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3章 说什么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每次都是蔷薇会所营业的时候搞失踪,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刘刚道,“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只是没有和你明说而已,因为我相信你姑姑可以照顾并保护好你。但现在情况完全变了,你姑姑现在已经是自身难保,所以我是希望你能看清状况。”

    “什么叫我姑姑自身难保?”

    “你知不知道你妈妈是蔷薇会所新的主持人?”

    “怎么可能?”一脸震惊的刘雨鸥反问道,“她不是在酒吧跳舞的dancer吗?”

    “我其实不想让你知道这些事,但为了你的健康成长,我必须告诉你,”刘刚道,“你妈妈是新任主持人,同时也是去年被关进牢里的猫女。”

    “猫女?恋痛俱乐部的那个猫女?”

    “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很多人都知道的,”刘雨鸥道,“当初那两个俱乐部被捣毁的时候,完完全全是轰动了全国,所以大家都在津津乐道两个俱乐部里的某些人物。在这些人物里,猫女是最出名的,因为我听说她的忍耐能力特别强。不过我觉得你是在撒谎,因为猫女早就被抓了。”

    “我今天特意有查过,三月份的时候就被放出来了。”

    “那你怎么证明我妈妈就是猫女?”

    “你自己回去问她,”顿了顿后,刘刚道,“假如她不肯承认,你就找个时间看下她的身体。她身上有非常多的伤痕,简直就是触目惊心的。最恶心的是,她身上还有那种大耳环。大耳环不是挂在耳朵上,是挂在下面。今天中午她有来找我,还说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报复。我承认我当年犯下了很难弥补的错误,但犯错的是我,她根本就不应该找你姑姑的麻烦。”

    “什么意思?”

    “蔷薇会所的老板有去找你妈妈,让你妈妈当新的主持人。在知道你姑姑是主持人以后,她就和蔷薇会所的老板说,说直接让你姑姑当佳丽。我是不希望这种事发生的,所以我还打电话给你姑姑,结果你姑姑说不介意当佳丽。以我对你姑姑的了解,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所以我怀疑她受到了蔷薇会所的老板的威胁。”

    “难怪我姑姑这几天有些奇怪。”

    “小欧,你应该不希望你姑姑去当佳丽吧?”

    “当然,但我真的想不通为什么我妈妈会这样。”

    “她是想要报复我,所以才让你姑姑当佳丽的。周五晚上有选妃活动,所以你必须在周五之前说服你妈妈,”刘刚道,“既然是你妈妈建议让你姑姑当佳丽的,那如果你妈妈打消了这个念头,并和蔷薇会所的老板商量一下的话,你姑姑肯定就会没事了。”

    “我还是不相信我妈妈会是猫女。”

    “她已经变了。”

    “就算改变了,也是你一手造成的。”

    “我承认是我的错,但现在已经没办法弥补了,”刘刚语重心长道,“假如她真的恨我,那就让她冲着我来,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对了,小欧,在你确定她就是猫女以后,你也必须和她保持距离。她说她有一直关注你的qq和微信,知道你也有自残倾向,所以她还打算将你培养为小猫女。”

    “她是我妈妈!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能明辨是非的。”

    “如果我发现你是在骗我!那我就再也不和你见面了!”

    “行!”

    “那我去上课了。”

    “去吧,耽误了你不少时间了。”

    女儿转身而走不久,刘刚便长长叹了一口气。

    假设他前妻还在乎女儿的话,或许会将女儿的劝阻听进去。但要是连女儿的话都听不进去,那就真的很麻烦了。他虽然没有见过蔷薇会所的老板,但他有听他妹妹说过。反正蔷薇会所的老板是一个他惹不起的狠角色,所以他才觉得他妹妹应该是受到了胁迫,否则不可能甘愿去当和小姐没什么区别的佳丽的。

    放学以后,刘雨鸥便直接打车回家。

    平时她都是坐公交,但因为想早点见到她妈妈的缘故,所以她就选择打车。

    可当刘雨鸥回到家中时,她却没有看到她妈妈。

    将书包往沙发上一扔后,刘雨鸥便打电话给她妈妈。

    响了好一会儿,她妈妈才接电话。

    刚接通,刘雨鸥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她妈妈的喘息声。

    听到忽高忽低的喘息声,眉头皱紧的刘雨鸥问道:“妈妈,你在哪里?”

    “我在爬楼梯,真累啊!”

    “我不是小孩子,我不相信你是在爬楼梯。”

    “真的是在爬楼梯,噢……”

    “你跟哪个男的在一起?”

    “你说什么呢?”

    “我已经说了,我不是小孩子,”有些生气的刘雨鸥道,“我马上就十八岁了,哪怕只是听声音,我都知道你那边在干嘛。反正我不管你和哪个男的厮混,在我和你打电话期间,麻烦你让那个男人别乱动,要不然会打扰到我们的谈话的。”

    “我很快就会回家了,有事等我到家里再和你说。”

    “不行,我就要在电话里和你谈。”

    “什么事?”

    “你是猫女,对不对?”

    “谁说的?”

    “我爸说的。”

    “我其实想瞒着你,但就算我现在不承认,你还是有法子知道的,”电话那头的夏语蓉道,“我确实是猫女,但并不是我自己想要成为猫女的。离开厦门以后,我被抑郁症困扰得夜不能寐,体质也越来越差,就好像要死掉一样。后面我是发觉只要我能感觉到疼痛,我就会有活下去的动力。再后面因为顾及到生计,我就加入了恋痛俱乐部,靠自虐或被虐赚钱。所以对于我来说,猫女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见妈妈如此大方就承认猫女这一身份后,有些心痛的刘雨鸥问道:“那你还要求我姑姑当佳丽?”

    “是你爸爸和你说的吧?呵呵,”笑过以后,夏语蓉道,“我可从来没有让你姑姑去当佳丽,这都是你爸爸胡说八道的。不过讲真的,你姑姑确实是要当佳丽,这应该是老板要求的吧。虽然我的工作不太干净,但我是真不喜欢她去当佳丽,所以我还打算劝一劝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