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章 一百万,打发她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荷吐了。

    商景墨本来还想趁着她的酒意,两个人来一次激烈的灯啪,

    但谁知道身子还没压下去,床上光溜溜的小人“腾”的一下窜起来,窜到洗手间里去呕吐。

    吐了半天,苏荷才有些活过来,

    她摸摸自己什么都没穿的小腹,随手披了件浴巾走出来,

    “老师。”

    苏荷迷迷糊糊地站在灯光下,

    商景墨看着她浴巾下若隐若现的风光,喉结快速滑动,

    “过来。”

    苏荷乖乖的走过去。

    一把被他抱在怀里,躺在床上,整个人都被他牢牢禁锢,

    “老师……”

    残存的理智告诉她她还有事情要说,

    “我……不想挂科……”

    她就只想要1分。

    多1分就好了,更何况,她平时也没有很不努力。商景墨这一分于情于理都是可以给她的。

    “知道了。”

    苏荷听到这三个字一下子仿佛听到了仙乐!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这人还是那个嫉恶如仇有仇必报的商景墨,

    “真的吗??老师?”

    “嗯。”

    “不过——”

    男人说着,有些邪魅地笑了,

    “是下学期!”

    日!

    苏荷特么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下学期?下学期给她及格她已经来不及去美国了呀!

    女孩这么一想大大的“哼!”了一声就滚到床一边赌气去睡觉了,

    但是没滚出去多远,就被男人一溜烟儿给拉了回来,

    苏荷现在浑身发烫的厉害,

    只迷迷糊糊感到有一只手一直在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脑袋,

    然后听到有人在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我找了你这么多年,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嗯?”

    “我不会再让你走了——”

    ……

    “叮叮叮!叮叮叮!”有手机响。

    苏荷醒来的时候,头痛的快要炸掉。

    怎么睡都睡不醒似的,烦躁的伸手一摸,接起来声音沙哑的可怕,

    “谁?什么事?”

    对面听到她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声音也是死死皱眉,

    “苏荷?”苏长河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不悦,大概是不悦她又去通宵喝酒。

    苏荷涣散的黑瞳一点点清晰起来。

    “干什么?”

    “听说你挂科了?”

    苏荷头痛地捏了捏自己眉心,“是,然后呢?”

    “成绩已经录入了?”

    “不知道。”苏荷如实说。

    “过来一趟,我有话跟你说。”

    ……

    市中心市政府旁边的一家咖啡店。

    苏荷本来是不想来的,但是一想,如果自己没去,恐怕这个男人只会想法设法找人堵她,

    搞不好还会堵到学校去,那她还不如今天就去了。

    咖啡厅。

    苏荷一推门就有人接引她去了楼上的包厢,

    苏长河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

    整个人气质看起来儒雅又疏离,就这么安静的坐在那儿,来往的人都不会知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市长大人。

    “苏市长,二小姐来了。”

    苏荷二话不说把包放在椅子上,苏长河看了她一眼,立马不悦地皱眉,

    “你看看你最近,怎么回事?黑眼圈快掉下巴上去了,还有点青春活力的大学生样子吗?!”

    呵呵,

    青春活力的大学生,

    你试试天天大半夜被商景墨那泰迪转世的男人纠缠,看你能不能青春活力起来。

    苏荷一句话也不想说,就喝了一口咖啡。

    苏长河看她这个态度,气不打一出来,但他也只能忍,因为他知道,他发飙了,她只会甩手走人,

    “你挂科的事,我听说了,你就这么想去美国?”

    苏荷面无表情,“是的。”

    “如果是通过我的帮助,让你去美国,”

    苏长河说着,尽量用一种她能接受的,商量的语气,

    “你愿意吗?”

    苏荷拿着咖啡杯没说话。

    眼睛就盯着这个杯子,

    忽然,扯出一个笑来,

    “苏市长何出此言?”

