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0章 树懒模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兴高采烈的林慧莲,丁洁问道:“什么事?”

    左右看了下后,林慧莲小声道:“我老公有绿妻癖。”

    “不可能吧?”

    “真的,”林慧莲道,“我是到现在也不敢相信,我老公以前居然有参加过禁色俱乐部的聚会。”

    “嘘!”

    “我说得已经很小声,不会被人给听到的。”

    “禁色俱乐部不是只能夫妻参加的吗?”

    “王立学,这个名字你听过没有?”

    “知道,好像听说是禁色俱乐部的管理者。”

    “去年五月份的时候,我老公有去和王立学谈生意,结果就被王立学给叫去参加那样的聚会了。王立学好像是想将我老公拉下水,所以特意叫了个女的当我老公的临时老婆。我老公和我说了,说那样的聚会真的很刺激,尤其是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其他男人玩的时候。他还说了,说在门外偷听我和郑桥做的时候,他特别的兴奋,所以他压根不在意我在会所里的事。而且他还说了,希望亲眼看到我被其他男人干。小洁,你说这是不是一件好事?”

    看着依旧很兴奋的林慧莲,丁洁反而是显得很尴尬。

    尽管丁洁和陆远凡接触的次数不多,可在丁洁的印象里,陆远凡应该是那种非常老实的男人才对。可让丁洁没想到的是,陆远凡居然参加过那样的聚会,居然会有那样的爱好。丁洁也知道人不可貌相的道理,但陆远凡这样的转变还真的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所以,丁洁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陆远凡。

    见丁洁没有说话,林慧莲问道:“怎么了?”

    “就是觉得有些突兀,呵呵。”

    “但对于我来说,这算是最好的结果了,”林慧莲道,“假如我老公和陈乐建是一样的性格,那在酒店那边知道我和郑桥上床的时候,他很可能已经破门而入了。这样的话,我很可能会和于慧是一样的下场。可惜啊,我比于慧幸运多了,所以自从我和我老公坦诚相见以后,我就觉得自己身上的包袱完全没了。之前不是还在想着要不要退出蔷薇会所吗?现在看来是完全没有必要了。而且我还想到了一条发财之路。大部分会员都喜欢玩人妻,更喜欢听人妻讲述她们和老公之间的事,因为这样会让她们兴奋。而要是我老公就在一旁看着,那他们岂不是会更加兴奋?反正他们又不缺钱,所以如果我说加个几万元可以当着我老公的面玩我的话,他们铁定是乐意掏这钱的。”

    看着滔滔不绝的林慧莲,丁洁只是机械性地点了点头。

    见状,林慧莲道:“抱歉,抱歉,我不应该一直说我的事,因为我知道你叫我过来是有心事的。”

    “你先看下你要喝什么。”

    “不喝了,待会儿不是还要一块去吃饭吗?”

    “就这边吃吧,这边挺多糕点的。”

    “那我看下,”翻了下菜单后,林慧莲问道,“你要来点什么?”

    叹了一口气后,丁洁喃喃道:“你先点吧。”

    “先不点了,反正我也不饿,”合上菜单放在一旁后,看着丁洁的林慧莲问道,“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和我老公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了,”丁洁道,“今天发生了非常多的事,多到让我都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的地步。刘雨鸥是菲姐的侄女,而且还喜欢我老公,这个我都和你说过了。今天见到刘雨鸥以后,她直接向我宣战。加上我老公好像是站在刘雨鸥那边,所以我特别的郁闷。对了,你认识孙苗生吧?”

    “不认识。”

    “他说他有点过你,那时候用的名字好像是吴忠彪。”

    “那个长得和弥勒佛一样的胖子啊?”显得一脸不屑的林慧莲道,“我跟你说,在睡过我的那么多会员里,我最讨厌的就是他了。长得又丑又胖不说,而且还以为自己很牛逼。我说我要先洗个澡,他不让我洗。他让我先帮他吹,我说得先清洗一下,他也不肯。我说要不就用纸巾擦一下,他还是不肯。结果啊,我都差点被弄吐了。”

    “他就是孙苗生,下午我和我老公有被他绑架过。”

    “什么情况?”

    “我老公有个同事叫孙晓斌,孙晓斌昨天想迷奸我,结果被我老公撞个正着。早上我老公气不过,所以我老公就去找孙晓斌,还直接用菜刀把孙晓斌的手臂给砍了下来。一刀下去,孙晓斌的手臂就直接被砍断了。然后……”

    “怎么可能?”林慧莲问道,“菜刀可以把人的手臂一下就砍断?”

    “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反正就是这样。”

    “看来你老公力气还真是够大的。”

    “他力气本来就很大,不过看不出来就是了。”

    “那树懒模式也有试过了?”

    “什么树懒模式?”

    “你这是明知故问。”

    丁洁还想让林慧莲解答一下,但看到林慧莲那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后,丁洁就知道林慧莲所说的树懒模式指的是什么了。

    所谓树懒模式应该是男的站着,女的搂住男的脖子,并夹住男的腰部,之后两个人做那种事。

    对于这姿势,丁洁还没有和丈夫试过。

    但她不想和林慧莲聊这个,毕竟这不应该是今天的话题。

    想了下后,丁洁道:“反正我老公因为伤害孙晓斌被抓了,之后不知怎么的又被放了出来。对了,我忘记和你说了,孙晓斌是孙苗生的侄子,孙苗生是混黑道的。在我老公被放出来以后,孙苗生就派人把我老公给抓了,之后还把我也给抓了。在见到我老公之前,孙苗生有和我单独聊天。他说只要我肯在我老公面前承认一些没有发生过的事,他就会放了我和我老公。反正因为侄子的手臂被我老公砍了,他就特别生气,所以就打算用这样的方法刺激我老公。”

    “承认什么样的事?”

    “就是有和他发生过关系的事。”

    “但实际上你是没有的。”

    “今天是我第二次见到孙苗生,所以当然没有。”

    “第二次?”皱了下眉头后,林慧莲问道,“那第一次就是在会所里了?”

    没等丁洁回答,林慧莲又道:“不可能是在会所,因为你只走秀三次,三次都是戴着面具。假如你要知道某个会员的长相的话,那这个会员必须有点你,之后你们单独相处的时候他有把面具摘下来。难不成,他点过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