话罢了,”两手交叉在胸前后,刘雨鸥道,“丁洁,你走秀过三次,肯定有和会员发生过关系,所以我真不喜欢你这种仿佛是戴着假面的女人。你已经出轨了,已经被其他男人玩过了,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李老师?每次看到他因为你而愁容满面的,我真的是很心疼。你们两个人迟早是要离婚的,所以你还不如先放手,这样以后你们指不定还可以做个普通朋友。”

    “我确实有去走秀过三次,但我没有和会员那个过。”

    “哎唷!”白了丁洁一眼后,刘雨鸥道,“你这话真的是假到了九霄云外去,听得我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了。假如我是局外人,或许我还会相信你说的话。可惜呀,我是刘菲菲的侄女,对于蔷薇会所的性质以及运作之类的,我是再清楚不过了。走秀一次没有被会员睡我会相信,但连着走秀三次都没有,我是绝对不信的。既然你都不给会员睡,那你干嘛去走秀?既然你是自愿去走秀的,那就说明你是已经做好了被会员睡的准备。还有就是,假如不能跟你睡,那会员干嘛点你?你以为会员是做慈善的?看到你装可怜就拿梅花j给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