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0章 不合逻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丁洁这么一问,孙兰娜忙道:“肯定没有啊!”

    “哎!”

    听到丁洁这声叹息,又见丁洁将还没有吃完的西瓜放在了茶几上,孙兰娜问道:“你不相信我啊?”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觉得我和我老公走得越来越远了。”

    “怎么说?”

    “今天中午他和那个女生睡在了一起。”

    “刘雨鸥?”

    “你也认识?”

    “我知道她和你老公走得很近,”停顿之后,孙兰娜忙问道,“你刚刚说他们两个人都睡在一起了?”

    “嗯。”

    “穿衣服还是没有穿衣服?”

    “有穿衣服,但这没什么意义。他中午把刘雨鸥带到了家里来,还一块睡觉,这足以说明他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后面我把他爸妈还有妹妹都叫了过来,就是希望他能妥协,并和刘雨鸥划清界限,结果事与愿违。他直接带着刘雨鸥离开了家,还说暂时不回来住了。就今天的事而言,我不知道谁对谁错。但假如他没有和刘雨鸥一块睡觉,也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了。”

    听完并思考了两分钟后,孙兰娜才问道:“所以你是觉得这是你老公的错了?”

    “就今天的事而言,当然。”

    “但你没有去考虑他和刘雨鸥走得越来越近的缘故吗?”孙兰娜道,“有些事我们都没有必要再去拐弯抹角,所以我就在这里和你直接说吧。我以前有在蔷薇会所走秀过两三次,而你老公有说你在会所走秀过三次。我们都清楚蔷薇会所的性质,所以你老公会生你的气,并和刘雨鸥走得近是很正常的。加上他觉得你一直没有说实话,所以肯定是会离你越来越遥远的。所以我有个想法,你可以参考参考。在你老公不相信你的谎言的前提下,你可以将你在蔷薇会所里的遭遇都说给他听。至于他会不会原谅你,那就看他自己了。假如他不原谅你,最差的情况就是离婚。以你现在的条件,要想再找个好男人嫁了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而要是你们就这样一直耗下去,存在的矛盾一直解决不了,那这样的婚姻其实早就形同虚设了。”

    “连你也以为我当佳丽期间有和会员发生过关系?”

    “难道不是吗?”

    被孙兰娜这么一反问,仿佛被呛到的丁洁道:“当然不是,我只是陪会员聊聊天而已。”

    丁洁刚说完,孙兰娜噗嗤笑出了声。

    见状,丁洁问道:“你不相信我?”

    “我想相信,但真的没办法相信,”孙兰娜道,“蔷薇会所的会员参加选妃活动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从走秀的佳丽中找出一个临时性伴侣。加上身价打底一万,比那种普通的小姐贵得多,所以你说有会员点你只是为了和你聊聊天,我是真的不愿意相信。”

    “关键那个会员是我……”

    说到这里,仿佛卡壳了的丁洁就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眉头皱得更加的紧。

    “那个会员是你什么?”

    看了眼正在吃西瓜的薇薇后,叹了一口气的丁洁道:“我有说我是被人骗来走秀的,所以那个会员就非常可怜我,就没有对我怎么样了。”

    “三次走秀点你的人都是他?”

    “对的。”

    “然后每次他都有给你合欢扑克,却没有碰你?”

    “嗯。”

    “这真的非常不符合逻辑,”孙兰娜道,“在正常情况下,就算他觉得你可怜,他也不可能继续点你。假如我是他,那我第二次第三次肯定是去点别的佳丽。假如只是要和你聊聊天的话,干嘛非要在蔷薇会所里点了你以后再聊天,难道就不能是平时的时候?总不可能他钱多到没有地方花吧?会员相当于嫖客,佳丽相当于妓女,蔷薇会所相当于怡红院,嫖客花钱在怡红院里和妓女聊人生聊理想,却不碰妓女一下,这正常吗?”

    “你能不能别说得这么难听?”

    丁洁是突然间提高了声音,所以孙兰娜和薇薇都被吓了一跳。

    “不好意思,”孙兰娜道歉道,“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别放在心上。”

    丁洁没有说话,只是像之前那样叹了口气。

    看着衣服上沾着不少西瓜汁的薇薇,丁洁的眼神变得极为复杂。

    “你是站在我老公那边吗?”

    “什么?”

    “假如某天我老公和我离婚,你是不是会帮着我老公把薇薇从我身边夺走?”

    “当然不会,”孙兰娜道,“其实有一点我一直搞不懂,就是你们夫妻俩对薇薇的态度。明明没有血缘关系,但你们依旧是像以前那样疼爱着薇薇,就好像不在乎有没有血缘关系似的。”

    “当然不在乎,”顿了顿后,丁洁又补充道,“但我也想生一个属于我和我老公的孩子。”

    “这样的话,你们可能就不会再像现在这样疼爱薇薇了。”

    “只有一个孩子的话,这个孩子会很孤独,所以我想给薇薇找个伴。至于我们对薇薇的疼爱程度,这个你其实完全不用担心。娜娜,今晚你就直接在我家睡吧,陪我聊聊天。我总觉得还是有人要破坏这个家,所以我很害怕。”

    “陈磊不是已经被抓了吗?”

    “应该还有其他人。”

    “我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破坏这个家呢?”

    “我也不明白,或许以后会明白吧。”

    “那我今晚就陪你一块睡吧。”

    “嗯。”

    过了十来分钟后,丁洁问道:“你要洗澡吗?”

    “得洗个澡先。”

    “是在我家洗,还是去楼下?”

    “楼下就好。”

    “那我去拿钥匙给你。”

    走进主卧室,从抽屉里拿出钥匙后,走回客厅的丁洁就将钥匙递给了孙兰娜。

    在拿到钥匙以后,孙兰娜便走了出去。

    至于丁洁,她是坐在沙发上发呆。

    她想打电话给丈夫,问丈夫晚上要不要回来,但她又不敢打。以她对她丈夫的了解,经过了今天下午所发生的事以后,她丈夫回来的概率几乎为零。她原本是希望借公公婆婆向丈夫施压,迫使丈夫和刘雨鸥划清界限,没想到事与愿违。

    丁洁发呆之际,李泽正陪着刘雨鸥一家子吃法国菜。

    至于那个沉默寡言的司机,李泽也是将之忽略。

    临近八点半,饭局总算是结束。

    随后李泽、刘雨鸥以及刘刚一块离开。

    至于夏语蓉,因为她说她是住在海霞酒店这边,所以就没有和他们三个人一块走。

    目送着他们三个人走进电梯后,夏语蓉拿出了手机。

    拨出一个号码,又等对方接通后,夏语蓉问道:“看得爽不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