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5章 快递到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妻子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李泽身体都为之一抖。

    为了方便妻子,李泽还特意把腿尽量张开。

    看着好像饿了很久的妻子,边看的李泽就边用吹风机吹头发。

    要是李泽没有记错,他妻子所穿的裹胸裙是他妹妹出嫁的时候特意买来穿的。从那以后,他妻子就没有再穿过这条裹胸裙。所以当他妻子穿着这条裹胸裙服务着他时,他心里其实有种一样的感觉。加上他妻子盘起了头发,又是低着头,所以李泽失神的时候都会觉得蹲着的是另一个女人。

    这样的错觉让李泽有些兴奋,所以他那握着吹风机的手偶尔会停下来。

    十来分钟后,嘴巴有些酸的丁洁就站了起来。

    摸了摸丈夫的头发,笑了笑的丁洁道:“老公,干了,你赶紧穿衣服吧。”

    现在还不到六点,而宴会是在七点举行,所以李泽总觉得没有必要这么着急。可能是因为受到了妻子的挑逗,李泽很想让妻子在穿着裹胸裙的前提下和他亲热。可最终,李泽没有说出这话来。要是像昨天中午那样臣服于妻子这具完美胴体,李泽都觉得自己活该当个绿毛龟!

    穿好妻子准备好的衣服后,李泽就在妻子的要求下站在全身镜前。

    李泽不喜欢西装,但因为今天这场宴会非常正规,所以他只能穿上了一套棕色西装。

    因为里头是一件白色衬衫,再加上头发也有被妻子精心打理过,所以此时的李泽看上去倒是挺帅气的。

    从后面抱住丈夫后,丁洁微笑道:“老公,你这样穿真帅气,简直就像是要去当新郎一样。”

    “当新郎?那谁是新娘?”

    “难道不是我啊?”

    “上次是你当我的新娘,那这次自然是要换一个了。”

    “老公,”丁洁娇嗔道,“你别说得这么理所当然,这样听起来怪可怕的。反正我跟你说,待会儿你肯定是会看到不少美女,但大部分都是有家室的,所以你可不能打她们的主意。而且呢,在那些未婚女性里,肯定没有哪个能比得过我。老公,你这样看特别有气质。加上你画画又那么厉害,所以向人介绍,说你是大画家,他们肯定也是不会怀疑的。”

    “待会儿你可别乱介绍,被人识破了可不好。”

    “没问题。”

    这时,李泽看了下手表。

    见刚好六点,李泽道:“还有一个小时,我们等到六点半的时候再出门。”

    “那接下来的半个小时该做点什么呢?”

    透过镜子,李泽和妻子那有些躁动的目光对上。

    作为夫妻,李泽当然知道妻子此时在想着什么。

    可因为他真的不想再沉迷于女人香,所以他道:“你去给我泡杯茶,我有些口渴。”

    “嗯。”

    应了一声后,丁洁就走了出去。

    作为需求正常的女人,刚刚在帮丈夫吹的时候,丁洁其实就希望丈夫要了她。所以在听到丈夫说再过半小时出门的时候,丁洁是真的想说出自己的需求。可因为她不是那种有需求都会直接索取的女人,所以在丈夫说要喝茶的前提下,心里有些空荡的她自然只能去泡茶。

    不过在去泡茶之前,丁洁是先走进了卫生间。

    聊起裙摆,将安全裤以及内裤脱至膝盖后,丁洁就撕了些纸巾擦了擦那有些潮湿的地带。

    之后,丁洁才去帮丈夫泡茶。

    在接过妻子递来的茶水后,李泽就站在窗前望着对面那栋楼。

    至于丁洁,她是坐在床边玩手机。

    而此时,顺丰快递员敲响了孙兰娜所住的套房的门。

    透过猫眼,见站在外头的是快递员后,孙兰娜才打开门。

    接过快递员递来的包裹,又在快递单上签字后,孙兰娜便在说了声谢谢以后关上了门。

    薇薇很喜欢拆包裹,所以看到包裹后,薇薇立马道:“阿姨!阿姨!让我来拆!让我来拆!”

    孙兰娜知道这是付卫东寄来的包裹,所以她吓唬道:“里面是毛毛虫,你也要看啊?”

    因为孙兰娜的吓唬,薇薇吓得立马后退,还使劲摇了摇头。

    看到薇薇这般模样,笑得连眼睛都眯起来的孙兰娜便朝薇薇走去,还道:“别怕,别怕,里面的毛毛虫不大,也就比你的大拇指大上一圈而已。而且我和你说哦,里面的毛毛虫咬人也不疼,最多是你得去医院打几天的针。”

    因孙兰娜继续吓唬,薇薇直接被吓哭了。

    见状,孙兰娜只好道:“薇薇乖,我去厨房里拆包裹,顺便把毛毛虫都给扔了,你就在客厅里等我吧!”

    薇薇使劲点头以后,孙兰娜才往厨房走去。

    在走进厨房时,孙兰娜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拆开包裹,见里面是两瓶药后,孙兰娜顺手拿了起来。

    因药瓶上没有任何标签,所以孙兰娜也不知道这两瓶药到底是什么。

    孙兰娜知道晚上付卫东很大概率会联系她,所以她是将两瓶药放在了薇薇绝对够不着也看不到的橱柜里。

    之后,孙兰娜才去陪着薇薇。

    六点半,李泽丁洁夫妻俩就一块离开家。

    在搭乘电梯下楼的时候,电梯里还有两个大腹便便的男人。

    因丁洁那出众的打扮,两个男人一直是用色眯眯的目光盯着丁洁。

    假如是以前,李泽肯定是会发火。

    可这次,他就当做没有看到。

    在认定妻子是婊子的前提下,李泽自然懒得去维护他妻子。

    坐上车并系上安全带后,丁洁道:“老公,你说男人是不是都很色?”

    “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你没有看到那两个人的目光吗?”丁洁道,“刚刚坐电梯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一直盯着我看。”

    “男人盯着漂亮的女人不是很正常吗?”

    “关键我是你老婆,你就不介意他们盯着我看啊?”

    “不介意,”往海霞酒店那方向开去的李泽道,“反正他们只能看,又干不了什么事。”

    听到丈夫这显得很无所谓的回答,皱了下眉头的丁洁望向车窗外。

    数分钟后,依旧望着窗外的丁洁道:“老公,我知道你没有以前爱我,但有个问题我还是想问一下。假如我以前曾经被人强奸过,你是不是会直接和我离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