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1章 需要监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醒了没有?」

    「嗯。」

    李泽原以为李佳雪会比较迟才回消息,但见李佳雪几乎是秒回,李泽都有些惊诧。

    没等李泽打字,李佳雪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几点去海霞那边?」

    「九点左右,到时候酒店那边的负责人有可能会在。要是太早去了,负责人又没有在,估计我们只能在那边干等着了」

    「那你就九点到我这边来接我。」

    「行。」

    「待会儿见。」

    「嗯。」

    聊到这,李泽顺手将手机放在了茶几上。

    待孙兰娜走出卫生间,李泽才走进去。

    上完厕所,又和孙兰娜聊了十来分钟后,李泽才离开孙兰娜的住处。

    李泽其实很想回家,但他想回家不是想看他妻子,而是想看他女儿。准确来说,应该是孙兰娜的女儿。尽管薇薇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但因为薇薇每天都喊他爸爸,所以他觉得是否亲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感情如何。

    当然,这里所谓的是否亲生没有涉及到被戴绿帽。

    要是孩子是被戴绿帽的产物,那不论感情有多好,也不可能继续帮奸夫淫妇养孩子!

    离开所住小区,又在小区附近吃过早餐后,李泽有些无聊。

    现在才八点,离会面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李泽都不知道这一个小时该去哪里。

    想着李佳雪早已起床,所以李泽干脆开车前往李佳雪住处。

    十五分钟后,李泽走到了李佳雪住处的门前。

    李泽正准备开门,李佳雪却打开了门。

    见李佳雪脸上完全没有惊讶神色,李泽便问道:“你知道我来了?”

    被李泽这么一问后,笑了笑的李佳雪道:“心灵感应。”

    “是吗?”

    “当然不是,”往里走去的李佳雪道,“刚刚我在晾衣服,结果就看到你的车停在下面。”

    李佳雪说话的时候,李泽还观察着李佳雪的打扮。

    昨晚李佳雪是穿着睡裙,今天因为要出门的缘故,李佳雪是穿着带有卡通图案的白色短袖以及深灰色牛仔短裤。李佳雪的长发平时都是自然披着,今天却是扎成了一束,所以整体看上去特别洒脱。

    当然了,李泽知道自从离婚以后,李佳雪就不再是一个洒脱的女人。

    坐在沙发上后,李佳雪问道:“干嘛这么早过来啊?”

    “想和你聊一聊监控的事。”

    “不是已经被你老婆发现了吗?”

    “假如不是孙晓斌那傻逼说的,我老婆根本就不可能会发现,”走到窗前并点上一根烟后,李泽继续道,“她身上有很多秘密,比如毛是被谁剃掉的,在海霞酒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海霞酒店里所发生的事算不算私人订制。又比如她被几个会员点过,在三楼和那些会员又做了什么事。还比如她去上海见了谁,那个夜晚有没有被男人睡。还不如她是一个人去的鼓浪屿,还是和其他人同行。反正我想知道的事真的特别多,但在她不愿意开口,还坚称自己无比清白的前提下,我真的拿她没辙。”

    “所以你是打算继续对她进行监控?”

    “是这意思。”

    “手机监控已经不可能了,”李佳雪道,“她是一个非常敏锐的女人,继续对她手机动手脚的话,她会很容易发现的。不过在我的印象里,要全面监控的话,真的就只有手机监控了。但要是单纯知道她的位置,并听到她周围的声音的话,定位器倒是可以派得上用场。阿泽,你应该在电影里见过定位器吧?就是那种直接像纽扣一样缝在衣服上,一眼看去还以为是纽扣的定位器。”

    “在很多电影里都见过。”

    “那你觉得是真是假?”

