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章 章淼大闹花魁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章淼心道,如若自己也能够碰上这有情有义的男人,也倒不枉了这一生了。首发www.zhuishubang.com她的眼前忽然闪显出柯诺颢然的样子,她不免苦笑,向四周望去,现在的她多么希望他能够出现,哪怕是一只飞镖也好!

    雨停歇之后,章淼扶起醉醉醺醺的王军生向自己所居之客店走去。她又向店老板开了一间房,那老板为难道:“公子,现客房很是紧缺,你们就在一家房里将就凑合住就是。”

    章淼的房间确闲置一床,但自己岂能共眠一室?她也不言语,把银两排在柜台之上,那老板便笑逐颜开,便吆喝店小二打扫了一间客房。

    章淼越发体会到钱的重要性,钱,真是TMD的好东西!

    第二天早晨醒来之后,王军生对章淼千恩万谢。

    “多谢索兄,昨日弟酒醉之后一塌糊涂,有得罪之处,还望索兄见谅。”王军生又作揖施礼,其神情真诚万分。

    章淼也学着王军生的样式还礼,笑道:“王兄昨日好醉,尽吐心中不快,我定当相助于你,使得有情人成为眷属!”

    王军生感激涕零,眼泪如断线珍珠,噼啪落下,跪于章淼面前,“索兄,请受小弟一拜!”

    章淼赶紧扶起王军生,两个吃罢早饭,便去了县城市街上最为热闹的花魁会。这花魁会每年举办三日,这是第二天。

    本不大的街市,也因了这花魁会的举办,而吸引了各地的看客,以致于人来人往,这热闹的场景,章淼觉得也不比京城差上多少。

    那王军生在前引路,不多时,二人便来到了这花魁会的中心所在。这时,王军生指着一个洋洋自得的花花公子道:“索兄,那就是本县县令的公子,一直胡作非为,人起绰号‘花狸猫’!”

    章淼顺着王军生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上身着大绿衣衫下着大红色花袍的年青男子,正在几个家仆的围绕之下,坐在那花魁台上的一角磕着瓜子,时不时对着来来往往的女子们指指点点,时而发出那甚是淫浪的荡笑!

    王军生又指着“花狸猫”身边的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道:“这便是本县有名的打手,‘花狸猫’的爪牙王武,此人力量巨大,一只手便可以举起百斤,一拳便可以把人打晕!据说,此人以前为土匪,后来不知为何却投了这‘花狸猫’!”

    章淼笑咪咪的看着那个叫王武的爪牙,对王军生道:“你那心上人可曾出来?”

    王军生道:“时辰未到,还未出来。”

    “好!”章淼拍了一下王军生的肩膀,“那咱们现在就把这什么狸猫和王武收拾了!”边说着,边向台上走去。

    那王军生从心里觉得这章淼亦是一单薄的书生,会是一时的意气用时,所以便去拦挡,“索兄,还是不要冒险为好……”

    那章淼早已窜到了台上。

    这“花狸猫”和众爪牙正在得意的论说着众花魁的美貌,突然看到一个年轻书生大摇大摆的走上台来,不免心中有了些气恼。他喝了一口茶,用自己的那双小眼向身后的几个爪牙使了眼色,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的爪牙便冲着章淼走去。

    这时,台下的王军生急出了满门子汗,他觉得都是因为自己,如果章淼有个好歹,那如何是好?所以,便不顾一切的冲上台去,挡在了章淼的身前,“众位爷爷,我家公子是向爷们请安的!”边说着边往台下拉章淼。

    章淼看着王军生那种可怜的样子,不免更加愤恨起眼前这些为非作歹的恶人来,心里也更坚定了教训这些“爷们”的想法。

    “王兄,休要如此,我今天定要会会这什么狸什么猫的畜牲,让他们也明白明白这人活着得有一个礼法,岂能胡来?”

    “花狸猫”听章淼如此大话雷人,便大喝道:“这是他娘的哪来的吃饱撑的,也不去打听打听我的大名,竟敢如此狂妄!”边说着边挥手,“小的们,给我教训教训这个嘴上无毛的主儿,打残了,爷有赏,打死了,爷来扛!”

