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5章 悲剧收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此时的丁洁正站在茶几前泡菊花茶。

    在看到丈夫走出卫生间,丁洁还想问丈夫怎么样了。可因丈夫的脸色极差,丁洁就不敢说话。因为害怕,丁洁那握着茶杯柄的手都哆嗦了下。幸好开水还没有倒进去,否则肯定是会直接洒出来。

    走进厨房,走到灶台旁,李泽拿起了那被妻子擦得极为光亮的菜刀。

    看着自己那映在刀身上的狰狞面孔,李泽都很想之际拿刀走出去,用菜刀逼迫妻子说出真话。

    要是他妻子不说出来,那就将他妻子活活砍死。

    可要是他听到的是无比肮脏的真相,估计他不仅会将他妻子砍死,还会像切菜那样不断砍着。

    在暗暗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做以后,李泽才有些不舍地放下菜刀。

    他认为他妻子是个贱女人,所以他绝对不能因为这个贱女人而去坐牢!

    下定决心后,李泽直接拧开了水龙头。

    捧起自来水,弯下腰的李泽就往自己脸上泼。

    至少,这样会让他觉得清凉一些。

    搓了搓肌肉都有些僵硬的脸后,李泽才走出厨房。

    见丈夫在厨房里洗了脸,丁洁忙问道:“老公,你这是怎么了?”

    坐在沙发上,接过妻子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后,李泽问道:“那天你去海霞酒店,你去的是哪个房间?”

    “我想下,”停顿之后,丁洁道,“假使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应该是去1019号房间里找的小莲。因为她是在电话里和我说的,所以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

    1019是付卫东的专属客房。

    想到此,李泽又问道:“房间里除了小莲以外,还有谁?”

    “就她一个人。”

    “她不是被会员给包了吗?怎么可能就她一个人?”

    “因为那时候就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啊,”将泡好的菊花茶摆在茶几上后,丁洁继续道,“假使有会员在的话,她也不可能会叫我过去的。你也知道大部分会员都是有钱人,有些还很有权势。所以要是包她的会员也有在的话,比她还来得漂亮的我岂不是会有危险?反正去之前我也有问她,她说会员没有在,我才敢过去的。”

    “那那个会员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问,她也没有说。”

    “只有一个会员还是好几个?”

    “小莲只说过后面很疼。”

    “屁眼?”

    “是啊。”坐在丈夫旁边后,丁洁道,“在知道她跟会员做的事以后,我还问她怎么会允许。她就和我说了,只要能赚到更多的钱,就算做一些再那个的事,她也是愿意的。那时她老公欠的钱还没有还完,所以她就是一门心思赚钱。可现在他们夫妻俩欠的钱都已经还完了,他们两个却完全变了。正常情况下,丈夫应该好好爱护妻子,不应该让妻子和其他男人做那个。可如今呢,凡哥就非常乐意让其他男人碰小莲。我有问过小莲,小莲说凡哥是受了禁色俱乐部的熏陶。但因为小莲喜欢如今的凡哥,所以他们夫妻俩现在才真的算是一对。”

    停顿之后,丁洁又补充道:“注定以悲剧收尾的一对。”

    “为什么这么说?”

    “某天小莲或者凡哥可能会后悔,”丁洁道,“一旦小莲后悔了,她就会质问凡哥为什么要让她跟其他男人乱来。一旦凡哥后悔了,就会质问小莲怎么如此的不要脸。我有劝过小莲,可惜一点效果都没有。讲得直白了点,他们夫妻俩现在都像是在吸毒,不论旁人怎么劝说,他们都会坚持己见的。其实最可怜的还是他们的儿子,以后肯定是会受到非常大的伤害。”

    对于林慧莲陆远凡夫妻俩到底是什么下场,李泽压根就不关心。

    夫妻俩都是贱人,为什么要去关心?

    所以李泽心里是在想着妻子是否在撒谎。

    在他妻子直接说出1019的前提下,妻子基本上可以确定妻子没有在房号这方面欺骗他。

    这就意味着,林慧莲是被付卫东给包了三天。

    加上付卫东有帮孙兰娜剃毛的习惯,所以李泽总觉得他妻子的毛是被付卫东给剃掉了。

    李泽甚至觉得,他妻子是知道付卫东短期甚至长期都不会回国,所以才敢说出房号。

    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孙苗生、付卫东、陈磊以及柳风是一伙的,那他们四个人是否会知道彼此之间的事?比如他妻子的耻毛是被付卫东给剃掉的话,那还在厦门的陈磊柳风是否知道这件事?假如他们知道的话,又是否有办法撬开他们的嘴巴?

    其实李泽最感兴趣的是,赵敏到底知不知道柳风的事。

    一旦不知道,或者说柳风不愿意让赵敏知道,那柳风就是突破口了。

    看来,明晚宴会期间李泽得找个机会确定一下这事才行。

    “老公,你说我们要不要一块劝一下他们?”

    “那是他们的事,我们没有必要插手。”

    “可关键我和小莲是好姐妹。”

    “她跟小姐没什么区别,你还和她是好姐妹?”

    被丈夫这么一反问后,丁洁就说不出话来。

    十多秒后,丁洁端起菊花茶递给了丈夫。

    李泽觉得自己最近火气都很大,确实需要喝一喝菊花茶,所以吹了吹气后,他就咕噜咕噜喝了三口。

    喝完以后,李泽将茶杯放在了茶几上。

    这时,丁洁道:“老公,我现在去买菜?”

    “去吧,多买点素菜。”

    “难道是因为中午吃了肉,你就不想继续吃肉了?”

    “嗯。”

    其实丁洁指的是做嗳,但见丈夫面无表情的,丁洁就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在去次卧室看了看依旧睡得很香的女儿后,丁洁这才去买菜。

    同一时间,刘菲菲住处。

    刘菲菲很喜欢熬夜,有时候甚至会通宵。

    假如有通宵,她就会直接睡到下午。

    昨晚刘菲菲是在酒吧待到了凌晨两点才回家,原本是要睡到差不多中午才起床。可因为顺丰快递的一通电话,她早上九点就被吵醒,之后就起床洗澡洗衣服之类的。匆匆吃过午饭后,刘菲菲就继续补觉。

    睡得很熟之际,刘菲菲的手机响了。

    听到铃声,被吵醒的刘菲菲皱紧了眉头。

    发出一声有些不情愿的伸吟后,眼睛依旧逼着的刘菲菲这才伸手去找寻手机。

    摸了好几下,刘菲菲这才摸到手机。

    拿到眼前一看,见是会所老板打来的,刘菲菲急忙坐了起来。

    在刘菲菲的印象里,这个男人很少会打电话给她,所以她瞬间被吓得清醒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