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9章 好想试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这两个字,丁洁吓得急忙往后退。

    可当她撞到后面的男人,又见后面的男人同样露出极为猥琐的笑容时,丁洁只好退向一侧。

    她这才发觉这家耐克专卖店里一共有三个男人,三个男人的眼神都像是要把她给吃掉似的。

    害怕得咽下口水后,瑟瑟发抖的丁洁问道:“我老公人在哪里?”

    “在这里,”拿出李泽的手机后,为首的杨聪笑道,“不好意思,刚刚和你聊天的人是我,所以我就是你要找的临时老公了。李泽还说你不好骗,没想到你的智商就跟三岁小孩似的,所以我搞不懂他说的不好骗是毛意思。”

    “你们把我老公怎么了?”

    “他暂时应该没有性命危险,但晚点就不清楚了。”

    “如果你们敢乱来!法律会惩罚你们的!”

    “如果法律会惩罚每一个犯法的人,那现在监狱根本就不够住,得在每座监狱旁边再建造一座监狱才行。”

    杨聪说完后,一混混问道:“葱哥,能不能先爽一下?”

    “你忘记老大是怎么说的了?”

    “好吧,好吧。”

    “没事,待会儿肯定是有机会爽的。”

    说完以后,杨聪慢慢朝丁洁走去,还从口袋里拿出了胶布。

    看着杨聪那不怀好意的笑容,丁洁急忙用包包护着胸口,整个人还退到了角落。在没办法反抗的前提下,像丁洁这样的女人能做的也就是逃跑。可惜的是,在这个几乎是封闭的小空间里,她想逃也逃不了。因为害怕,她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她甚至觉得自己很蠢,居然就这样上钩了。

    怕丁洁大喊大叫,杨聪便道:“如果你敢叫,如果你敢不合作,那我就让人把你老公杀了!”

    “你们……为……为什么要这样?”

    “到了那地方你就明白了,”杨聪道,“现在乖乖把嘴巴给我闭上。”

    在没办法逃走以及反抗的前提下,为了不被伤害的丁洁只好闭上嘴巴。

    封住丁洁的嘴巴后,杨聪又让丁洁转过身。

    尽管丁洁穿的是很是普通的连衣裙,但因为前凸后翘得非常明显的缘故,所以当丁洁转过身时,杨聪都被丁洁那翘挺的蜜臀给吸引住了。他心里甚至在想着,要是能直接后入丁洁的话,那肯定是天底下最爽的感受。可惜因为孙苗生要求在丁洁见到李泽之前不能碰丁洁,要不然他还真想直接将丁洁压在墙上干。

    用胶布缠住丁洁双手后,杨聪还故意用裤裆顶了下丁洁的臀尖。

    突然的接触让丁洁本能地收了下屁股,她的脸蛋更是瞬间红透。

    因为害怕,丁洁的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

    抓住丁洁肩膀后,杨聪猛地拽了下。

    这么一拽,丁洁整个人都被迫转了过来。

    看着丁洁这我见犹怜的模样,啧啧两声的杨聪道:“像你这样的女人还真的是有够极品的,也难怪斌哥会想要搞你了。别哭,至少现在别哭,因为晚点你可能要哭很久很久。要是到时候你哭不出来了,还得让你老公帮你哭,这样不是很不好吗?”

    丁洁的嘴巴被封着,她根本就说不了话。

    但她有用乞求般的目光看着杨聪,只希望杨聪能良心发现。

    可惜的是,她这样的眼神却让杨聪觉得,对丁洁进行性瘧待将会是一件非常爽的事。

    之后,丁洁就被这三个男人从后门带走,坐上之前绑架了李泽的那辆车离开。

    他们离开以后,耐克专卖店的卷帘门再次拉开,店老板继续经营着店铺,就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同一时间,北京某高档小区。

    此时的林国栋正在小区里散步,手里还牵着一条博美。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掏出手机,见是安插在孙苗生身边的眼线打过来的,林国栋便接通。

    “丁洁被抓了。”

    听到这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五个字,林国栋脸上的肌肉立马抽搐了下。

    中午和孙苗生打电话的时候,孙苗生明明说过不会动丁洁,所以被气到的林国栋忙问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孙苗生手下的人已经抓到了丁洁,现在丁洁正被带往囚禁着李泽的工地,”电话那头的眼线道,“估计再过半个小时,丁洁就会被带到工地。根据孙苗生之前的说法,他是准备当着李泽的面凌辱丁洁,而且不只是他一个人。”

    “你确定?”

    “百分百。”

    “那你现在是在哪里?”

    “我在工地这边看着李泽。”

    “一共几个人?”

    “包括我在内一共两个人,”眼线道,“我本来是想早点打电话给你,但一直没时间。刚刚孙苗生的手下在微信群里嘚瑟,还配上了丁洁的照片,所以我才以尿尿的名义流出来给你打电话的。林总,你说过你想保护丁洁,但现在看来这事是不可能的了。”

    “该死的,”被气到的林国栋道,“计划还不够成熟,最最关键的一环还没有实施,所以要是现在执行最后一步的话,警方很容易怀疑到我的头上来。先这样,我打个电话给孙苗生。黄桃,你给我记住,在万不得已的前提下,你有权利提早执行计划。”

    “所谓万不得已是不是在丁洁即将受辱的时候?”

    “差不多吧。”

    “为什么林总你要为了一个参加过会所走秀的女人冒险?”

    “你只要按照我所说的做就可以了。”

    “一旦计划崩了,林总你很可能就完蛋了。”

    “按照我所说的做就好,行不行?”

    “是!林总!”

    听到黄桃这话后,林国栋才挂机。

    将博美拴在一棵树上后,坐在长椅上的林国栋就打电话给孙苗生。

    打通后,林国栋问道:“你叫人把丁洁给绑了?”

    “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别装蒜了!”林国栋气呼呼道,“我们是挚友!所以我相信了你说的话!没想到你只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家伙!”

    “假如你真的把我当成是朋友,你会护着李泽丁洁夫妻俩?”电话那头的孙苗生道,“老林啊,其实咱们都是生意人,有个道理彼此应该都明白。在生意场只有永远的利益关系,没有永远的朋友关系,所以在你对我大吼大叫,让我不许伤害丁洁时,我们之间就从朋友转变为了敌人。我不管丁洁是你的私生女还是小情人,反正在我失去我侄子的前提下,我必须好好折磨他们夫妻俩。当然你放心,我肯定会给他们留个全尸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