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7章 像在做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是想起了一开始毒瘾发作的你,”李泽道,“我还记得那天晚上你一直骂我,差不多是将我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你还想咬我,还说只要我肯去买毒品给你,你就可以和我做任何事。和那时候的你比起来,现在的你真的是好太多了。其实主要还是你表姐帮了你,要不然你现在也没办法通过自身的努力熬过毒瘾带来的痛苦时间段。”

    “是啊,所以她算是我的恩人。”

    “嗯。”

    “李老师,那时候真的很对不起你啊!”

    “没什么。”

    “幸好我遇到的人是李老师你,如果是其他男人,我还真怕他们会去买毒品,然后让我跟他们做那种事。”

    孙兰娜虽然没有说得很直白,但李泽还是知道孙兰娜指的是什么事,所以他还用眼角余光瞥了孙兰娜的胸口一眼。

    孙兰娜的睡裙是蓝色调,但那最凸起的地方隐隐能看到一圈深色。

    看了一眼后,李泽就收回了目光。

    李泽原本是想用孙兰娜的手机发微信消息给他妻子,大意是以孙兰娜的口吻说他喝醉了直接在下面过夜。但在打完字准备发送的时候,李泽又觉得非常不妥。以他妻子的习惯,肯定是会下来看个究竟。到时候要是他妻子决定在这里睡觉,并让孙兰娜上楼去陪薇薇睡觉,那他待在这里就变得完全没有意义了。

    想到此,李泽删除了准备发出去的微信消息,并将手机还给孙兰娜。

    孙兰娜是有在一旁看的,所以顺手将手机放在沙发上的她问道:“怎么不发出去?”

    “我用我自己的手机发就可以了。”

    “哦。”

    「我今晚在外面过夜,就不回去了,你自己照顾好薇薇吧。对于你想隐瞒的事,我其实有些已经知道,但还是想让你亲口说出来。在你不说出来的前提下,我们的关系也只能是形同陌路了。假如你还想跟我过日子,或许你应该把你一直想要隐瞒的真相都说出来。只要不是你自愿的,哪怕非常肮脏,我也会原谅你的。就算有些事是你自愿的,只要出发点是好的,我也可以原谅你。」

    打出这些字后,看了两遍的李泽就发了出去。

    见状,孙兰娜问道:“就算是自愿的,只要出发点是好的,你也会原谅?”

    “当然不会,我只是在骗她而已,”靠在沙发上后,李泽补充道,“反正她也经常骗我。”

    “李老师,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假如我是你老婆,对于发生在我身上的那些事,你会选择原谅吗?”

    “哪些?”

    “我为了我妈的医疗费就去当佳丽,后面因付卫东的威胁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

    假如孙兰娜是李泽妻子,李泽当然不会选择原谅。

    尽管孙兰娜去当佳丽是为了筹集医疗费,但在李泽看来,筹集医疗费的方式有非常多种,没有必要去卖身。至于孙兰娜在付卫东威胁下跟不少男人胡来,这点李泽也没办法原谅。假如是聪明的女人,应该早就选择报警,而不是甘愿任由身为毒贩的付卫东摆布。

    当然,因为孙兰娜不是李泽妻子,只是李泽朋友,所以他不会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想到此,李泽道:“你去当佳丽是为了筹集医疗费,和其他男人做的那些事是受到付卫东威胁,所以我并不觉得你有错。”

    “假如我是你老婆,你是会原谅我了?”

    “会的。”

    对于李泽而言,这两个字完全是随口说出来的。

    可对于孙兰娜而言,她却因为这两个字而有些小兴奋。

    她甚至在想着,假使某天李泽和丁洁离婚,她又以妈妈的身份照顾薇薇的话,那她和李泽修成正果的可能性估计很大。加上李泽不愿意和丁洁一块住,反倒是来她这里住,这就更让她以为李泽其实对她有意思了。

    看着正盯着微信聊天窗口的李泽,孙兰娜问道:“晚上你是睡沙发吗?”

    “嗯。”

    “要不你和我一块睡吧,”孙兰娜道,“反正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肯定不会乱来的。”

    “不用了,我睡沙发就好。”

    孙兰娜还想说话,丁洁的消息已经发了过来。

    「那你晚上是在哪里过夜?」

    「酒店。」

    「酒店的床看上去很干净,实际上很脏的,所以老公你睡觉的时候最好穿着衣服。要是方便的话,明天早上你回家来接我和女儿,我们一起去儿童乐园。至于我瞒着你的事,其实都已经和你说了,只是你不相信而已。」

    「我明天要去学校教他们画画,没空回去。」

    「那明天晚上我们好好谈一谈吧。」

    看到妻子这句话,李泽就没有再回复。

    不见棺材不掉泪,李泽觉得这句话特别适合他妻子。

    在没有明确的出轨证据前,他妻子都是一直坚称自己是清白的。

    而在李泽看来,单单结婚纪念日耻毛被剃一事,就已经足以说明他妻子是肮脏的了。只是因为他不清楚他妻子的毛是被谁给剃掉的,所以才没办法揭开他妻子的假面。

    明天他会和李佳雪去一趟海霞酒店,看能不能看到结婚纪念日当天下午的监控录像。

    要是可以看到,并且他妻子确实和两个男人一块离开酒店的话,那就足以证明他妻子去那酒店就是和那两个男人幽会,耻毛更是被那两个男人中的一个给剃掉的。

    李泽甚至觉得,那两个男人很有可能都是蔷薇会所的会员!

    可惜刘菲菲不帮他,要不然很多难题都可以迎刃而解的。

    见李泽一言不发,孙兰娜便道:“那我先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嗯。”

    孙兰娜走进主卧室后,李泽就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一根烟还没有抽完,主卧室里就传来孙兰娜那显得有些压抑的伸吟。

    听到伸吟,皱了下眉头的李泽就起身往主卧室走去。

    推开主卧室的门,李泽看到躺在床上的孙兰娜正死死抱着被子,身体还像抽筋了般时不时痉挛着。

    看到这状况后,走过去的李泽忙问道:“你怎么了?”

    因为毒瘾发作的缘故,孙兰娜是紧紧咬着牙关,所以她都说不出话来。

    看着已经走到床边的李泽,孙兰娜伸出了那都在发抖的右手。

    迟疑了下后,李泽还是抓住了孙兰娜右手,并顺势坐在了床边。

    数秒后,孙兰娜吃力地往李泽那边挪去,并搂住了李泽腰部。

    将头枕在李泽大腿上后,孙兰娜那有些涣散的眼神就盯着李泽的裤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