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6章 谁给你的胆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会议室。

    苏荷还不知道一个会议的时间发生了什么,

    女孩还在陪校领导一起谈事情,忽然,看到会议室外匆匆路过一行人。

    苏荷本能朝那群人看去,

    一看,就看到商景墨标志性的西装还有冷峻的面部轮廓。

    苏荷下意识低头,这种感觉很奇怪,

    她是他的学生,也是他的秘书。

    当着这么多校领导、公司高层,她作为在场所有人的顶头上司的妻子,甚至……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

    这种感觉,真的太刺激了。

    可是今天的商景墨不知为何,给人感觉他的心情异常冰冷,

    连表情的每一个弧线都紧紧绷着,目光更像是粹了万年的冰雪!

    “在谈合作?”

    “是,商总。”郝特助毕恭毕敬的报备,

    他完全不知道,商景墨怎么会忽然来这里,

    这种的等级的会议,他没有必要出席。

    难道是为了苏荷?

    郝特助下意识看向坐在会议桌角落里的女孩,

    她低着头,而总裁……果然也盯着她。

    那个眼神!

    苏荷觉得自己像被冰毒笼罩一样全身发冷,

    但是这种冷意她不知道到底是来自哪里,

    商景墨回忆着刚才电话里的内容,手背上青筋,一根一根爆出。

    苏荷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被高大的男人直接拎出去……

    但是她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预料之中的粗暴。

    然而,当她看到那张脸时,她整个人都在刹那间愣住了。

    商景墨三步两步的朝她走来,

    “苏助理。”

    二话不说,直接居高临下看着她。

    男人皮鞋敲击地面,原本就不算小的动静。

    更可怕的是男人现在身上的戾气,每一步都像冰冷的刀子,让她不寒而栗。

    会议室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就听见,男人一字一字从喉咙深处逼出四个字,“跟我出来。”

    商景墨看着她,俊美的脸因为愤怒,近乎妖冶,

    男人说完,就出去了。

    没有叫她出来,也没有跟她说话,

    甚至连一个余光都没有在她身上逗留,直接转身就走。

    苏荷觉得自己一下子被抽走了力气,没忍住往椅子后面靠了靠。

    她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一场暴风雨,让她不敢出去面对,

    可是如果不出去,等待她的,可能更加恐怖。

    这种感觉最直接就是让她心里蔓延出一种慌,一种从来不了解商景墨,不能左右他的慌。

    女孩下意识想要冲出去追上他,可是出了门,才看见男人直接上了车。

    ……

    大厦外,黑色迈巴赫齐柏林。

    苏荷一言不发地坐在副驾驶上,男人站在车门外抽烟。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半个小时,本能的就让苏荷开始不知所措。

    她能感觉到商景墨生气了,而且,是非常的。

    终于,男人掐灭了最后一支烟,开门上来。

    上来瞬间密闭的车内就弥漫满了尼古丁的味道,就连他的西装,都像是被烟草泡满了。

    苏荷不用想都知道他会说什么,果然,商景墨刚一进门,一双裂着棕红色的瞳眸直接就冷锐地看进她心底,

    “谁给你的胆子,要打掉我的孩子?”

    苏荷吓得脊背都一凉……

    他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了。

    苏荷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这么茫然无措过,

    立马抬起头,第一次开始后悔做了这个决定。

    “我……”

    “嗯?”

    “我……”

    苏荷说不出一个理由,但是如果没有正当理由,这无疑给他们的感情带来巨大的伤害!

    女孩沉默了。

    “告诉我,为什么。”商景墨看着她,声音冷极了。像是仇恨到极点,厌恶到极点。

    为什么不想要他的孩子,还要背着他偷偷的去打掉。

    这个女人,把他当作空气?

    苏荷面对这样的商景墨抿了抿嘴唇。刚一低头,谁知下巴一下子就被男人用力地攫住,

    他毫不留情地逼她看着自己,

    “说话!”

    苏荷咬紧嘴唇,“因为我还没做好准备。”

    “哪方面的准备?”

    “各方各面。”

    苏荷这次回答的毫不犹豫,也,有些伤人。

    “我不想要一个孩子,起码,我们现在的关系,也不合适。”

    她说这话,其实并没有故意激怒商景墨的意思。她只是心平气和的实话实说,她还没毕业,不能就这么快的和老师结婚生子。

    她认真想过了,如果她真的要生下来,那就是到时候毕业典礼之前,她就已经挺着大肚子。

    神雕侠侣都看过,小龙女和杨过当时就在武林大会上,因为师生禁忌,被天下人耻笑。

    现在的社会虽然已经开放很多,但是最起码,上学期间不可以。

    有人会说她苏荷勾引老师,当然也就会有人说他商景墨诱拐学生。

    她不允许商景墨被这样诽谤。

    然而这下,原本内心就不平静的男人这下彻底被激怒了。

    商景墨掐着她下巴的手指一寸一寸地收紧,最后,忍无可忍,直接残忍的笑出来,一拳砸在了她身后的车窗玻璃上!

