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8章 当我白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难道因为死了一个孩子,她就可以任意妄为?”

    “哥你简直就是畜生!”电话那头的李菲骂道,“死的是你的孩子!而你自己还出轨了!结果你居然还敢说是嫂子是肆意妄为!我告诉你!就因为今天的事!我都没有再拿你当哥哥看待了!你真的不配当人民教师!居然和自己的学生睡在一块!”

    “我说了,我和她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照片里我和她不是穿得好好的吗?”

    “按照你的逻辑,只要躺在一块都穿着衣服,那都不算出轨了啊?”

    “我和她睡在一块确实是我的错,但我没有和她做过什么越界的事。”

    “呵呵,难道每一个出轨的男人都是这样狡辩的吗?啧啧,还真的是有够无力的啊!”

    “为什么就不相信我的话?我可是你哥!”

    “你还有脸说你是我哥?”李菲道,“当初要不是你突然跑回家,你跟嫂子的孩子是有可能保住的。其实我也知道你的心思,你无非是因为薇薇不是你亲生的,所以你打算把那只狐狸精的肚子搞大,这样你就有个亲生骨肉了。”

    “我真没想到你也变得如此蛮不讲理。”

    “不是我蛮不讲理,是你这次真的做错了。”

    “算了,就这样吧,替我照顾好爸妈。”

    “我当然会,”电话那头的李菲道,“咱们家出了个不孝子,但绝对不会出一个不孝女的。”

    在被类似捉奸的前提下,就算说再多的话也是苍白的。

    对于这个道理,李泽自然明白。

    只是一想到现在全家人都站在妻子那边,都把他当成了仇人,李泽还真的是有些心酸。因为儿子之死,他爸妈对他妻子一直心有愧疚,所以会站在他妻子那边也是正常的。

    但李泽相信只要他爸妈知道了他妻子出轨的事,那绝对是会重新站在他这边的。

    只是在没有确切证据的前提下,李泽还真的不想和爸妈提及这事。

    要是提了,他妻子肯定是会狡辩。

    就拿三次走秀的事来说,他妻子会说是签了合同,不得不走秀三次。

    还真的是有够搞笑的!

    因为今天所发生的事,李泽就更下定决心早点找出他妻子的出轨证据!

    所以他必须尽快撬开林慧莲的嘴巴才行!

    调整了下心情,又用手搓了搓有些僵硬的脸后,李泽这才返回包间。

    而,法国菜已经陆续上桌了。

    亨利四世菲力牛排、红牛炖牛肉、法式白葡萄酒蒸青口贝……

    面对桌上那些色香味俱全的法国菜,李泽却没什么胃口。

    只是因为不想让刘雨鸥感觉到他心里那份无处发泄的压抑,所以他还是面带微笑地拿起了刀叉,并切着摆在自己面前的菲力牛排。

    在还没有切好的情况下,刘雨鸥就送了一块到他嘴边。

    这种当着爸妈的面前秀恩爱的情况让李泽有些尴尬,但他还是张开了嘴巴。

    见李泽吃下后,刘雨鸥当即一脸甜蜜。

    夏语蓉是笑出了声,刘刚则是显得有些无奈。至于酷似路人甲般的司机,他除了静静吃着桌上的美味以外,他的目光还时不时在刘雨鸥或是夏语蓉身上流连。和美女吃饭是一种享受,和极品美女母女一块吃饭更是一种至高享受。而要是饭菜还非常可口,那简直就像是生活在天堂。

    当然可惜的是,这对母女却不像是餐桌上的菜肴,可以随随便便就含在嘴里。

    五个人吃晚饭之际,林宇南已经来到了朱莉芬所住的房门口。

    敲了敲门后,林宇南就等待着。

    片刻,门被打开。

    因为有看过监控录像的缘故,所以林宇南一眼就看出眼前这个三十岁前后的女人是朱莉芬。

    看到林宇南后,朱莉芬忙低下头,并道:“林先生,对于我给你造成的困扰,我真的是万分抱歉。我并不是故意的,但确实对你造成了精神上的伤害,所以我愿意赔偿一笔钱给你。”

    “多少?”

    “两千元,你看行吗?”

    “算了,不用你赔,”注意到朱莉芬做好了随时关上门的准备后,林宇南道,“假如你是诚心诚意向我道歉,那我建议你泡杯茶给我喝。”

    “不太好吧?我同事们都没有在。”

    “放心,我对你不感兴趣。”

    “我不是这意思,我就是觉得你进来不好,”朱莉芬怯生生道,“要不然你看这样行不行,改天有空我请你吃饭,就当是赔罪。”

    林宇南没有说话,而是用力推开了门。

    因朱莉芬是把着门的,所以林宇南这一推直接让朱莉芬差点摔倒。

    而因林宇南走进来,被吓到的朱莉芬只好往后退。

    林宇南表情冷漠,而且还长得比较壮硕,也难怪朱莉芬会被吓到。

    看着已经退到卧室门前的朱莉芬,关上门的林宇南道:“我说过不会碰你就是不会碰你,你犯得着像见到了瘟神一样的吗?我来找你不是为了让你赔钱,也不是想知道你收了对方多少钱,我只是想知道对方到底是谁。”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请不要拿我当白痴,谢谢。”

    “我真的听不懂。”

    “那我就和你讲一个你特别了解的情况吧,”朝朱莉芬走去的林宇南道,“办理了新的身份证以后,旧的身份证就会作废,是没办法通过营业厅里的读卡器读取身份证信息的。之前你们那边的经理有给我看监控录像,在录像里你有拿着那个人递给你的身份证去刷。按照你们的说法,那张身份证是我的。而因为我有查过实名认证的档案,档案里用的是我旧的那张身份证的扫描图,这就意味着如果那张身份证真的是我的,那绝对是旧的那张。可关键旧的那张已经作废,所以不管你怎么刷,读卡器都不可能读出我的身份证信息。这更意味着,你其实本来就认识那个人,你们在营业厅里的言行举止其实就是想在监控录像里作假罢了。当然了,假如你别用我旧的身份证扫描图,而是用新的,那或许可以蒙混过关。”

    听完林宇南所说的,朱莉芬的表情显得极为难看。

    走到朱莉芬面前,林宇南突然吼道:“告诉我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被林宇南这么一吓,朱莉芬直接哭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