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4章 肥猪一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这话,看了眼依偎在自己身上的妻子后,李泽道:“敏姐,我和我老婆在酒店附近溜达,待会儿再上去。”

    “小洁她没事吧?”

    “没事,只是情绪有些低落。”

    “毕竟亲戚去世了,情绪难免低落的,”电话那头的赵敏道,“这样吧,假如她还是这样的状态,你就陪她回家休息。假如状态恢复了,你再和她上来。我觉得参加宴会一定要心情舒畅才行,要不然这音乐听上去可能都会觉得像是哀乐了。其实从我的角度出发,我是希望你们待会儿还能上来,因为我想介绍几位比较资深的设计师给你认识。”

    “晓得了,我们待会儿会上去的。”

    “好的,那就见面了再聊。”

    “嗯。”

    赵敏挂机后,李泽将手机塞回了口袋里。

    “老公,我不想上去了,”顿了顿后,丁洁道,“不过我待会儿还是陪你上去吧,毕竟你的前途更加重要。”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有些纠结。

    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李泽回应他妻子的就只是重重的鼻息罢了。

    沉默了片刻后,丁洁轻声问道:“老公你会和我离婚吗?”

    “不会。”

    李泽的回答虽然干净利落,但他的眉头却猛地皱了下。

    李泽知道妻子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大学被迷奸一事,所以他的回答自然是不会离婚。毕竟是婚前的事,而且又不是他妻子主动的,所以他除了心塞以外,他完全没有理由抛弃他妻子。当然假如查出他妻子和某个甚至某些会员发生过关系,那李泽就会直接提出离婚。

    这就是所谓的一码归一码。

    只是让李泽没办法想通的是,被迷奸以后,他妻子的处女膜怎么还在?

    不知为什么,李泽总觉得很蹊跷。

    在林宇南没有联系之前,李泽也不想再和妻子讨论这件事了。

    五分钟后,丁洁道:“老公,我们上去吧。”

    “你行吗?”

    “当然没问题,我这个人看得很开的。”

    说完以后,笑得格外甜美的丁洁主动往海霞酒店的方向走去。

    见状,李泽只好跟上了妻子。

    回到宴会厅后,赵敏便将李泽叫到身旁,并介绍设计师给李泽认识。李泽其实不喜欢这种互相恭维的场面,因为他觉得这样实在是太虚伪了。不过人际关系都是这样培养起来的,所以他要继续在设计师这条道路上混的话,多认识几个资深的设计师不是什么坏事。

    至于丁洁,她是站在靠窗户的地方和林慧莲聊天。

    因为丁洁眼眶很红,林慧莲还问是不是被李泽给欺负了。

    丁洁的回答和之前如出一辙,也就是某个亲戚去世,得知这一消息的她之前有大哭一场。

    此时,林宇南已经走进了千禧园。

    来到黄秋波所住的单元房前,林宇南敲了敲门。

    片刻,门被打开。

    开门的人正是黄秋波,也就是林宇南的大学舍友。

    那时候黄秋波瘦得就跟猴子似的,现在却是胖得就跟圆球一样。

    “快点进屋吧!”

    走进去后,林宇南问道:“就你一个人?”

    “当然啦!”

    “你还没有成家?”

    “没呢,”黄秋波乐呵呵道,“大学的时候都没有找女朋友,毕业之后就更难找啦。更何况我现在肥得和肥猪差不多,就更难找到女朋友了。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啦,我找不到女朋友还是因为我没房没车,就连最起码的驾驶证我都没有考到。不过应该也快了,我前天刚刚过了科目2。你先坐着,我给你泡杯茶。”

    黄秋波去泡茶后,林宇南是用冷漠的眼神环顾着这个杂乱不堪的客厅。

    看到沙发上还有泡面的调料包,林宇南就更不想坐下去了。

    待黄秋波泡好茶以后,接过茶的林宇南是顺手将之放在了茶几上。

    “宇南,我们现在出去吃夜宵?”

    “行,”看着黄秋波后,林宇南道,“不过在去吃夜宵之前,我还有点事想问你。”

    “什么事?”

    “你应该还记得我和丁洁分手的事吧?”

    “我只知道你们分手,但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分手。”

    “在我和她分手的前一天,我们几个有在宿舍里打牌,”林宇南道,“那时候我们宿舍一共有五个人在,老五他去和他女朋友逛街了。我们打的是拖拉机,只能四个人打,所以你就是在一旁看着。你平时很喜欢打牌,有时候还主动跑到其他宿舍去打牌,所以当你说你不打的时候,我觉得有些惊讶。毕竟,你的外号是赌徒。在打牌期间,你是一直站在我的旁边,还有玩我的手机。那时候我没有在意,今天和丁洁聊了以后,我才知道问题是出现在你身上。”

    听到这里,吓了一大跳的黄秋波问道:“宇南,你在说什么啊?”

    “我问你!你是不是发短信给丁洁!让她去实验楼后面等我!”

    “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黄秋波道,“我又不是傻逼,我好端端的干嘛发短信给她?”

    “她不可能撒谎!所以绝对有人用我的手机发短信给她!”

    “那也不可能是我,应该是阿彪,”黄秋波道,“你打牌的时候我确实有在玩你手机,但我就是玩贪吃蛇,根本就没有发短信给丁洁。后面你不是上厕所,让我代你玩一局吗?那时候阿彪边打牌边动你手机,所以短信肯定是那时候发出去的。”

    “你还敢骗我!”

    说完,林宇南一脚踹在了黄秋波腹部。

    这么一踹,黄秋波除了呕出胃液以外,这个人还跌倒在地。

    尽管他身上都是肥肉,但他还是疼得嗷嗷叫。

    “说不说!”

    “我根本就没有用你手机发短信给丁洁啊!”

    见黄秋波还在嘴硬,林宇南直接拿起了茶几上那有着不少锈迹的水果刀。

    用水果刀压着黄秋波脖子后,林宇南道:“我这个人看人向来很准,在我们兄弟六个里面,阿彪这个人最注重情义,而你却是最注重金钱。就好比我们几个如果一块去吃夜宵之类的,你从来都没有付过钱。有时候说要付钱,在准备付钱的时候,你也会说你没有带钱。所以我是确定发短信给丁洁的人是你,不可能会是阿彪。你最好立马告诉我前因后果,否则我会给你放血的。我是董事长之子,就算我把你给杀了,我也有办法逃脱法律的制裁!”

    在吼出声的同时,林宇南突然加重了力道。

    感觉到咽喉好像要被割开后,黄秋波叫道:“我说!我统统告诉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