    “假的吧?”李泽道,“总觉得有些神乎其神了。”

    “哪里神乎其神了?”笑出声的李佳雪道,“像军用定位器,很多大小都和纽扣差不多。不过军用定位器的话,各种各样的形状都有。电影里一般是纽扣状,实际上还有铅笔状,耳环状,眼镜状等等。反正就是让定位器看上去像某件普通物品,这样才能蒙混过关。当然了,现在的定位器一般是和监听器相结合的。既有定位功能,又有监听功能。不过我这边搞不到纽扣那样的定位器,但能将充电器改装成定位器。只要你能拿到她的充电器,我就能将充电器变成有监听功能的定位器。”

    “如何实现定位和监听功能的?”

    “需要用到手机卡,”李佳雪道,“只要你往那张手机卡打电话,你就能听到周围十米以内的声音。定位的话,只要登录相应的网址,就能通过自带的高德地图看到定位器的实时位置了。”

    “那充电器的重量变化大不大?”

    “当然不大,”李佳雪道,“反正我可以保证她再次拿到充电器的时候,她不会有任何异样的感觉。讲得直白了点,只要她不把充电器拆开,她绝对不知道充电器被我做了手脚。虽说这样的监视没有app来得方便,但至少你可以了解到一些事。”

    “这倒是。”

    “如果她公司那边也有充电器的话,那就比较麻烦了。”

    “她只有一个充电器,基本上出门都会带着。”

    “除了充电器以外,还有没有其他东西她是绝对会一直带在身上的?”

    被李佳雪这么一问,李佳雪就陷入了沉思。

    想了下后,李泽道:“一般就是包包吧。”

    “但她有好几个包包,对不对?”

    “有三个。”

    “那包包不行,必须她每天都会带在身上的东西。”

    “手机,化妆包,钱包,这三样东西是必带的。”

    “手机不行,化妆包和钱包都太软了,稍微一压就会被发现,”李佳雪道,“充电器的话,她也不可能会一直带着,尤其是在手机电量充足的前提下。反正这事也不急,等我们去完海霞酒店再说吧。”

    听到李佳雪这话,李泽还看了下手表。

    见离九点只剩下二十分钟,李泽道:“现在赶过去就已经九点,所以我们差不多可以出发了。”

    “我先帮你换一下绷带,顺便看下伤口。”

    “嗯。”

    应完以后,李泽将捻灭的烟头放在了窗户上。

    脱下短袖,李泽坐在了沙发上。

    解开蝴蝶结,李佳雪小心翼翼地拆着绷带。

    拆下绷带,见伤口没有感染,李佳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给李泽换上新的绷带,又打了个蝴蝶结后,李佳雪道:“可以走了。”

    “这伤多久能好?”

    “十天左右,前提是没有感染,”李佳雪道,“接下去的几天你尽量别让水弄到伤口,汗水也不行。辛辣的东西不能吃,油炸的和海鲜也尽量别吃。假如绷带里有汗水的话,那就要尽快换上新的绷带了。待会儿我们路过药店的时候再买点口服消炎药,这样更加稳妥。”

    “听你的。”

    “所以我现在就相当于是护士,而你是我的病人。”

    “为什么是护士,而不是医生?”

    “因为护士整体上比医生来得年轻。”

    “我还以为是因为护士更好看。”

    “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夸我吗?”

    看着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的李佳雪,笑了笑的李泽没有做声。

    下楼梯的时候,李泽一直在观察着李佳雪。

    当然不是在观察李佳雪的腿有多白,是因为李佳雪堕胎不久,李泽生怕李佳雪体质还没有跟上。要是突然腿软要摔倒,他也好第一时间把李佳雪给扶住。

    上了车后,李泽便载着李佳雪前往海霞酒店。

    路上,李佳雪还去路边药店买了消炎药,还让李泽先服下两颗。

    约过二十分钟,他们两个一块走进了海霞酒店。

    见有客人进来,原本在玩手机的前台当即将手机放在一旁,并面带微笑地看着李泽李佳雪。

    他们两个人走近后,前台笑着问道:“请问是要住酒店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