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1章 点头摇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丁洁被带入孙苗生所在的房间时,孙苗生是背对着丁洁。

    “老大,人我已经带到了。”

    “行,”依旧没有转身的孙苗生道,“你们先出去,让我和丁洁单独聊一聊。”

    “那我要撕掉她嘴上的胶布不?”

    “既然是要聊天,你觉得要不要?”

    被孙苗生这么一说后,杨聪急忙撕掉了封住丁洁嘴巴的脚步。

    杨聪撕得很急,所以丁洁还疼得轻微伸吟了下。

    听到丁洁那因为疼痛而发出的伸吟,杨聪倒是很期待待会儿干丁洁时所能听到的声音。

    杨聪和另外两个混混离开房间后,负手而立的孙苗生才转过身。

    看到孙苗生后,丁洁的眼睛立马瞪大。

    孙苗生和丁洁单独相处之际,李泽依旧在用尖石割着绳子。

    在绳子被割断的那一刹那,李泽脸上出现了极为兴奋的神情。

    当然为了不被另一个混混看出来,李泽在三秒内让表情恢复之前的凝重。

    在绳子被割断的前提下,李泽的双手已经恢复了自由。

    可关键是,他的双脚还被绳子绑着。

    李泽知道黄桃是自己人,所以他向黄桃使眼色。

    至少一分钟,黄桃才明白李泽在表达什么。

    看着外号是大头的混混后,黄桃道:“大头,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点事要找你商量。”

    “商量什么?”

    “好事。”

    “那你直接说啊!”

    “你难道怕这傻逼跑了不成?”黄桃笑道,“他手脚都被绑着,怎么可能跑得了?我跟你说,他唯一能逃跑的办法就是和椅子一块从七楼坠下去。只要他不是超人,他就绝对不可能活得了。走吧,要是错过了,你待会儿可能就不能玩丁洁那个婊子了。”

    说完,黄桃站起身往外走去。

    看了看动弹不得的李泽,大头急忙跟了出去。

    在大头离开房间的那一刹那,李泽急忙去解绑着他双腿的绳子。

    按照李泽的设想,他是打算直接跑出去。

    以他的身手,再加上黄桃的帮助,他是完全能逃脱的。

    要是在逃跑的路上碰到妻子,再顺势把妻子也救走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是李泽的计划,但有时候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老大好!”

    听到黄桃这话,知道黄桃是故意说给自己听以后,李泽急忙将地上的绳子缠在腿上。

    缠好以后,李泽又用绳子缠着两只手。

    他的手下看上去依旧是绑在椅子上,但事实上只是假象罢了。

    只要他乐意,他可以一瞬间获得自由。

    刚做好这些,孙苗生等人就走了进来。

    而当李泽看到妻子也被带进来,两只手还被透明胶布绑着时,李泽的心都悬在了半空。尽管他已经不再爱他妻子,但看到他妻子被绑着,明显还流过眼泪时,李泽的心还是很痛。他可以和他妻子离婚,甚至不介意离婚后他妻子嫁给其他人,但他不希望他妻子受苦。

    扣掉黄桃以及孙苗生,在场的混混还有四个。

    要是孙苗生不会格斗,黄桃又会拼尽全力帮他的话,指不定还有机会赢。

    不对,绝对没有机会,除非可以抢到杨聪携带的那把枪。

    “老公!”

    听到妻子这充满绝望的两个字,李泽的拳头已经握得非常紧。

    要不是担心杨聪拔枪,李泽真的很想扑过去,将得意洋洋的孙苗生直接揍死!

    “嘿嘿,”站在李泽正对面后,孙苗生道,“李泽啊李泽,你说你老婆很聪明,但我是完全看不出来。现在我已经把你老婆给带来了,你觉得即将发生什么事呢?哦,对了,你之前不是在执意我和你老婆之间的亲密关系吗?现在我就让她亲口说给你听!”

    说完后,孙苗生就盯着丁洁。

    被孙苗生那凶神恶煞般的眼神盯着后,丁洁直接被吓哭了。

    看到妻子那副无助模样,李泽是真的想反击。

    可为了听一听妻子即将说出的话,李泽还是选择暂时隐忍。

    见丁洁只哭不说,孙苗生道:“看样子你是不想破坏自己在你老公心里的完美形象,毕竟你老公到现在也不相信你是一个非常放荡的女人。其实我跟你说,像你这种可以假装清纯的放荡女人玩起来最爽了,否则我也不可能对你念念不忘的。可惜我这个人不喜欢重复玩,要不然我还是会点你的。既然你不说,那就由我来说好了,你只要点头或者摇头就好。”

    听到孙苗生这话,依旧止不住眼泪的丁洁点了点头。

    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后,孙苗生直接将烟圈吐在了丁洁脸上。

    因为哭泣,丁洁的呼吸有些急促,所以当她把烟气吸进肺里时,她就直接咳嗽了起来。

    看到妻子这般模样,李泽叫道:“姓孙的!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不许碰我老婆!”

    “放心,在我没有讲完我和你老婆的故事之前,我是绝对不会碰她的,”又抽了一口烟后,孙苗生道,“点了你老婆以后,我就把你老婆带到了三楼。你有去过蔷薇会所,所以你应该知道三楼是干嘛用的。在将她带进房间里以后,我就让她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她起初有些扭扭捏捏的,还说什么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听到这话以后,我就直接笑了。既然不随便,那为什么还要来当佳丽。丁洁,我问你,我说的这些是不是真的?”

    看了眼丈夫,咬着下唇的丁洁闭上了眼。

    迟疑了下后,丁洁点了点头。

    见妻子点头,李泽如同被人推入了地狱般。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带他妻子上楼的会员居然会是孙苗生!

    而假如孙苗生只玩过他妻子一次,那另外两次将他妻子带上三楼的会员又是谁?!

    他原本以为妻子在会所最多被一个男人干,现在看来是至少有两个了……

    想着妻子被肥胖得有些夸张的孙苗生压在身下干的情形,李泽气得不行。

    要是他手里有一把刀的话,他会先捅死孙苗生,之后再把他妻子也给捅死了!

    看到李泽那气急败坏的模样,孙苗生特别高兴。

    笑了笑后,吐了个烟圈的孙苗生道:“在你老婆脱完衣服以后,我就让她帮我脱衣服,她也照办了。”

    孙苗生说完后,迟疑了下的丁洁又点了点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