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2章 到底为什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孟凡的拳头紧握起来,林琳潜伏在恒通已经很久的时间了,可是她现在什么东西也没有给自己弄到手。如果不是林琳还有最后一点价值的话,他现在已经将林琳解决了,每一次想到林琳肚子里的孩子是苏洛的种,他都觉得是一种耻辱!

    路健将孟凡此刻的表情看在了眼里,他能想到孟凡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复杂,而且还是非常的暴怒。不过路健能感受到孟凡现在的心情是什么只为你,他呵呵一笑说:“哥,不管嫂子做了什么让你无法接受的事情,她对你毕竟还有用,你总不会……”

    孟凡急忙摆手打断了路健的话:“如果你的女人有了我死对头的孩子,你会接受吗?苏洛不死,我心难安!而且,你不要忘了,就是因为他们父子的存在才让母亲含恨而死,路健,如果你是我兄弟的话,你若是还留着苏洛在世界上,你对得起死去的母亲吗?”

    “路健,虽然我一直没有让你参与我的事情跟计划,但是提到母亲的事情,我就不得不跟你说说了。”孟凡一口气喝掉了剩下的啤酒,右手用力的捏着易拉罐,他阴森着双眼抬起头:“咱妈对你怎么样,你比谁都清楚,你若是还有一点良心,你就不应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路健的表情很淡定,可是心里却将孟凡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他知道孟凡并不是自己的亲哥哥那一刻开始,他就很想知道孟凡跟自己母亲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哥,你真的确定你就是苏园的儿子?苏洛就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你是不是搞错了?咱妈当时都跟你说了什么事情?”路健终于将这个问题牵引到这一件事情身上,路健现在并不是隐忍于孟凡,而是心结不打开,他也放不下手脚对付孟凡!

    孟凡伸手将手中皱巴巴的易拉罐扔进了垃圾桶,路健笑着站起身走到冰箱又拿出几罐啤酒走回来坐下,打开递给孟凡,随后他也将自己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砰砰,孟凡跟路健开始畅饮,有一句没有一句的闲聊着。虽然路健想知道一些关于母亲路露跟孟凡的事情,但是他也明白不能操之过急。而孟凡虽然还存在着一点怀疑路健的心思,但是还是真真假假的说着一些事情。比如孟凡说,在母亲病重的那一段时间,他询问了几次关于自己父亲的事情,也比如他询问了自己从小长到大的兄弟是什么来历。

    除却关于苏园的事情之外,路健所有的疑惑,孟凡都详细的解释了。当孟凡几年前就知道自己身世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找苏园认祖归宗,他只有一个想法,亲手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为此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哥,我真的不想参与你们的事情,你有没有觉得可能有另外一种可能的存在,比如你并不是咱妈的孩子?她只是把你将自己当年丢失孩子的念想寄托在你的身上!”路健喝了一口酒说。

    孟凡的头猛地抬起来,“兄弟,你什么意思?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孟凡的心里瞬间警惕起来,他太了解路健了,如果没有十拿九稳的事情,路健绝对不会去做去说。这个问题忽然在孟凡的心中打开了一道闸门,而且以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蔓延着。孟凡没有喝醉,反而清醒起来,路健的话让他有点惊骇的感觉!

    “哥,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你不用介意。”路健大口大口喝着啤酒,孟凡的眼睛盯着路健的脸色,发现路健此刻好像有着一丁点的忧伤和悔恨,这一丝表情落在了孟凡的眼中,代表的意义可就不一样了,他在这一刻瞬间就做了一个决定:查!

    孟凡跟路健喝了不少的酒,孟凡还是很放心的将保险箱再一次的寄放在路健的家中,他故作酒醉的样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瞥了一眼醉醺醺的路健说:“你好好休息,明天咱妈的忌日,你都买东西了,我也得出去买点,明天等我电话!”

    孟凡趔趄着脚步离开了路健的家,上车的时候就醒酒了,他第一时间掏出电话打出去,他问了一件事情也交代了一件事情。第一件问的事情就是沈杨死了之后,远航花落谁家。交代给远航现任经理的事情就是:你给我查一下我母亲的事情以及路健的所有事情!

    孟凡启动轿车离开,他来到了谢丹丹家的小区,在他放慢车速的时候,孟凡看见一辆刺瞎自己双眼的轿车停在了楼下,那辆轿车是苏洛的座驾!

