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9章 出卖了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有什么话你就快说!我老公还在等我!”

    还没走到四楼,李泽就听到了妻子这充满怒意的声音。

    “你和你老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话的人是林宇南。

    听到林宇南的声音,李泽也有同样的疑惑。

    陆远凡林慧莲夫妻俩来参加宴会已经让李泽觉得很奇怪了,没想到林宇南也跑来了。

    因知道他们两个人就在四楼聊天,所以没有继续往上走的李泽是紧紧贴在快到四楼的墙壁上。通过声音远近的分析,李泽觉得他离妻子以及林宇南可能连四米都没有。对于林宇南和他妻子之间的事,李泽自认为了解得非常清楚,所以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林宇南为什么打电话把他妻子叫到四楼来。

    “我老公是赵敏的朋友,受到了赵敏的邀请,所以来这边有什么好奇怪的?”看着穿地很正式的林宇南,丁洁反问道,“你怎么会来这的?”

    “我也受到了邀请。”

    “难道你认识赵敏?”

    “上次我不是有带小莲去参加一个酒宴吗?”林宇南解释道,“我有在酒宴上遇到赵敏,因为小莲认识赵敏,所以我和赵敏就聊了好一会儿,也互相交换了名片。昨天有接到她的邀请,刚好我今晚也没什么事,所以我就过来了。”

    “你过来就过来,为什么打电话把我叫出来?”

    “我只是想问清楚罢了。”

    “你要问清楚直接进来问就是了,何必叫我出来?”有些愠怒的丁洁道,“我老公肯定会出来找我,所以我要先下楼了。”

    “你和我爸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正常情况下,他不可能会帮你的,”林宇南道,“上次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说是在帮我擦屁股。他是我老爸,我对他的性子摸得一清二楚。他属于那种利益至上的人,所以他绝对不会为了你而和孙苗生闹翻脸的。”

    “我哪里知道?”丁洁气呼呼道,“我连你老爸的面都没有见过。”

    “肯定有问题。”

    “就算有问题,那也不关我的事,”停顿之后,丁洁道,“在我们分手前的几天,你老爸有打过电话给我,让我和你分手。那时候我很傻很天真,还想要说服他,说我们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希望他能祝福我们两个人。他那时候已经妥协了,说不会再干涉咱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可你呢?居然把我给卖了!”

    “我已经和你说过了!是你自己不信!”

    “我不是笨蛋!我知道什么才是真相!”

    “放屁!”

    丁洁不想再和林宇南纠缠下去,因为她担心她丈夫会出来找她,所以看着同样也很生气的林宇南,没有再说话的丁洁就朝楼梯口走去。

    丁洁是穿着高跟鞋,走路的声音特别明显,所以李泽自然是听到了。

    李泽是想离开,但他根本来不及,所以他干脆就站在原地。

    当丁洁看到丈夫就站在楼梯上时,丁洁吓得面如土色。

    至于李泽,他的表情是有些漠然。

    “老……老公……”

    丁洁说完后,林宇南也出现在了李泽的视线里。

    林宇南什么话也没有说,而是选择直接下楼。

    直至林宇南消失在李泽的视线里,李泽才走上四楼,和他妻子面对面站着。

    李泽是盯着他妻子的脸,他妻子则是低着头,柳眉紧锁。

    毕竟,她刚刚说了不该说的话。

    就这样互相沉默了三分钟后,李泽才道:“我觉得你应该是想和我说一些事。”

    “老公,我……”

    欲言又止后,丁洁直接依偎在了丈夫身上,两只手还环着丈夫腰部。

    李泽还想推开妻子,让妻子说出是如何被林宇南给出卖的。可在他准备这么做时,他感觉到他妻子的娇躯正在微微哆嗦着。同时,他还听到了他妻子那轻微的抽噎声。李泽知道妻子是因为曾经发生的一些事而伤心,而这事还是和林宇南有关的,所以他自然更觉得压抑。

    因为他觉得,他妻子很可能还爱着林宇南。

    两分钟后,双眸被泪水侵占的丁洁道:“老公,我曾经被林宇南威胁,所以不得不把我的文胸给他。你问我是怎么被威胁的,我说是因为我不想让你知道我曾经谈过恋爱。这听起来很荒谬,毕竟现在大部分男女在结婚之前都有一次或多次恋爱经历,所以这并不能成为林宇南威胁我的理由。事实上,这只是我用来搪塞你的借口罢了。其实我被林宇南威胁是因为另一件事,而这件事我真的是难以启齿,我甚至都不想再去回忆。”

    听到这里,李泽心里有些不安。

    既然难以启齿,既然不想再去回忆,那应该是和性有关了。

    加上他妻子刚刚还说被林宇南给出卖了,这岂不是意味着他妻子很可能是被迫和林宇南以外的男人发生关系?

    李泽胡思乱想之际,丁洁继续道:“在来的路上,我问过你一个问题。假如我曾经被人强奸过,你是否会直接和我离婚。事实上,当我问你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到的就是那次的遭遇。”

    “跟我说下是什么情况。”

    丁洁正欲开口,赵敏却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不好意思,”赵敏忙道,“因为你们两个人不见了,所以我就出来找你们了。小洁,你这是怎么了?被谁给欺负了吗?”

    “没事,”擦了擦眼泪的丁洁微笑道,“只是刚刚得知有位亲人去世了,所以我就不小心哭了。”

    “那你们是不是要过去一下?”

    “外省的,有空的时候打个电话慰问一下就好。”

    “也是。”

    李泽担心赵敏会把他妻子叫下去,所以他道:“敏姐,你赶紧去招待客人吧,我和我老婆待会儿就下去。”

    “行,那调整好情绪就赶紧下来。”

    “嗯。”

    赵敏离开后,李泽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

    “老公,那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所以能不能不说?”丁洁道,“每个人都有过去,如果要刨根究底的话,那真的很容易影响到夫妻感情。就像你有前女友这事,你也没有和我说过,还是我自己发现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