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章:孤男寡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洛的拳头微微用力,沈杨的脸色顿时变成了猪肝色。饶是如此,沈杨也没有将苏洛的手拍掉,反而用一种嘲笑的眼神看着苏洛。

    “你找死!”苏洛咬牙切齿的说。

    “苏董,纵然你名声在外,可是,你老婆若是给你戴绿帽子,我想这件事足以上头条吧?另外,我要提醒你一句……若是没有揍我的脾气,麻烦松开手。”沈杨嚣张到底。

    苏洛真的很想暴打一顿沈杨,可是自己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妻子和沈杨有着不正常的关系。再说,今天的场合也不适合,他只是想警告一下沈杨:“哼,沈杨,若是被我查到你跟我老婆有染,我不会放过你!”

    “呵呵呵……”沈杨一阵冷笑。

    苏洛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手,一双猩红的眼睛狠狠的盯着沈杨,他的心里压抑烦躁,可是现在沈杨就在自己的面前,然而自己却无可奈何于他。

    “嘿嘿,你身边那个小美人挺不错,我喜欢!”沈杨背负着手,丢下这样一句话大笑着推开苏洛,打开卫生间的门扬长而去。

    砰!苏洛狠狠的砸了一下房门,心中的怒火一点没有熄灭的意思。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脑子里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林彤在别的男人身下卖弄风骚的场面!

    “该死!”苏洛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如鲠在喉的刺痛差一点就让苏洛迷失了自己,他洗了一把脸,耳边想到了沈杨的那句话。

    是啊,烈女怕豺狼,难道自己真的忽略了林彤的感受?从而让林彤有了出轨的借口?

    “苏董,你在哪?”门外响起了安妮的呼唤声。

    苏洛深呼吸一口气,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倘若林彤真的背着自己勾搭野男人,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这笔账都要算清楚,哪怕是拼到一无所有!

    “我在这儿!”苏洛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我没事,就是有点醉了。”

    “苏董,郭董他们还等着你呢,那个沈杨……很讨厌!”安妮冷哼一声,只有她的心里最清楚,如果不是为了苏洛,她可以让沈杨跟过街老鼠一般。

    “走吧!”苏洛并不想提起沈杨跟自己妻子的“不正常”关系,这可是关乎着自己的脸面问题。

    回到包房,沈杨笑着看着一脸阴沉的苏洛。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苏洛从沈杨的眼中看见了很多的表情,比如嘲笑,比如鄙夷,又或者是挑衅……

    “苏董,你可是让我们好等啊!”郭源笑了笑,“现在谈谈新城区工程的事儿?”

    “好啊!”苏洛觉得自己现在在沈杨的面前,唯一强于他的只有事业,不管这笔生意能否谈妥,自己都要让沈杨知道一点:有些人,你惹不起!

    “郭董,今天就不看谈这件事了吧?”沈杨冷不丁的说了一句,“难得这样的场合,今晚不醉不归,改天再谈工程,如何?”

    郭源从沈杨的眼神以及苏洛的表情看出了一些端倪,他也不想得罪两个人之中的任何一个。作为一个生意人,他明白一点: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多一个敌人就是多了一堵墙!

    “好好好,不醉不归!”郭源笑着点头。

    酒桌之上的人都是一套一套的话,比如“相聚都是知心友,兄弟喝俩舒心酒。”又或者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苏洛不知不觉已经喝了三杯,他有点微醉,安妮着急的香汗淋淋。

    “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来来来,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干了这杯酒!”苏洛的舌头有点直了,他不是贪杯,只是想在沈杨面前证明自己:你不行!

    或许,这是一种变向自卑作祟,毕竟自己妻子的屁股被沈杨摸了,这是耻辱!

    “感情厚喝不够,感情铁喝出血。来,干了!”沈杨不服输。

    “郭董,今天就到这里吧!”安妮发现苏洛坐在椅子上的身体有些摇晃,她的心被刺痛了一下,只想把苏洛带走。

    “别呀,还没有尽兴呢!”沈杨笑道:“安妮小姐,刚才苏董替你喝了几杯酒,你看这事儿……”

    说着,沈杨倒上两杯酒,色眯眯的看着安妮说:“爱要怎么说出口,倒在杯里都是酒!”

    “一杯两杯大步走,三杯四杯扶墙走,五杯六杯墙走我不走,一斤之后妹妹抱我走。”沈杨越说越露骨,且,一直给安妮倒酒。

    安妮忍着心中的怒气,喝酒她不怕,只是担心苏洛。

    “沈董……”郭源算是看明白眼前的情况了,适时地插了一句话:“今天就到这里吧!”

    郭源发话,沈杨也不好继续劝酒,略有扫兴的说:“好,改日再聚,今晚我买单!”

    “郭董,苏董有点醉了,我们先走了。”安妮搀扶起苏洛,“抱歉了。”

    离开酒店,安妮有些犯难了,自己并不知道苏洛的家在什么地方,如果给林彤打电话,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回公司的话,距离又有点远。

    最后,安妮只好去旅店,她看着苏洛喝的红一块白一块的脸庞,心一阵一阵的心痛。无奈的摇头将苏洛的胳膊放在自己白皙的脖颈,让苏洛靠着自己的肩膀,就这样半托半拽的将他弄到了宾馆。

    进入宾馆,安妮开了房间,好不容易将苏洛搀扶着走进去,原本想轻轻的放下,但是实在是没有了力气,在她刚要松手的时候,苏洛一个趔趄。

    “啊!”安妮尖叫一声,因为苏洛的身体已经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酒精上脑,苏洛的确醉了,他口齿不清的哼着:“林彤,你,你这不要脸的臭娘们,你,你他妈给我戴绿帽子……”

    刺啦,苏洛本能的伸出手,一把扯开了安妮的衣服:“我弄死你!”

    “啊!”安妮又尖叫了一声,她的胸脯露出了一大片白皙光泽的肌肤,黑色的蕾丝胸罩已经暴露在空气之中,二十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侵犯!

    “苏洛,我是安妮,不是你老婆林彤,你醒醒啊!”安妮很想很想将苏洛的身体推开,可是苏洛的身体太重了,她根本没有力气推开他。

    “贱货,你找死!”苏洛的手胡乱的在安妮的身上撕扯着,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安妮的胸罩便被苏洛扯掉扔在了一旁,紧接着,苏洛的手开始扯着安妮的裤子。

    “苏洛,是我啊!”安妮惊慌了,尽管自己对苏洛爱慕,可是她知道苏洛喝醉了。

    而且,安妮不想这样被苏洛占有!

    就在苏洛即将把安妮最后一条防护线攻破的时候,他一个翻身,噗通一声栽倒在地板上。

    “呼呼……”一阵浓重的呼吸声在安妮的耳边响起来。

    安妮红着脸看着昏睡的苏洛,她心有余悸。

    安妮没有恼怒,有的只是心痛,她望着就连睡觉都一脸愁容的苏洛,忍不住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庞。

    “谁的新欢不是别人的旧爱……”苏洛的电话铃声响起。

    安妮从苏洛的皮包里掏出了电话,林彤打来的。

    安妮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接通:“喂……”

    “你是谁?”林彤问。

    “我……我是安妮。苏董喝醉了!”安妮回答。

    “你们在什么地方?”林彤冷冷的问。

    “在宾馆。”

    “什么地方?”

    “这里是……”安妮忽然顿住了,她忽然想到苏洛刚才的那几句胡,邪魅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也喝醉了……”

    啪,安妮挂断了电话。

    林彤握着电话震惊了:孤男寡女,而且还是酒后,苏洛和安妮是不是已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