    “花狸猫”的话未落地,那群爪牙便蜂拥着扑向章淼。

    章淼也觉得好些时日没有活动腿脚了,自打从屠天盟救下柯诺颢然的性命之后,她一直没有“运动”的机会。所以,章淼心里便有了一种久违的斗意和兴奋。

    这十来个爪牙还没等醒过神来,便一个个躺在地上大呼小叫,有的疼痛的呻吟着,有的大声喊着求饶,还有的爬到“花狸猫”的脚下……

    “花狸猫”不免大惊失色,故作镇静的向章淼喊道:“你到底是何人,莫不是要大闹花魁大会,这可是犯王法的大罪!”

    章淼也不搭话,依然向这个无法无天的“花狸猫”走去。

    “花狸猫”冷笑了一声,“既然如此,那就别怪爷客气了!王武!给爷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轻重的兔崽子,让他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睛!”

    这时,坐于“花狸猫”身后的爪牙王武才把手中的一把瓜子扔掉,拍了拍双手,伸了一下懒腰,向章淼走来。

    “请朋友报上名号来,我王武的拳下可不伤无名的瘪三!”王武满脸横肉的脸上神情极为自满,轻蔑的扫了一眼章淼,便把眼皮又挑向半空。

    章淼冷笑道:“呵呵,好大的口气,你放马过来就是,让替你祖宗八辈好好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王八孙子!”章淼觉得骂的这一句很解气。

    而那王武却急得咆哮起来,便挥拳向章淼打来。

    这时,台下的王军生为章淼捏着一把汗,当他看见章淼把十来个壮汉打倒于地,心里别提多么兴奋,那围观的人们也为这个年轻英俊的书生喝起彩来。可是,当王武的铁拳挥向章淼之时,人们不由得发出一片惊呼。那王军生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了眼上,吓得他面如土色,以致使他闭上了眼睛,不敢再向台上观看。

    没有几个回合,那王武便被章淼打倒于地,急眼的王武从腰中抽出一把刀来,向章淼砍去。

    章淼身轻如燕,使出空手夺白刃的绝技,可不成想,那刀却被震到了空中,而此时的王武已被章淼打倒于地,双手趴于地上,那刀落下,恰好把王武的一只手砍了下来。

    这时的“花狸猫”早已吓得瘫软在地,屎尿浑身。

    突然,人群之外大为骚动,只见众多官兵蜂拥而来,把章淼团团围困。且嘴里高喊:“莫要走了江洋大盗!”

    这时的王军生却奋不顾身的跑到章淼身边,“索兄,要死咱们弟兄一块死!”

    章淼依然面带微笑,她觉得眼前的一切甚是好玩,心中丝毫没有畏惧。见王军生如此,也不免惊叹了这个柔弱书生的义气凛然来。

    二人没有反抗,官兵把他们押解到了牢狱之中等侯发落。

    此时的章淼怎么也不会想到,身为特警的她却进了监狱,她觉得这简直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讽刺!

    其实,当章淼把众爪牙打倒于地之时,“花狸猫”的手下便报告给了县令。当然,暗中跟踪章淼的秘使也急用飞鸽传书告知了远在百里之外的柯诺颢然。

    柯诺颢然本想再回宿州城,可得知飞鸽传书后,心中着急万千,便急速飞马相救章淼。

    其实,章淼也不想伤害爪牙王武,她只想教训一下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可现已如此,她只好听天由命。如果只她一人,她自会从狱中逃脱,可还有这痴情的呆书生王军生,她不想丢失下他,所以,她只好顺时而为,伺机而动了。

    这天晚间,柯诺颢然走进了县令的府衙。当柯诺颢然拿出那令牌之时,县令浑身如筛糠一般,口中直喊上官饶命。

    柯诺颢然依然是那布衣老者的装束,所以,章淼只是轻描淡写的望了一眼,口中道谢之后,便要飘然离去。

    柯诺颢然笑道:“公子何往?”

    章淼觉得声音特为熟稔,便看着这老者的眼睛,忽得一种激情和感动便开始在心中涌动!

    难道真是他么,难道他真的没有死么——这双眼睛里明明有一种别样的深情,她如何能够相忘呢?

    章淼的泪水无声无息的顺着脸颊流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