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2章 悲伤尽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刘雨鸥这充满讽刺意味的话语后,丁洁冷冷道:“有些事就是事实,但你不相信也没办法。再说了,对于我而言,你只不过是一个外人而已,我凭什么向你解释那么多?”

    “你肯定有和老师解释过,他信了吗?”

    “他当然信了。”

    “你说这话的时候不心虚吗?”

    “看来语文老师没有教过你什么叫谦逊。”

    “要不要表现得谦逊也得看对象呀,”眯着眼的刘雨鸥道,“你只不过是一个背叛了老师的女人,我干嘛要在你面前表现得谦逊呢?尊敬的师母,假如你可以解释清楚那些和出轨有关的事,那我可以向你道歉。假如你解释不清楚,那我对你的态度只会像现在这样。当然咯,某天很有可能变得更差。”

    “我不会向一个外人解释太多的。”

    说罢,丁洁转身而走。

    看着渐渐走远的丁洁,刘雨鸥的嘴角依旧是翘着。

    在原地待了一分钟,刘雨鸥便打电话给李泽。

    打通后,刘雨鸥问道:“老师,你去哪了啊?”

    “没事,我就随便走走。”

    “需要我陪着吗?”

    “不用了。”

    刘雨鸥还以为李泽会说需要,所以在听到李泽说的这三个字后,刘雨鸥的神情显得有些黯淡。金盛开是她请的,尽管没有帮上忙,但刘雨鸥还是希望听到李泽说谢谢之类的词汇。可惜的是,刘雨鸥都没有听到。她想听到的原因不是希望得到赞美,只是希望自己的行为能得到李泽的认可罢了。

    “哦,”应了声后,依旧抿着嘴巴的刘雨鸥道,“那老师你就忙你的事吧,我回家咯!”

    “嗯。”

    见李泽明显是不想聊天,刘雨鸥只得默默挂机。

    挂机后,耸了耸肩的刘雨鸥只好朝不远处的家乐福走去。

    今天是周六,加上才出来不久,不想这么快回家的她就决定去家乐福买点薯片之类的。对于刘雨鸥而言,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一般有两种宣泄的办法。其一是吃薯片,其二是自残。爱上李泽以后,刘雨鸥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两种宣泄办法。而因现在心情有些不好,所以刘雨鸥决定去买薯片吃。至于自残这种颇为极端的事,那还是算了,毕竟她不想在身上留下太多疤痕。

    看着手腕处的疤痕,想着自己曾经割腕自杀,刘雨鸥都觉得当初的自己好傻。

    她割腕自杀是在她爸爸迎娶那只狐狸精的第二天。

    她很讨厌她爸爸,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加上她觉得她爸爸没有资格获得幸福,所以在得知她爸爸要和狐狸精结婚后,她就以死相逼。可惜的是,她的反抗显得太过卑微,所以她爸爸和狐狸精的婚礼还是如期举行。身为女儿,最应该出席的人本来是她,但她拒绝出席。而在婚礼的第二天,心情变得极度抑郁的她就选择割腕自杀。要不是她姑姑发现得及时,她肯定已经死了。所以对于姑姑,刘雨鸥确实是当成了亲妈来对待。可最近因为李泽而时不时和姑姑闹矛盾,所以刘雨鸥也有些郁闷。

    她认为自己的选择没错,更认为自己已经不再是小孩子。

    可惜她姑姑和她爸爸都不认同她的选择,还一直说她长大以后会后悔。

    想着这些事,刘雨鸥长长叹了一口气。

    走进家乐福,刘雨鸥搭乘电梯来到了零食区。

    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薯片,刘雨鸥都不知道该买哪种口味的。

    至于牌子,她一直都是选择乐事。

    拿了五包不同口味的乐事薯片扔进购物篮里后,刘雨鸥朝电梯那边走去。

    就在这时,刘雨鸥的手机响了。

    因是放在包里,所以她是将购物篮放在地板上的前提下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见是李泽打来的,眼里闪过光芒的刘雨鸥急忙接通。

    “喂,老师,怎么啦?”

    “打错了,我是要打给我老婆的。”

    嘟……嘟……

    前一秒刘雨鸥还笑眯眯的,而现在她的脸色则是变得非常难看,还显得非常沮丧。

    就在这时,李泽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迟疑了下后,刘雨鸥还是接通。

    “小笨蛋。”

    听到这三个字后,刘雨鸥哼道:“我哪里是小笨蛋了?我聪明着呢!我告诉你哦,整个高中都没有谁的智商有我来得高。有次有个同学拿一道奥数数学题给数学老师,让数学老师帮忙解答,结果数学老师都不会。因为我每次数学都是考满分的,所以那个同学又让我看下题目。结果你猜怎么的?我花了十分钟就把推导过程给列了出来。那次我有被数学老师夸聪明,但我可以感觉得出她心里肯定是很不爽的。”

    “假如你不是小笨蛋的话,你为什么会失落?”

    “我失落?有吗?我的语气不是显得很兴奋吗?”

    “薯片别吃那么多,对身体不好。”

    听到这句话,刘雨鸥急忙望向电梯口那边。

    可惜,李泽并没有站在电梯口。

    但因李泽知道她在买薯片,所以刘雨鸥知道李泽肯定是在家乐福这边。

    左右前后都看了以后,刘雨鸥都没有看到李泽。

    继续张望的同时,刘雨鸥还问道:“老师,你在哪呢?”

    “我现在和你之间的距离不超过十米。”

    听到李泽这话,刘雨鸥急忙去看两侧货架后面。

    结果,依旧没有人。

    “老师,你到底在哪啊?”刘雨鸥道,“你再不出来的话,我可就要走了。”

    “我和你之间的水平距离不超过十米。”

    听到这话后,刘雨鸥立马抬起了头。

    看到站在三楼的李泽,刘雨鸥笑得格外甜蜜,她还朝李泽使劲招了招手。

    随后,李泽便搭乘电梯下楼。

    待李泽走到面前后,两只手搭在身后的刘雨鸥笑着问道:“老师,你怎么会在这边呢?”

    “这是土遁术。”

    “那你遁一个给我看下。”

    “刚刚是不是很失望?”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就是我说打错了电话的时候。”

    “不会啊,”刘雨鸥道,“刚好我那时候在买薯片,本来就不想和你聊天的,所以你说打错电话我就特别特别的高兴。”

    “还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我说的是事实。”

    “我是学美术的,所以你是骗不了我的。”

    “老师,你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又跑到这边来了?”

    “我来这边当然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