    “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帮助?”苏荷态度很疏离,

    苏长河脸色沉了沉,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接受,”

    “但是这并不是平白无故的帮助,你去美国,对我也有好处。”

    苏荷搅拌咖啡的勺子稍微顿了顿。

    “这个月底,我就要评选省长了,你走了,对你我而言都安全一些。”

    苏荷听完这些话,从始至终看着咖啡杯,看不出一丝情绪,

    但是假如仔细观察她的眼睛,你会看到她的眼睛几乎要凝固住,

    很安静。

    苏长河感觉到气氛有点尴尬,也不知道是气氛尴尬还是他自己内心尴尬,咳嗽了两声,

    “现在是要紧关头,苏荷,希望你能谅解……”

    “不用说了,”

    苏荷放下咖啡勺两只手叠在桌子上,明艳艳地给出一个冷笑,

    “你当你的省长,我去我的美国,两全其美的事,我有什么可无法理解的呢?”

    她讥诮地笑着,“不过,苏市长……”

    “美金的汇率现在可是越来越高了,如果光靠我自己的能力去一年……恐怕是有点吃不消啊。”

    苏荷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微笑天衣无缝,

    没有任何人能看到她破碎的内心,纯粹,就像一个在管父亲要钱的叛逆女孩。

    至于要钱,这也是她应得的。

    同样是女儿,苏丽从小有最豪华的吃穿,豪车接送,光鲜的生日会,

    而她苏荷,就因为是私生女,什么都是最差的。

    苏长河嘴上一直强调一视同仁,那么在物质上,总也不能差太多吧?

    苏长河没有说任何话,只是沉着脸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

    “这是你美国一年的生活费。”

    苏荷数了数,看着上面的七个零,讽刺的笑了,

    “苏市长,还真是大方。”

    一百万。

    “谢了!”

    她说完,就把支票收进了包里,

    只听苏长河又说,

    “我会找你学校更改金融学的成绩,你最近准备一下一切尽快,另外……”

    苏长河说着,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苏荷,

    “商景墨不是你能玩的过的人,”

    “不要为了叛逆,害了自己的下半生。”

    “OK!”

    苏荷满不在意地挑了挑眉毛,也不知道这些话听进去了还是就当耳旁风,

    没心没肺地笑着,“如果市长大人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护照还有一堆出国资料等着我去办。”

    “去吧……”

    “再见!”

    苏荷笑了一下,转身就走。

    ……

    女孩从咖啡厅出来的一段路上,整个过程,脊背都挺得笔直,

    直到站在了炎热的烈日下,她才慢慢放松下来,

    一百万啊,

    苏长河第一次对她这么大方。

    怎么感觉自己现在就像言情小说里那种被男主角家人找上门,用五百万支票打发的女人呢?

    呵呵,不过搞笑的是,打发她的,是她的亲爸爸。

    果然,每次到要紧关头,她这个见不得光的女儿,永远都是要被抛弃的。

    ……

    苏荷冷笑着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目的地是学校,她现在有一堆证明需要找学校去办。

    下车的时候她脸上依然带着墨镜,墨镜一摘,她脸上全部都是泪水。

    只是苏荷才刚下车,甚至连身体都没站稳,“啪!”的一个巴掌迎面落下!

    苏荷完全是靠本能才躲开那个巴掌,

    半空中她一把把沈曼妮的手甩开,大喊,

    “沈曼妮,你干什么?!”

    苏荷的手才刚松开,沈曼妮又伸另外一只手打她!

    苏荷这下生气了,

    一只手握着她打下来的手,另一只手就朝她另外一边脸上“啪!”的打了下去!

    沈曼妮尖叫了一声,苏荷扬着冷艳的笑,讽刺,

    “这是上次你在医院给我那一巴掌,我还给你!”

    “苏荷!”

    沈曼妮现在气疯了,

    整个人差不多都是抓狂的状态,也不管这里是校门口,尖叫,

    “你信不信我能让你滚出上大!滚出上城?!”。

    <追书帮手打更新,求多多宣传本站,http://www.zhuishubang.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