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0章 昏迷过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并不惊讶。

    在李泽看来,他妻子会发现他曾经交过女朋友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毕竟他妻子特别聪明。

    所以他道:“我确实有交过女朋友,但我和她之间的事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所以没什么好说的,也没有必要和你说。当然你不能因为我有交过女朋友,所以就觉得可以不告诉我你是怎么被林宇南给出卖的。因为在我看来,你口中的出卖已经远远超出了正常情侣的界限。反正你现在必须说给我听,不要再用任何词汇来敷衍我了。”

    看着面无表情的丈夫,迟疑了下的丁洁点了点头。

    再次将面庞埋在丈夫胸前后,丁洁道:“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在他爸爸打电话给我的第三天,也就是周六晚上。那时候因为忙着期末考,我和他除了一块吃饭以外,其他时间都很少单独相处。在周六晚上九点出头的时候,他突然发短信给我,约我到实验楼后面那一片空地上见面。我有问他要干嘛,他说是要给我惊喜。因为那时候他还是我男朋友,所以我当然就赴约了。可当我去了那里时,等待我的却不是他,而是两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我看到他们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们只是刚好路过,结果他们突然上前和我打招呼,还问我是不是丁洁。我说是,他们就说是林宇南叫他们来伺候我的。我听到这话时,我觉得特别奇怪,因为我搞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说到这里,丁洁便长长叹了一口气。

    迟疑了下后,丁洁继续道:“在我准备打电话给林宇南的时候,他们突然抓住了我,还说是林宇南想让我好好享受享受快乐。我说林宇南绝对不可能让他们这样做,肯定是他们在骗我的。然后他们其中一个人就拿出手机,让我看他和林宇南的短信记录。短信记录大意是林宇南说自己有非常另类的性癖,希望他们能把我给强奸了。”

    听到这里,李泽心里不免咯噔了下。

    慢慢握紧那都在颤抖的拳头后,李泽问道:“后面呢?”

    “后面抓着我的那个男人用手帕捂住了我的嘴巴,我就直接昏迷了,”丁洁轻声道,“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是躺在离实验楼大约百米的草地上。我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连衣裙还垫在了我的身下。我的身上有好几道抓痕,尤其是胸部和屁股。我的小腹和下面还沾着那种液体,荫道还有些疼。”

    说到这里,丁洁就哭出了声。

    因为哭泣,丁洁的身体哆嗦得特别厉害。

    至于李泽,他是怎么也不敢相信妻子居然经历过这样的事。

    他先是惊愕,接着是愤怒,愤怒到想把林宇南活活撕成两半的地步!

    紧紧抱着丈夫的腰部后,丁洁边哭边道:“我怎么也没想到林宇南居然是这样的男人,所以回到宿舍洗完澡以后,我就直接打电话质问他。他却不承认,还说压根就没有发过短信给我。我不相信他的鬼话,所以我知道我的遭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我甚至觉得是因为我不让他碰,他才故意这样整我的。第二天我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时,他还是说不关他的事。但在当天下午,他又突然承认是他叫人迷奸的我,所以我就彻彻底底和他断绝了往来。老公,对不起,因为我这样的经历会让你讨厌我,甚至觉得我很脏,所以我才不敢和你提起,所以我才会受到林宇南的威胁的。”

    对于相处了五年多的妻子,李泽自然十分了解。

    他妻子一心想在他心里塑造完美形象,所以他妻子不可能说出这种会很大程度上损害完美形象的事来。

    这就意味着,他妻子说的绝对是真的!

    抓住妻子的肩膀后,铁青着脸的李泽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不要去找林宇南!”丁洁忙道,“他不是市井小民!他是嘉美内衣的继承者!”

    “按照你的逻辑,因为他有权有势,所以我就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是的,”泪流满面的丁洁道,“其实有个细节很奇怪,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应该是被那两个男人给迷奸了,因为我醒来的时候都没有穿衣服,身上有抓痕,下面也有点痛。但奇怪的是,我的处女摸还在。”

    “处女摸还在?”

    “嗯,”丁洁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的第一次是给了你。”

    因为第一次和妻子行房的时候,他妻子恰好来了大姨妈,所以李泽不知道妻子说的是真是假。

    但在正常情况下,除非那两个男人那玩意又小又短,要不然他妻子的处女摸绝对不可能还在的。

    只是两个男人同时又小又短,这样的概率未免也太低了?

    要不是妻子说胸和屁股被抓,身上还残留着那种恶心巴拉的液体,李泽都觉得是不是他妻子搞错了。

    不管怎么样!

    他必须去找林宇南!

    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林宇南敢承认!

    那就算要坐牢!

    李泽也会直接把林宇南给打残废了!

    “你在这里等我,”李泽道,“我很快就回来。”

    “不要!”抓住转过身的丈夫的手臂后,丁洁央求道,“老公,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这种事怎么可能当做没有发生过?!”

    “我知道你脾气急,所以我才一直不敢告诉你这事,所以我才会受到林宇南的威胁,”丁洁道,“除了威胁我交出内衣以外,林宇南还威胁过我好几次。比如不让小莲当他的助理,他就把事情告诉你。又比如刚刚他在走廊上打电话给我,让我出去一下的时候,我也不想出去,但他又拿那事威胁我。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特别懦弱,随随便便都可以被人威胁。但是,我会被林宇南威胁是因为我不希望老公你和他爆发冲突,我特别害怕会失去你。就像上次你因为砍下孙晓斌的手臂被警察给抓走了,我都觉得整个天都快要塌下来了。”

    听到妻子这番话,心里酸溜溜的李泽道:“你就在这里等我,不要到处乱跑。”

    “别去找他,好不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