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5章 不管你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到丁洁那泪流不止的模样,听着录音内容的林慧莲极为愤怒。

    因不希望丁洁继续流泪,拿过手机的林慧莲直接点了下暂停图标。

    但丁洁随即把手机抢了过去,并继续播放着。

    整个音频播放完毕后,丁洁的眼泪依旧是止不住。

    “简直就是畜生!”林慧莲气呼呼道,“居然和学生搞在了一起!”

    林慧莲的声音比较大,所以少有的几个顾客都看了过来。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丁洁这副模样让林慧莲极为心疼,所以林慧莲急忙拿出一包纸巾。

    抽了三张后,探过去的林慧莲忙帮丁洁擦眼泪。

    可她还没擦干净,丁洁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哎!”叹了一口气后,林慧莲道,“小洁,当初你和我说他们两个人的事的时候,我就有和你说过了。你老公已经不再信任你,所以你真的没有必要再守着这份婚姻。当一方不信任另一方时,这样的婚姻注定会是悲剧。现在他都和他的学生睡在了一起,你真的可以直接选择离婚。趁着还年轻,早点离婚吧。”

    “我得先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录音不是已经说明情况了吗?”

    “我不信我老公会和刘雨鸥睡在一块。”

    “切!”白了丁洁一眼后,一副恨铁不成钢模样的林慧莲道,“我告诉你,当我老公说他有绿妻癖的时候,我也不信。结果呢,他真的有绿妻癖,而且还有些变态。他不喜欢让帅哥玩我,就喜欢让一些长得和潘长江差不多的男人玩我。哦,应该是发福以后的潘长江。反正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我老公有绿妻癖,更不敢相信他曾经参加过禁色俱乐部的聚会。但是呢,这就是事实。只不过啊,这是让我欢呼雀跃的事实,而你现在发现的却不是。”

    丁洁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盯着手机屏幕,眉头还皱得格外紧。

    她虽然没有在流泪,但她的双眸因为泪水的浸湿而显得格外朦胧。

    见丁洁没有吭声,林慧莲道:“把手机给我,我打电话给你老公,问这傻逼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话的同时,林慧莲还想拿过手机,但丁洁直接将拿着手机的手放在了桌下。

    见状,林慧莲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别打,”丁洁道,“这是我的家事,我自己能处理好。”

    “能处理好个屁!”林慧莲道,“你的性格我还不了解吗!比年糕还来得软!如果不是我一直在帮你!你都不知道被欺负多少次了!假使我不知道这事!那我可以不管!但既然我知道了这事!我就一定要管的!”

    “我说了,这是我的家事。”

    “难道我们不是姐妹吗?”

    “我拿你当姐姐,但这不代表你可以插手我的家事。”

    “不行,这次的事我一定要管,要不然你铁定是会妥协的。”

    见林慧莲在点击屏幕,有些急的丁洁急忙站起身去抢手机。

    可因林慧莲侧过身的缘故,丁洁愣是没有抢到手机。

    情急之下,丁洁拿起了自己那才喝了两口的酸梅汁,并直接泼向了林慧莲。

    被泼了一身后,林慧莲当即瞪着丁洁。

    林慧莲显然很生气,因为她的身体都在发抖。

    看到这一幕,店老板急忙走过来。

    “你就是傻逼!”林慧莲破口骂道,“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以后我再也不管你的事了!丁洁!我告诉你!别某天哭哭啼啼地跑到我身边来!还说你很后悔今天所做出的决定!”

    骂完以后,林慧莲便气呼呼地朝门口那边走去。

    看着走得特别急的林慧莲,丁洁道:“小莲!我……”

    “别逼逼了!”林慧莲叫道,“你自己自生自灭吧!我以后都不会再帮你了!”

    林慧莲离开冷饮店以后,丁洁又坐在了座位上。

    犹豫了下后,丁洁还是打电话给丈夫。

    约过半分钟,她丈夫才接电话。

    “怎么了?”

    听到丈夫那含糊不清的说话声,知道丈夫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后,丁洁试探性地问道:“老公,你在哪呢?”

    “我在家里午休。”

    “那没事了。”

    “你打电话给我肯定是有什么事吧?”

    “我在公司这边有些无聊,就想和你唠唠嗑。可你还在午休,所以就等晚上再说吧。”

    “嗯,那我就继续睡觉了。”

    “好的,拜拜。”

    丈夫主动挂机后,丁洁就愣愣地盯着林慧莲之前坐的座位。

    她打电话除了要确定丈夫是否在家以外,她还想确定那段录音的录制时间。因为刘雨鸥有提到午休,所以李泽知道是发生在中午。至于是今天中午还是前面几天,这真的没办法确定。

    但因她丈夫现在在家里,所以丁洁就准备回去看个究竟。

    做好打算后,付过钱的丁洁离开了冷饮店。

    叫了一辆出租车后,丁洁便让司机赶往安达小区。

    十五分钟后,正在午休的李泽被呼吸声吵醒。

    睁开眼,李泽就看到刘雨鸥正蹲在沙发旁,还对着他的耳朵吹气。

    因为耳朵有些痒的缘故,李泽直接坐了起来。

    又因刘雨鸥是蹲着,所以李泽就看到了刘雨鸥那极为惹眼的乳沟。

    “怎么不午休了?”

    “你不陪我,我就睡不着。”

    “快去睡,”看了下手表后,李泽道,“现在还不到一点,你给我睡到两点半,待会儿我送你去学校。”

    “陪我睡,就像上次那样。”

    “真拿你没办法。”

    “耶!”

    看到刘雨鸥那欢呼雀跃的模样,李泽只是笑了笑。

    随后,两个人就一前一后进了主卧室。

    李泽是平躺着,刘雨鸥则是依偎在李泽怀里。

    刘雨鸥一开始是把一条腿搁在李泽腿上,但随后就被李泽拿开。不是说不喜欢被腿压着,是因为刘雨鸥的腿离他的要害之处太近,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尽管李泽早上睡到十点,但因为睡眠质量并不怎么样,所以没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而这时,丁洁拿着钥匙打开了门。

    悄无声息地推开门以后,丁洁就走了进去。

    看到旁边摆着一双水晶凉鞋后,丁洁的心立马悬在了半空。

    皱紧眉头后,眼里尽是哀伤的丁洁忙朝主卧室走去。

    因为主卧室的门敞开着,所以她就看到像恋人般依偎在一起的丈夫和刘雨鸥。

    看到这一幕,丁洁险些站不住。

    她更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给握住,那种近乎窒息的疼痛感让她眼泪再次流出。

    而,李泽和刘雨鸥正睡得格外的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