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3章 大话西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小三?!

    听到女生说出的这话,李泽先是惊愕,接着是愤怒。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样十六七岁的女生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身为老师,李泽自然有告诫这女生的必要,所以李泽道:“作为学生,你的当务之急是读书,怎么能跟老师表白?更重要的是,你怎么能说自己想当小三?宋香佳同学,你必须将注意力放在学习上,不要搞这种歪门邪道。”

    “为什么你会喜欢刘雨鸥,却不肯喜欢我?”

    “关于我和她的传言确实很多,但我只是将她当成我的学生而已。”

    “但我听说你经常去她家。”

    “谁说的?”

    “反正有人这样说,”摇了摇玫瑰后,宋香佳道,“老师你就接受我吧,我特别想和英雄在一起。你看电影里的英雄,大部分都不只有一个女朋友,所以我真不介意当老师你的小三。而且我是乖乖女,保证不会到老师你的家里大吵大闹,说我要当正房的。”

    “回你的班级去!”李泽义正言辞道,“不要在学校这种神圣的地方说这样的话!”

    “好吧。”

    叹了一口气后,拿着那束玫瑰的女生只好走了出去。

    女生前脚刚离开,刘雨鸥后脚就走了进来。

    看到刘雨鸥后,李泽忙问道:“不需要上课吗?”

    “复习复习还是复习,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像是在坐牢,”走到李泽边上,眯着眼的刘雨鸥道,“想着老师你可能已经来学校了,所以我就特意过来找你,没想到你还真的在。老师,我手里有拿着东西。这东西是要送给你的,但前提是你必须猜对。”

    听刘雨鸥这么一说,李泽才注意到刘雨鸥两只手是藏在身后。

    不知为什么,只要看到刘雨鸥脸上有笑容,李泽心情都会好一些。

    笑了笑后,李泽道:“你得给我个范畴,要不然太泛了。”

    “那我给你五个选项,你五选一,”撅起嘴巴思考了下后,刘雨鸥道,“巧克力,威化饼干,大白兔奶糖,玫瑰花,山楂片。”

    “玫瑰花。”

    “咦?老师你怎么猜到的?”

    “你这家伙,”李泽道,“刚刚那个女生突然跑进来和我表白的时候,我就想着她怎么会做出如此唐突的事来。结果她一走,你就进来,你的选项里还有玫瑰花,所以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人是一伙的了。假使我没有猜错啊,刚刚那一幕还是你导演的。”

    李泽说完后,刘雨鸥立马将藏在身后的礼物递给李泽。

    出乎李泽意料之外的是,刘雨鸥手里拿着的居然是一盒巧克力。

    见自己猜错了,李泽有些惊讶。

    鬼鬼一笑后,刘雨鸥道:“刚刚我看到那女生拿着玫瑰花走开的时候,我就有些纳闷。我就在想着,她是要把那玫瑰花送给谁呢。结果办公室里只有老师你一个人,所以显然是准备送给你,但又被你给拒绝了。推断出这个可能性后,我就故意在选项里增加了玫瑰花,没想到你就掉进我挖的坑里了。”

    “看来我还是没有你聪明。”

    “那当然,”显得有些得意的刘雨鸥道,“虽然我偶尔会萌蠢萌蠢的,但大部分的时候我可聪明了。”

    “不过我知道她和你是同伙。”

    “有吗?”

    “假如你们不是同伙,在我说她和我表白的时候,你好歹也会问下是什么状况。可你没有问,这说明你一开始就是知道的。加上她那行为真的是太唐突,而且还特意提到了郭佳佳,所以剧本肯定都是你帮她准备好的。雨鸥,说,你到底是闹哪样啊?”

    “我就是想测试一下老师,看老师你是不是那种随便的男人。”

    “如果我随便,你还跑得了?”

    “我又不介意老师你对我不随便,”笑了笑后,开始拆包装的刘雨鸥道,“老师,这是酒心巧克力。巧克力的形状就像是酒瓶,中间还有葡萄酒,所以和一般的巧克力不一样,你赶紧尝一尝。”

    李泽没有吃巧克力的习惯,所以他还想拒绝。

    但因为刘雨鸥显得那么兴奋,李泽只好嗯了一声。

    拿出一颗巧克力后,一脸期待的刘雨鸥当即将巧克力递到了李泽嘴边。

    咬住并等刘雨鸥松开手后,李泽这才咀嚼着。

    数秒后,刘雨鸥忙问道:“味道怎么样?”

    “挺好吃的。”

    “不行,你至少得说出五十字才行。”

    “好吧,好吧,”假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后,李泽道,“含在嘴里的时候,我觉得味道就和一般的巧克力没什么两样。但当我咬开巧克力,吃到里面的葡萄酒时,我顿时觉得这是我吃过的嘴美味的巧克力。假如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的话,我会对给我巧克力的女孩子说三个字。”

    见李泽把《大话西游》里的台词套用进来,眼睛略微睁大的刘雨鸥忙问道:“哪三个字?”

    “我还要。”

    见是这三个字,有些郁闷的刘雨鸥嘟喃道:“老师,我都觉得像是被你泼了冷水。”

    “但真的很好吃,告诉我是在哪里买的,我要给我女儿买一些。”

    “里面是葡萄酒,你要把她变成酒仙吗?”

    “哦,我差点忘记这个了。”

    又递了一颗给李泽后,刘雨鸥道:“老师,我觉得我姑姑有些奇怪。”

    “怎么说?”

    “就好像有什么事想和我说,但又不敢。”

    “是和蔷薇会所有关的事?”

    “我不是很清楚。”

    “那得想办法和你姑姑见一面才行,”李泽道,“我晚点给你姑姑打个电话,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来。对了,雨鸥,你有没有听说过伊甸园?”

    “这是蔷薇会所的前身,还是我和你说的。”

    “从伊甸园变成蔷薇会所只是改名而已吗?”

    “不是,是因为有人入股,”刘雨鸥道,“名字是伊甸园的时候,会所只有一个老板,会员的规模和有钱程度也没有现在来得高。后面因为有四个人入股,才将会所名字从伊甸园改为了蔷薇。反正现在蔷薇会所的老板一共是有五个人,但真正出面的只有一个人,也就是我的姑丈。当然,他很有可能并不是我姑丈,因为我姑姑八成是小三。不对,不对,老板好像是只有四个人,当初创建了伊甸园的人是已经退出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