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8章 幕后的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丈夫这话,丁洁道:“做错事的是你,而不是我。”

    见妻子如此不要脸,李泽自然不想再多说什么。

    而因爸爸的阻拦,他停了下来。

    “跪下向小洁道歉!”李父怒道,“你这个不孝子!”

    在李泽记忆里,他爸爸的脾气向来很温和,所以他是知道他爸爸是真的生气了。但因为是他妻子出轨在先,他和刘雨鸥暧昧在后,所以他是打死都不愿意承认他有做错事。假如要让他向出轨妻下跪道歉,那还不如直接一刀把他给杀了。

    就在李泽准备据理力争的时候,丁洁道:“爸,放他们走吧,我相信阿泽冷静之后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因丁洁这话,李父就让到了一旁。

    仿佛,丁洁成了这个家的最高领导者。

    李泽带着刘雨鸥离开后,李母道:“小洁,你怎么能放他们走啊?”

    “阿泽他本质不坏,只是被那个女生给带坏了,所以我想给他一点时间考虑,这样他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来。”

    “你就不怕他不回家啊?”

    “假如他为了那个女生选择分居,那只能说他并不爱我。”

    “哎!你真可怜啊!”

    “妈,我不可怜,我不是还有你们吗?”

    听到丁洁这话,又见丁洁笑得极为温和,叹了一口气的李母当即上去搂住丁洁。

    从离开家到上车,李泽的脸色都特别难看。

    在李泽要求下,刘雨鸥系上了安全带。

    长长叹了一口气后,李泽才往小区门口的方向开去。

    数分钟后,脸色缓和了些的李泽问道:“疼不疼?”

    “不疼,”刘雨鸥道,“我皮糙肉厚的。”

    刘雨鸥这回答让李泽笑出了声。

    笑完以后,李泽道:“我是完全没想到她会把我爸妈还有妹妹叫过来,刚刚看到她那高高在上的嘴脸,我都很想一巴掌拍过去。假使我有她的出轨证据,我肯定已经直接拿出来了。实在是太气人了,真想直接和她离婚了!”

    “虽然我希望老师你和师母早点离婚,但我还是希望这能得到你家里人的同意。还有就是,以后如果我们结婚了,我肯定是希望得到你家里人的祝福的。所以我希望老师你能尽快揭穿师母的真面目,这样他们才能接纳我。”

    “最近我们尽量别见面吧。”

    “为什么?”

    “反正你听我的准没错。”

    “老师你是更在乎师母吗?”

    “当然不可能,”李泽道,“我在乎的是我爸妈的感受,他们年纪都大了,身体也不怎么好。要是再受到这样的刺激,我真怕他们会出事。尤其是我妈,她的体质特别的差,以前还住院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其实是我自己太松懈了,不应该和你在家里睡觉的。当然最让我想不通的还是,她好端端的怎么会回家。”

    “我也觉得奇怪,难道是女人的第六感?”

    “你姑姑不可能和她告密,对不对?”

    “百分百。”

    “那真的是太奇怪了。”

    “可能只是她自己突然想回家吧。”

    “不管了,”有些疲惫的李泽道,“我不在乎我会怎么样,我在乎的是你。就算我被学校给辞退了,我也不可能饿死。而你呢,你还小,我真不希望你的名声出问题。”

    “无所谓,只要老师你别抛弃我就好。”

    看着笑得格外甜美,但脸上却有着极为明显的巴掌印的刘雨鸥,李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在被将了一军的前提下,李泽自然是要反击。

    对于李泽而言,最佳的反击方式自然是搞清楚他妻子的出轨真相,并将这事直接告诉他家人!

    而,只要想办法撬开林慧莲的嘴巴,那真相就绝对能浮出水面!

    所以,李泽打算抽个时间去找林慧莲一趟!

    当李泽刘雨鸥两人到达学校时,李泽爸妈以及妹妹已经离开,所以家里就只剩下丁洁一人。

    对于自己今天所做的事,丁洁也不知是对是错。

    但她知道有一件事她是必须做的,那就是找出藏在她家里的监听器。

    她不清楚监听器的位置,所以她只能像盲人摸象一样寻找着。

    在客厅里找寻了十来分钟,丁洁立马往卫生间走去。

    走进卫生间,丁洁直接蹲了下去。

    看着那黏在洗手池下方的监听器,丁洁小心翼翼地拿了下来。

    刚刚在寻找监听器的时候,丁洁突然想起陈磊曾经借用过卫生间,所以她才会去卫生间找监听器的。

    在找到监听器后,丁洁走出家门,并将监听器扔进了楼道的公共垃圾桶内。

    再次回到家中,丁洁就用手机打开了qq邮箱。

    她知道陈磊已经被抓了,所以中午发邮件给她的人绝对不可能是陈磊。

    「lizeshidashabi@163.com」

    看着这个邮箱地址,丁洁眉头皱得非常紧。

    显然,这个邮箱地址是新注册的。

    在邮箱地址没办法提供线索的前提下,丁洁只好百度搜索对方的手机号码。

    可惜,依旧是一无所获。

    丁洁知道现在的手机号码都是要实名制,所以要是移动那边有认识的朋友,指不定就能确定躲在幕后的人是谁了。因为在丁洁看来,对方的用意显然是离间他们夫妻俩,所以她真的很想知道幕后主使是谁。能指挥得动陈磊,这样的人应该不多吧?

    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儿,丁洁还是打电话给丈夫。

    “有什么事吗?”

    听到丈夫那无比冷漠的声音后,丁洁问道:“你和刘雨鸥有没有发生过关系?”

    “关你什么事!”

    “告诉我,”丁洁道,“如果你们没有发生过关系,那我可以原谅你。”

    “别惺惺作态了!”电话那头的李泽道,“你把我家人叫来的做法让我觉得特别恶心!”

    “难道你把女学生带到家里来,还和她一块睡觉就不恶心了?”

    “我和她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呵呵,”干干一笑后,丁洁道,“假如你回家的时候,你看到有个男人和我睡在一块。我说我和他只是睡在一块,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那你就会原谅我了?老公,今天真的是你做错了,所以你真的应该好好反省反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