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0章 一直犹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侄女这话,显得有些无奈的刘菲菲问道:“那要是我不说,你是不是就要那样做?”

    “你是我姑姑,你应该了解我的脾气的。”

    “真拿你没办法,”看着正在吃榴莲的侄女,刘菲菲道,“其实那事没什么好说的,反正都是年少无知。小欧,我跟你说,很多女人的想法都和我差不多。在她们十几岁的时候,她们都对爱情有着非常美好是向往,尤其是那些喜欢看韩剧的。而且我觉得现在对少女性观念影响最大的其实是言情小说,现在的言情小说动不动就是被高冷总裁给睡了,然后怀孕什么的,搞得很多少女都觉得被男人睡没什么大不了的。”

    “姑姑,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我只对你的第一次感兴趣。”

    “真没什么好说的。”

    “那我现在就去找李老师?”

    “你连你姑姑都敢威胁了啊?”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看到侄女那俏皮的模样,刘菲菲显得更加无奈。

    拉着侄女的右手后,刘菲菲语重心长道:“我读完初中就没有继续读书,就去外面打工了。因为年龄小,又没有任何文凭,所以我干的工作都比较杂,活累钱少的那种。在打工的第二年,我遇到了一个比我大一岁的男孩。因为一直想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所以我就和他在一起了。原本是和他商定把第一次留到结婚那晚,但因为他的一句‘我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结果你姑姑我的第一次就没了。”

    “我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哈哈!”

    因为被这句话给逗到,刘雨鸥笑得格外夸张。

    原本刘雨鸥的右手是被姑姑抓着,但因为笑得肚子都有些疼的缘故,抽回手的刘雨鸥便捂着肚子狂笑着。在学校的时候,刘雨鸥都是假装自己是那种腼腆型校花,所以此时她这模样和学校里的她形成了鲜明对比。

    “别笑了,有什么好笑的?”

    刘雨鸥使劲点了点头,但她依旧在笑着,笑得眼角都有眼泪了。

    又过了一分钟,刘雨鸥这才平静下来。

    清了清嗓子后,假装严肃的刘雨鸥道:“菲菲,我就蹭蹭,我绝对不进去,你就让我蹭一蹭吧!”

    说完以后,刘雨鸥又哈哈笑出了声。

    看到这状况,刘菲菲是彻底无语了。

    侄女笑得越是开怀,刘菲菲的心情就越是复杂。

    因为对于刘菲菲来说,侄女是她最想保护的人。为了保护侄女,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所以如果要保护侄女的话,那她就必须成为会所老板的木偶,任由其摆布。等某天她因为年龄而没办法继续当佳丽,或许那天她就能获得自由,更不会再被会所老板威胁。

    可关键是,刘菲菲真心不想成为佳丽。

    因为她清楚,这事肯定是会被侄女知道。

    那样的话,她们两个人的关系很可能就会破裂。

    可惜的是,刘菲菲想不到一劳永逸的办法。

    “哎!”故意叹了一口气后,刘菲菲道,“小欧,我跟你说啊,男人为了得到女人会各种各样的骗。我就蹭蹭不进去,我就摸摸,我就看看,我就进去一点点,我就舔舔,我就抠抠,当我的女人我会让你幸福一辈子,我得到你是为了更好的爱你,你的第一次会让我倍感珍惜。反正只要是为了得到某个女人,他们会瞬间变成大情圣的。”

    “可李老师不是哦!”

    “那是因为他还没有想要得到你,”刮了下侄女的鼻尖后,刘菲菲笑道,“你这家伙,我都觉得只要李泽让你张开腿,你都会毫不犹豫地张开,顺便来个一字马。”

    “我不会一字马。”

    “我这是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

    “姑姑,吃榴莲不?”

    “我宁愿吃米田共,我也不吃榴莲。”

    “那我去给你准备点米田共?”

    “你可是校花,能不这么恶心吗?”

    “嘻嘻!”

    因为侄女要留下来吃晚饭的缘故,所以聊了一会儿后,刘菲菲就带着侄女去买菜。

    在买菜的过程中,刘菲菲偶尔会走神。

    刘菲菲走神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在想着会所老板是不是只在客厅里安装了监控。在刘菲菲看来,如果会所老板要完全监控她的话,单单在客厅安装监控还不够,还应该监控她的手机才对。要不然她一旦离开家,那岂不是就脱离会所老板的监控了?

    所以刘菲菲觉得只要她带着手机,基本上就处于会所老板的监控之中。

    毕竟,这部iphone7正是会所老板送给她的。

    刘菲菲纠结会所老板监控方式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在会所老板没有察觉的前提下透露一些消息出去。只是刘菲菲还没有想好是透露给侄女、李泽还是警察。

    以前刘菲菲没有想过报警,但现在却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刘菲菲觉得与其以佳丽的身份当会所老板的棋子,还不如直接让蔷薇会所被端掉!

    每每想起禁色俱乐部的覆灭过程,刘菲菲就有这样的冲动。

    只是刘菲菲担心会所老板能一手遮天,所以在买完菜回到家以后,刘菲菲还是没有做出决定。

    在侄女的协助下,刘菲菲做好了晚饭。

    之后,刘菲菲便和侄女吃了起来。

    吃完又聊了一会儿,刘菲菲才开车送侄女回去。

    晚上八点半,丁洁带着女儿去洗澡。

    至于李泽,他是因为想起李佳雪的话后,就发sw这两个字母到李佳雪说的那个手机号上。

    发完以后,李泽便打电话过去。

    充电器是在主卧室,主卧室还有在放歌,所以当站在外阳台的李泽听到手机里传来那首胡彦斌的《蝴蝶》时,李泽有些小激动。

    尽管监控充电器没有监控手机来得实用,但至少存在发现妻子想要保守的秘密的可能性,所以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删除通话记录后,李泽坐在了沙发上。

    这时,李泽想起了一件事。

    那天下午孙晓斌有跟踪他妻子,而他妻子离开海霞酒店到回家是用了四十来分钟。

    正常情况下,二十分钟的车程就足以,为什么他妻子多花了二十分钟?

    难不成,在回家期间还发生过什么事?

    因为妻子有洗澡的缘故,李泽是确定妻子剃毛事件是发生在海霞酒店,所以回家期间所发生的事应该并不重要吧?

    其实,李泽知道有个人清楚他妻子回家期间的情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