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5章 母女重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听到刘菲菲那仿佛不带着感情的声音后,李泽道:“菲姐,我想跟你好好聊一聊,主要是关于……”

    “不了,”电话那头的刘菲菲打断道,“我不想和你聊天,也不想知道你是想和我聊哪些方面的内容。总之,如果你敢对小欧做出什么有伤风化的事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好自为之吧,不要让自己变成被所有人唾弃的对象,再见。”

    嘟……嘟……

    见刘菲菲直接挂机,李泽立马回拨。

    可惜,连续打了三次刘菲菲都没有接。

    其实并不是刘菲菲不肯接电话,更不是刘菲菲不想和李泽聊和蔷薇会所有关的事,而是因为刘菲菲目前处于蔷薇会所的老板的监督之中。假使刘菲菲和李泽聊了太多,又泄露了不该泄露的事,那倒霉的很可能就会是刘雨鸥了。

    所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刘菲菲才会第一时间打断李泽的话。

    当然,李泽并不知道刘菲菲受到监控,所以他还觉得刘菲菲不近人情。

    过了十分钟,下课铃声响起。

    随后,老师们陆陆续续回到了教室里。

    尽管李泽砍下孙晓斌手臂的事已经过了好几天,但当老师们看到李泽时,他们还是对这件事记忆犹新,尤其是有看过案发现场的老师。孙晓斌的断手臂就在地板上,附近还洒满了鲜血。而孙晓斌是躲在卧室里哀嚎,李泽则是傻傻地站在原地。

    在真相没有被公布之前,老师们都觉得李泽异常残暴。

    在真相被公布以后,老师们才知道李泽是一个好丈夫好老师。

    正因为如此,那些曾经看不起李泽,或者觉得李泽很普通很平凡的老师都对李泽刮目相看,就连曾经因为外甥的事而和李泽闹过的周小虹老师也觉得李泽这个人很不错。

    所有有时候,大众对一个人的印象会因为一件事而大逆转。

    早上下完课以后,李泽就开车回家。

    当然,他妻子中午并不会回家。

    不是要忙着工作上的事,是因为李泽的交代。

    在搞不清楚陈磊等人是否会选择报复之际,让他妻子中午也待在公司那边会稳妥得多。比起自己所住的小区,李泽还是觉得布满监控的汇豪大厦更来得安全。所以早上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李泽就有打电话给他妻子,让他妻子以后中午都不要回家。当然假使某天陈磊等人伏法了,那他妻子中午就可以回家了。

    至于李泽自己,他中午是没什么地方可去,所以才会开车回家。

    在回家之前,李泽还去了一趟幼儿园。

    除了见到女儿以外,李泽还见到了孙兰娜。

    出乎李泽意料之外的是,孙兰娜居然成了幼儿园的临时幼师。

    正常情况下,要在幼儿园当幼师的话,必须要有幼师证。但因为孙兰娜本身就是英语老师,而这家幼儿园又急缺英语老师,所以在孙兰娜有意愿留在幼儿园陪伴着薇薇的前提下,幼儿园干脆就聘请了孙兰娜。

    对于孙兰娜而言,既得到了一份工作,又能一直陪伴着薇薇,这自然是一件大好事。

    对于李泽而言,这算是好事也算是坏事。

    有孙兰娜的陪伴,李泽会更加放心。

    但同时他也担心这会加深孙兰娜和薇薇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导致以后孙兰娜不愿意离开薇薇。

    一旦身为生母的孙兰娜打算抢夺抚养权,那就麻烦了。

    离开幼儿园,又在路边吃过快餐,李泽才回到家里。

    李泽回到家里之际,拎着一份刀削面的刘雨鸥才刚走到家门口。

    中午的时候刘雨鸥很少做饭,所以她是买了一份刀削面。

    因为早上和李泽的互动,心里美滋滋的刘雨鸥还笑得格外灿烂。

    打开门,听到厨房传来动静的刘雨鸥立马皱紧了眉头,笑容也是随之消失。

    刘雨鸥以为是她爸爸在厨房里捣鼓,所以她会给好脸色都有鬼。

    只是在看到鞋架上多出了一双红色高跟鞋,刘雨鸥却有些纳闷了。

    她知道她姑姑中午是不可能会来她这里,所以她觉得厨房里的女人有可能是她的后妈。就概率而言,这个可能性相对来说会高一些。当然有个前提,那就是她爸爸有在家的时候。

    将刀削面放在餐桌上,装出一脸冷漠的刘雨鸥已经往厨房走去。

    可当她看到厨房里那个正在炒菜的女人的背影时,刘雨鸥吓得眼睛都瞪大了。

    尽管还没有看到正面,但她还是一眼认出这个女人就是她妈妈!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刘雨鸥知道她妈妈已经死了,所以她是认定这个女人绝对是其他女人。

    因听到动静,试了一口汤的女人转过了身。

    看到刘雨鸥后,女人那艳丽的脸上出现了略显得温柔的笑容。

    尽管那张脸已经从从不化妆变成了浓妆艳抹,但刘雨鸥还是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她妈妈夏语蓉!

    刘雨鸥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所以她还掐了下自己的胳膊。

    疼!

    感觉到疼痛后,刘雨鸥的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

    颤巍巍地走出厨房后,刘雨鸥问道:“你是我妈妈?”

    “对呀,”夏语蓉眯眼笑道,“宝贝,我回来了。”

    哇地哭出声后,刘雨鸥立马跑了过去,并扑进了妈妈的怀里。

    尽管闻到了浓得不能再浓的香水气味,但刘雨鸥一点儿也不反感。因为对于再次和妈妈拥抱的一幕,刘雨鸥已经期待了好几年。她原以为这是妄想,哪知竟然变成了现实。因为害怕再次失去,刘雨鸥抱得格外的紧,眼泪更是止不住。

    至于夏语蓉,她并没有哭,而是维持着淡淡的笑容。

    只是,夏语蓉眼里还流露出了些许冷漠。

    刘雨鸥哭了三分钟后,一直摸着刘雨鸥背部的夏语蓉道:“好了,宝贝,差不多该吃饭了。”

    “妈妈,”抬起头后,泪眼模糊的刘雨鸥问道,“你不是已经跳楼自杀了吗?”

    “你有看到啊?”

    “没,”顿了顿后,刘雨鸥继续道,“但爸爸说你跳楼自杀了。”

    “你连尸体都没有看到,就认为我跳楼自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