    车窗玻璃多么坚硬,商景墨也不是傻子,要把玻璃窗一拳打碎。

    但是他也是足够的愤怒了,纯属就是为了泄愤。哐啷一声巨响,就响在苏荷耳朵旁边!

    苏荷吓得整个人都震颤了一下,心脏都为之一抖,脸色惨白,往后退。

    “苏荷,”叶昇这下全然已经没有平时看上去的那种冷静,

    骨子里的野性,乖张,阴暗,全被激发出来,

    还有他最让人害怕的,那股别人都没有的邪恶,

    “我告诉你,想跟我离婚,留下孩子,再滚。”

    ……

    这句话无疑彻底的伤到了苏荷,

    她知道商景墨这是一时愤怒的气话,可是他误会她了。

    她不是不爱他,她只是……

    迈不开啊。

    苏荷当时听完商景墨说这句话直接就负气从车上跑了下来,

    男人原本想要去拉她,但是由于盛怒,没有下车这么做。

    而是直接启动了车子,引擎咆哮,直接扬长而去。

    后来苏荷坐在办公室里想了好久,看着外面天色一点点暗下来,她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不管怎样,孩子也是两个人的孩子,她不能不商量就直接去打掉。

    这对商景墨太不公平了。

    想到这里,女孩第一反应就是给他打电话。

    可是重复全是忙音,男人根本没有接。

    苏荷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郝特助。”

    女孩在公司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商景墨,最后匆匆跑回总裁办,脸色苍白的可怕,“你知道商总今晚的行程吗?他现在去哪里了?”

    郝特助也在准备下班,看到苏荷还没有走,脸色惨白得像被泼了白色的油漆,不得皱眉,

    “苏助理,你怎么还没下班?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苏荷摇头,“我找商景墨。”

    “总裁他一早就走了……现在应该回去了,你要不要回去找他?”

    苏荷听见,不管三七二十一,拎着包转身就往门口跑。

    郝特助见到她,赶紧在身后追,

    “苏助理,你需不需要帮忙?你气色……”

    苏荷后来的就没有听见了,她直接从大厦跑了出去,

    拦了一辆车,直接朝银滩开。

    ……

    夜晚,八点。

    上城,夜色酒吧。

    这里是所有有钱人都喜欢光顾的地方,

    好的酒吧就像一个小社会,有高档的,有亲民的。

    而最高档的,当然会在私人包厢里喝酒,甚至有人还会在这里包下地下酒窖。

    商景墨,就是那个有自己酒窖的有钱人。

    男人不是酗酒的性格。因此他没有喝很多,差不多过了一段时间,男人就回了银滩。

    酒喝了五分,情醉了三分。

    男人脚步无声的走上了二楼银滩的房间,

    整个屋子光线昏暗,也不知道苏荷睡没有,本

    来他今天是不想回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她如果一个人在家里睡觉,他就莫名的不放心。

    何况,她现在还有了孩子。

    商景墨告诉自己要冷静,而事实上他也足够是个冷静的人,

    他知道苏荷的性格没有看上去那么浅,没心没肺,傻白甜,

    他也反思自己了,她既然不想要孩子,他应该多跟她沟通,知道她内心的想法。而不是一味愤怒,怪罪。

    而且,从小没有很多的父母关爱,也可能成了她不想要孩子的一种因素。

    他刚才那个样子,一定吓到她了。

    男人想着,这时,已经坐在了她的床边。

    他看着她的脸,恬静的睡颜,很美丽,但并不是那么安稳。看起来应该是带着心事睡着的。

    男人缄默,沉思。

    刚想抬手抚上她的脸,就听到女人梦中无意的呢喃,

    “哥哥……”

    “你还记得我吗……怎么还不回来……”

    ……

    气氛凝固了。

    这一下,男人的脸色彻底阴沉沉下来。

    就像是笼罩着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层层阴郁。

    “你说好回来找我……你怎么一直不回来……”

    听到这句,男人黑亮的眸微微一震。

    她说的,难道是……

    她还记得?

    还记得他吗?

    商景墨的情绪,在短短几秒之内,大起大落,

    可是这时,床上的女人又说了一句,

    “你们男人都是骗子……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