    孟凡停下轿车盯着前方不远处的轿车,苏洛来了谢丹丹的家,他是不是猜测到自己下一步要做的事情了?孟凡觉得很可能,他觉得这个世界最了解的人就是苏洛了,然而每当林彤的身影浮现在他眼前的时候,再想到苏洛现在春风得意的样子,孟凡的一颗心就充满了怒火和怨恨!

    孟凡没有任何的恐惧,他冷笑一声启动轿车离开了小区。在孟凡离开小区的时候,苏洛嗖的一声站起来,他听见了最熟悉的轿车声音。他几步就窜到了窗口,当他看向窗外的时候,苏洛看见的是一排车尾气!

    “孟凡来了!”苏洛双手按着窗台眯着眼睛冷哼一声:“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孟凡要对你对手了。谢丹丹,你现在还怀疑我说的事情吗?”

    谢丹丹一个劲儿得到摇头,如果孟凡没有在这一刻来自己的家楼下,在某一种时刻还觉得有那么一丁点希望,但是当知道孟凡真的跟苏洛说的一样来登门造访的一瞬间,谢丹丹真真正正的感觉到了害怕和恐惧!

    “苏洛……”谢丹丹颤抖着声音呼唤着,“我……”

    苏洛慢慢的转过身,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谢丹丹抿嘴一笑。其实,苏洛来找谢丹丹的目的不仅仅是因为让谢丹丹按照自己最后的一个生死一战的计划去执行。

    另外一个原因还是苏洛觉得谢丹丹的心里还有最后最后跟林彤有关的事情没有说出来,这才是苏洛真正的目的。虽然有些事情得到了一些看起来不合理而且又合理的解释,但是作为林彤最好的闺蜜,不管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两个人当初的姐妹情还是存在的,苏洛相信:谢丹丹知道一些事儿!

    “谢丹丹,有些事情你还能压制在心中吗?”苏洛回到沙发上坐下,盯着谢丹丹的双眼笑了几声:“呵呵,说吧,如果你心中不说,将来或许就没有机会了!”

    苏洛的话并不是恐吓,也不是威胁,而是事实!

    谢丹丹明白这一点,但是她在看着苏洛的时候,心中冒出了一个问题,她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苏洛,我的心里的确有事情没有告诉你,但是在我告诉你之前,我问你,你既然都跟安妮在一起了,你对林彤真的要不依不饶吗?”

    林彤!苏洛的身体颤抖了几下,这个名字注定成为自己这辈子最脆弱的致命伤,但是作为一个曾经守护过她的男人来说,他没有必要去挽救林彤,但是却有必要让林彤敢于面对一切真相!

    “我跟安妮已经登记了,我们现在是合法的夫妻。林彤的事情,我知道了不少,但是我还有些地方不知道。我跟你说的清楚一点,你要么将你知道跟林彤有关的事情告诉我,我可以保你平安无恙。要么你一句话都不说,孟凡不管对你做什么,跟微微苏洛都没有任何的关系!”苏洛真真正正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立场!

    谢丹丹哑口无言,张着嘴巴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也就是在她沉默的这一瞬,苏洛接到了孟打来的电话,接通之后:“孟凡,你有事儿?”

    苏洛的语气平稳:“你好大的手笔,弄死沈杨居然在我的工地,你以为这样就会给我带来一个很棘手的麻烦吗?你要干什么,现在清楚的很!”

    “苏洛,你儿子在银河幼儿园吧?”孟凡阴森的笑着:“你现在就在谢丹丹的家里吧?没错,我刚才去了谢丹丹家的小区,我看见你的轿车了。还有啊,你跟安妮登记了吧?不知道你们定下了结婚的日期了吗?”

    苏洛猛地站起来,右手握着电话,左手的拳头握紧:“孟凡……”

    “啧啧,你跟路健在一起的事情,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孟凡冷笑着:“我跟你没完没了,还是那句话,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喂……”苏洛还要开口的时候,孟凡已经挂断了电话。皱着眉头,苏洛在客厅里来回踱步,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给路健打一个电话,可是又担心路健现在就在孟凡的身边!

    在苏洛刚刚放慢脚步的时候,电话又响了,刘美娜有些急促的说:“苏洛,你在什么地方?沈杨死了,远航的事情有人已经找到我了,而且,安靖安局长也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让我去警局一趟,我现在正往警局赶,你能不能也过来?”

    “等我!”苏洛挂掉电话努努嘴,“谢丹丹,刘美娜已经去了警局,你现在也收拾一下跟我一起走吧,等我处理好了刘美娜的事情,你跟林彤的事情也应该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了吧?我很想知道……到底为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